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甜婚来袭:腹黑老公坏透了 > 第687章 他私下里说对我印象不错

第687章 他私下里说对我印象不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林可盈单手绕胸,在卧房踱步已经超过三十分钟。

    她暴躁的狠狠锤沙发靠背,“废物!都是废物!一点小事都办不好!”

    按照计划一步步实施,这次她必然能扳倒陆轻晚,没想到她折损了一笔钱,最后人财两空。

    欧阳清清那个蠢货。

    还真是蠢货!

    又让陆轻晚逃过一场,往后再想弄她更麻烦。

    她精心设计了个把月,给王杰的钱经过三次转手,而且都是现金,没有留下任何银行转账记录,王杰是个彻头彻尾的瘾君子,只要给钱他什么事都愿意做,简直是对付陆轻晚的绝佳选手!

    可惜,居然死了。

    还是被欧阳清清那个蠢货撞死的。

    林可盈气的胃疼,她不能接受这次的失败。

    为了不让自己太过于被动,她还联系了白若夕。

    欧阳清清能上当,跟王杰掏心掏肺,最后完全没有戒备的听从王杰的安排,白若夕可谓功不可没。

    欧阳清清当白若夕是知心姐姐,相信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遇到什么问题都喜欢咨询白若夕,包括她的个人感情。

    白若夕给她的建议是,“既然对你好,为什么不试试?他有钱,有颜值,家底应该跟你差不多,不会贪图是你什么,现在粉丝和偶像结论的例子也挺多的。”

    “女人的青春就这么几年,多谈几次恋爱陶冶心情也不错,不行了可以分。”

    “既然他跟你各方面都般配,可以尝试再进一步,多了解了解。”

    后来欧阳清清挣扎要不要跟王杰发生最亲密的关系,她问白若夕,“我担心一旦上了床,他就觉得我下贱然后不跟我在一起,我该给你留下什么印象?保持高冷的姿势拒绝吗?”

    白若夕的回答决定了欧阳清清的举动。

    “性,是男女之间速配的体验方式之一,能够在心灵上高度契合自然好,但身体不合拍也没用,你总不想将来结婚嫁给一个无法满足自己的人吧?男人的能力体现在很多层面,x能力也是其中一项,将来你幸不幸福,跟晚上的生活密切相关。”

    于是,被洗脑的欧阳清清把一切都付出。

    女人就是这样,一旦付出身体,心也就顺手托付,身体会渴望被触碰,心也同样渴望,这份渴望越演越烈,不可自拔。

    欧阳清清迷恋那个男人,不止是他技巧得当,更在于她每次跟他亲密,他都会在杜蕾斯上面涂抹毒,刺激她达到巅峰。

    欧阳清清浑然不觉自己的快感来自那东西。

    林可盈愤然跺脚,她恨死了陆轻晚狡猾,恨死了她的聪明!

    万幸,王杰死了,欧阳清清深度昏迷,死是迟早的事,永远不会有人知道她。

    她撇的足够干净,不会影响以后的行动。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林可盈拨通了白若夕的电话,“看到新闻了吗,若夕。”

    白若夕坐在家里的书房,正在仔细看聂沣的资料,越看越有兴趣,没想到滨城藏了个低调的青年才俊呢,也是军人世界出身,长相跟程思安比稍逊色一些,整体上可以打八十分。

    退而求其次,嫁给聂沣也是不错的选择。

    她合上文件夹,上面是聂沣的照片,一米七八不算太高,跟程墨安他们相比的确太矮了,不过这个身高放在男人里面还算不错,穿上鞋子也有一米八了。

    接到林可盈的电话,白若夕反应淡淡的,她早上就看到了新闻,只是没有任何举动。

    这样的时刻,她最好保持沉默,保持距离,祈祷林可盈别那么快被程墨安发现。

    她做的高明,可是程墨安好骗吗?

    “林小姐,这么晚了还没睡呢?”

    林可盈叫她若夕,但白若夕可没觉得自己跟她那么亲近,她的称呼已经拉远了距离,有点陌生,有点冷淡。

    林可盈似乎没在意,“我怎么睡得着?碰到这种蠢货,气都要气死了,欧阳清清跟她表姐果然不能比,十个她也不是陆轻晚的对手!活该她斗不过陆轻晚!”

    白若夕无声的哂笑,你觉得自己又高明到哪儿去?

