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花娇 > 第二百零五章 失言

第二百零五章 失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花娇正文卷第二百零五章失言裴府耕园的书房里,裴宴和沈善言相对无言。

    半晌,沈善言才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道:“是我太自以为是了。说起来,我们两口子还挺像的,都是那种没有脑子的人。我连自己家的事都理不清楚,还来劝你。遐光,你就看在你二师兄的面子上,别和我一般计较了吧!”

    裴宴的脸色微霁,道:“沈先生能想清楚就好。我不是不想管京城的事——建功立业,谁不想呢?可有些事,不是我想就行的。我既然做了裴家的宗主,自然要对裴氏家族负责,不能因为我一个人的喜好,把整个家族都拉下水。这一点,您是最清楚的。要不然,当初您也不会选择来临安了。”

    沈善言点头,神色有些恍惚,轻声道:“你阿爹……有眼光有谋略也有胆识,从前是我小瞧了他……我一直以为毅公才是你们家最有智慧的,现在看来,最有智慧的却是你阿爹……这也是你们裴家的福气!”

    “福气!”裴宴喃喃地道,眼眶突然就湿润了,喉咙像被堵住了似的,半点声响也发不出来。

    还是阿茗的出现打破了书房的静谧:“三老爷,郁家的少东家和小姐过来拜访您!”

    裴宴现在不想见客,可他也知道郁棠和郁远这个时候来找他是为了什么。

    弓是他拉的,他不能就这样放手不管!

    “请他们进来吧!”裴宴说着,却没有办法立刻收敛心中的悲伤。

    倒是沈善言,闻言奇道:“郁家的少东家和小姐?不会是郁惠礼家的侄子和姑娘吧?”

    “是!”裴宴觉得心累,一个多的字都不想说。

    沈善言见状寻思着他要不要回避一下,阿茗已带着郁远和郁棠走了进来。

    兄长高妹妹一个头,都是肤白大眼,秀丽精致的眉眼,一个穿着身靓蓝素面杭绸直裰,一个穿了件水绿色素面杭绸褙子,举手投足间落落大方,很容易让人产生好感。

    “沈先生也在这里!”两人给裴宴行过礼之后,又和沈善言打着招呼。

    沈善言微微颔首,有点奇怪两人来找裴宴做什么,见裴宴没有要他回避的意思,也就继续坐在那里没有动。

    郁远将几个匣子捧给裴宴看。

    裴宴原本就不高兴,此时见自己苦口婆心了好一番,郁远拿出来的东西还是没有达到自己的要求,就有点迁怒于郁远,脸色生硬地道:“这些东西做得不行。油漆也就罢了,漆好漆坏占了很大的一部分,就算你们家想进些好一点的油漆,只怕也找不到门路。可这雕功呢?之前我可是叮嘱了你好几次,可你看你拿过来的物件,不过是比从前强了一篾片而已。要是你们只有这样的水平,肯定是出不了头的。”

    郁远一下了脸色煞白,像被捅了一刀似的。

    郁棠于心不忍。

    她明明也看出了这些问题,却没有及时指出来,指望着裴宴能指点郁远一二的。没想到裴宴说话这么尖锐,几句话就让她大堂兄气势全失。

    郁棠忙补救般地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说来说去,还是我们见识太少了。三老爷,不知道您能不能想办法帮我们找个样子过来,让我们看了涨涨眼界。”

    裴宴考虑了一会儿,觉得郁棠的话有道理。

    不过,御上的东西哪是那么容易找得到的,但裴宴却恰好有。

    他道:“那你们就等一会儿好了,我让人去拿个圆盒,是用来装墨锭的,从前我无意间得到的,先给你们拿回去看看好了。”

    裴宴这是要帮郁家做生意?裴宴不是最不耐烦这些庶务的吗?郁家什么时候这么讨裴宴喜欢了?

    沈善言有些目瞪口呆。

    郁棠颇为意外地看了裴宴一眼。

    不知道为什么,裴宴看上去和往常并没有什么不同,郁棠却隐隐觉得裴宴心里非常地不高兴,而且像有股怨气堵在胸口徘徊不去,会让裴宴越来越暴躁似的。

    但沈先生在这里,郁棠没有多问,和郁远拿到那个剔红漆的缠枝花小圆盒就要起身告辞。

    裴宴望着郁棠眉宇间的担忧,心中闪过一丝踌躇。

    郁小姐向来在他这里有优待,不是被他留下来喝杯茶,就是吃个点心什么的,这次她跟着郁远进府,却遇到了他心情不好的时候,连个好脸色都没有给她,就直接赶了她走人。

    也不知道这小姑娘回去之后会不会多想。

    甚至是哭鼻子……

    裴宴略一思索,就喊住了往外走的郁棠,道:“我这里还抽空画了几张图样,你先拿回去看看。过几天我再让人送几张过去。”

    因为裴宴常常改变主意,郁棠并没有多想,她见裴宴的脸色好像好了一些,也扬起嘴角浅浅地笑了笑,想着沈善言在场,还曲膝给他行了个福礼,这才上前去接了裴宴在书案上找出来的几张画稿,低头告辞走了。