    “呵呵,欧阳清清的脑子原本就不灵活,她被骄纵坏了。现在不是挺好的,干干净净的,你可以继续安心养胎了。”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白若夕说养胎二字,语调莫名隐晦,“呵呵,明天有空吗?咱们去喝咖啡,我朋友的咖啡店开张,就在晨光大道那边。”

    喝咖啡?白若夕对林可盈避之不及,当然不答应!

    “不好意思,我明天都要开会,年底了,忙,真羡慕你啊,结了婚,有了完美丈夫保护着,在家里当全职太太,我还要自己风里雨里的打拼,什么时候才能嫁出去。”

    林可盈最喜欢别人夸赞她丈夫,比称赞她自己还开心,喜悦跳上了眉梢,“哪有啊!我好羡慕你啊,长的漂亮,事业做得出色,放眼滨城,能配上你的男人一把手都数的过来,只要你愿意,男人们还不排队着等你点头嘛!”

    白若夕出于礼貌笑着,“借你吉言啊新娘子,哦……不好意思啊我公司电话进来了,咱们改天聊。”

    白若夕切断电话,放下手机。

    ……

    林可盈以为自己打个胜仗,至少她彻底收获了白若夕。

    白若夕实力强,脑子好用,她的帮助,让她如虎添翼。

    陆轻晚和陆亦琛迟早会死!

    ……

    “妈,聂沣这个人,你知道吗?”

    白若夕跟母亲打探聂沣的消息,故意在客厅显眼的地方,更像是说给坐在阳台看书的白胜奇。

    聂沣?

    白芳玲或许不了解,白胜奇倒是耳熟的。

    聂震的独生子,身份不低,但是他本人十分低调,性格也较为内敛,不是白若夕喜欢的类型,他一开始就没往那方面想,因为给白若夕选择对象时直接略过了。

    白芳玲有些诧异,“若夕啊,你找他什么事?着急吗?”

    “也不是很着急,朋友说……他私下里说对我印象不错,感觉他对我……”白若夕省略了不说也能被他们脑补出的字眼,“我就好奇想问问。”

    白胜奇摘下老花眼镜,和一起放茶几,“你妈应该不认识,聂沣不怎么出入宴会,他是聂震的儿子,人挺好的,长相各方面也差不多。”

    若是以墨安和思安为参照物,差不多这个评价,白胜奇说不出口,现在两条最大的鱼放飞了,他只能含恨降低要求,将聂沣跟周围的富二代比较,各方面至少也是上游的。

    “外公真这么想的吗?我……没接触过,偶尔听朋友这么提了下,而且我想,年龄到了,也该考虑考虑找个男人结婚,你们不是也放心吗?”

    白芳玲心里是抗拒的,她想把女儿嫁给程思安或者程墨安,让女儿一步到位走入顶级豪门。

    聂沣的家事跟程墨安怎么比?未免太寒酸吧?

    “若夕,你跟思安就没机会吗?”

    她已经彻底放弃了程墨安,主攻思安。

    白若夕苦着脸,眼泪蓄满了瞳仁,将要落不敢哭,努力装作坚强又很难控制情绪的那种,看着就心疼。

    “妈……以后不要提那个人的名字,我不想听到他的消息,他伤害我太深,我亲自去军区看望他,他当着部下的面一点不给我面子,还拿领导的架子压我,显然也没把外公当回事。”

    “胡闹!程思安那个混账东西他凭什么!若夕,这口气外公记着了,早晚给你出!你别委屈。”

    白若夕摸一把泪水,强装微笑,“外公你可别为难思安,他年轻气盛,没那么多计较,我又不是太小气的人。”

    “不能!欺负我白胜奇的头上,我不能忍!程炳文和我的恩情,我看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他孙子欺人太甚!”

    白芳玲心里那点希冀也荡然无存,看来程家两个孩子真的无法再指望,只能狠下心道,“若夕,你要是真的觉得聂沣不错,接触接触也行。”

    有了铺垫,白若夕靠近聂沣顺理成章,不会显得太主动倒贴,又留下自己受委屈的印象,一举两得。

    很顺利的,白胜奇通过旧部找到聂沣的联系方式,还顺便打听了他的情况。

    白若夕是母亲教育二十多年的名媛,很懂得见风使舵,也懂得分析利弊,更加懂得如何提高自己的身价。

    不能主动联系男人,要让男人主动靠近自己。

    白若夕拿着那份清单,嘴角上翘。

    聂沣,你是我手中之物!

    ——

    孟西洲:长这么大,我这位碍眼的同父异母的妹妹,总特么算干了一件人事儿,加油啊若夕妹妹,聂沣什么的,拿走拿走别客气。需要助攻来句话,哥一定配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