    裴宴见她笑了起来,心中微安,想着小姑娘不笑的时候总带着几分愁,笑的时候倒挺好看的,像春天骤放的花朵,颇有些姹紫嫣红的感觉。

    难怪当初那个李竣一见她就跟失了魂似的。

    不过,现在的李家估计自身难保,日子要开始不好过了。

    他暗中有些幸灾乐祸地啧了一声。

    又想到郁小姐那小心眼来。

    不仅要让李家失去了一门好亲事,还借着他的手把李家给连根拔起,甚至连顾小姐也不放过。

    想到这里,裴宴揉了揉太阳穴。

    他能想到的都想到了,他能防范的也都防范了,但愿浴佛节那天郁小姐没有机会惹出什么妖蛾子让他去收拾残局!

    裴宴轻轻地叹了口气,转身和沈善言继续说起京中的形势来:“这次都督院派了谁做御史?真的只是单纯地来查高邮河道的帐目吗?”

    沈善言没有吭声,表情明显有些震惊。

    裴宴讶然,不知道他怎么了,又问了一遍。

    沈善言这才“哦”了一声,回过神来,道:“派谁来还没有定。京中传言是冲着高邮的河道去的,可派出来的却是浙江道的人,一时谁也说不清楚。只能等人到了,看他们是歇在苏州还是杭州了。”

    裴宴没有说话。

    沈善言有沈善言的路子,他有他的路子。

    如果这次司礼监也有人过来,恐怕就不仅仅是个贪墨案的事了。

    他没有说话,沈善言却忍不住,他道:“你……怎么一回事?怎么管起郁家那个小小的漆器铺子来?就是郁惠礼,也不过是因为手足之情会在他兄长不在家里的时候去看看……”

    裴宴却事事躬亲,做着大掌柜的事。

    这不是他认识的裴遐光!

    裴宴听了直觉就有点不高兴,道:“漆器铺子也挺有意思的。我最近得了好几件剔红漆的东西,想看看是怎么做的。”

    沈善言有些怀疑。

    虽说有很多像裴宴这样的世家子弟喜欢一些杂项,以会星象懂舆图会算术为荣,甚至写书立著,可毕竟不是正道,裴宴不像是这种人。

    但他还没来得及细想,因为裴宴已道:“要是司礼监有人出京,会派谁出来?”

    沈善言的心中一惊,哪里还顾得上去想这些细枝末节,忙道:“你听说会有司礼监的人随行?”

    裴宴点头,自己都很意外。

    说郁家的事就说郁家的事,他为何要把这个消息告诉沈善言?

    他原本是准备用这件事做底牌的!

    裴宴的眉头皱了起来。

    郁棠和郁远离开了裴府之后,郁棠就一直猜测裴宴为什么不高兴。

    她觉得裴宴的情绪肯定与沈善言有关。

    她已经不是第一次遇到沈善言来拜访裴宴了。

    沈善言一个避居临安的文人,除了上次沈太太的事,又有什么事能让他和裴宴纠缠不清呢?

    郁棠歪着脑袋想了良久。

    郁远却捧着手中的小圆盒,就像捧着个聚宝盆似的,脸上一时流露出担忧的表情,一时流露出欣喜的表情,让郁棠担心不已,怀疑郁远会不会太高兴了,一下子疯癫了。

    郁棠还试着问郁远:“小侄儿的名字定下来了吗?”

    本着贱名好养活的说法,郁远的长子叫了大宝。

    听她大伯母的意思,如果再生一个就叫二宝,随后的就叫三宝、四宝……

    郁远立刻警觉地回头望着她,道:“二叔父又想到了什么好听的名字吗?”

    郁文之前就表示,想让大宝根据他的辈分、生辰、五行之类的,取个名字叫顺义。

    大家都觉得这个名字像仆从的名字,但郁文是家里最有学问的,又怕这名字确实对大宝的运道好,就是郁博,也没有立刻反驳。

    郁棠相信他阿兄的脑子没问题了。

    两人回到铺子里,夏平贵正眼巴巴地等着他们回来,听说郁远手里捧着的那个剔红漆的小圆盒是裴宴给他们做样品的,他立刻战战兢兢地走了过来,摸都不敢摸一下,就着郁远的手打量起这个雕着竹叶的小圆盒来。

    郁棠不懂这些,心里又惦记着刚才裴宴的情绪,听夏平贵和郁远嘀咕了半个时辰就有些不耐烦了,她道:“阿兄,要不我先回去了吧?等你们看出点什么来了,我再和你去趟裴府好了。”

    郁远见郁棠有些精神不济,心疼她跟着自己奔波,立刻道:“那你先回去吧!好好歇着。要去裴府也是明天的事了。“

    郁棠就带着双桃走了。

    又因为前头铺面上有好几个男子在看漆器,她就和双桃走了后门。

    不曾想她和双桃刚刚迈过后门高高的青石门槛,就看见了裴宴的马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