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踏星 > 第三百零七章 朝天鼓

第三百零七章 朝天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年轻人冷傲,“记住,我叫内特,宇宙海天箭战团团员,不是你们这些内宇宙养尊处优的弟子可比的”,说完,右手松开,箭矢还未动,一缕气息割破了女弟子脸颊,紧接着,箭矢飞速射去。

    众多弟子骇然,这一箭不仅锁定了女弟子,更是锁定了所有剑宗弟子。

    高空,剑宗数名漫步星空的弟子想出手,突然顿住,一缕惊雷砸落,恰好砸中那枚箭矢,迸发激烈碰撞,雷霆闪烁,刺的众人睁不开眼,虚空一阵阵撕裂,又很快恢复,庞大的雷霆炸响化作气浪拍向四周,将女弟子在内的众多剑宗弟子排开,而那个叫内特的男子同样后退一步,惊讶看去。

    场中多了一人,身披雷霆,手持长剑,冷冷盯着内特,他,正是严华。

    内特神色谨慎,“你是谁?”。

    “剑宗弟子,严华”严华冷冽开口。

    身后,不少剑宗弟子窃窃私语,“居然是他,他已经十多年没有突破探索境了,还在极境打转”。

    “嘘,严华师兄怎么说也练成了雷光剑诀,不可小觑”。

    “当初严华师兄初练雷光剑诀,意气风发,仅次于当时的大师姐,可惜渐渐没落了,这么多年过去,大师姐已经成就十决,而严华师兄却还在极境,可惜啊”。

    “即便如此,严华师兄依然是仅次于刘少秋的最强者”。

    …

    严华听到众人议论,他已经习惯了,当初他倾慕的大师姐早已高不可攀,但那又如何,他是严华,是剑宗弟子,不管同门如何说他,他总归要维护宗门威严,不允许被人践踏。

    “严华师兄,谢谢你”之前出手的女弟子感激看着严华。

    严华没理会众人,双目盯着内特,“你来自宇宙海?”。

    内特冷傲,“不错,相对宇宙海,你们内宇宙太和平了,像你们这种人在宇宙海根本生存不了几天”。

    严华皱眉,“生存环境并非决定强弱的唯一因素”。

    “可却是最重要的因素”内特冷冷说了一句,再次抬起弓箭,对准严华,“你很不错,能接住我一箭,就看你能不能接住我第二箭”,说完,箭矢展露可怕气息,光这缕气息就让严华头皮发麻,这一刻他知道自己不是眼前之人的对手,此人绝对媲美刘少秋,不愧来自宇宙海。

    但他不会退,他是剑宗弟子,他是严华。

    咔擦

    雷霆炸响,刺目光芒再次笼罩天地,虚空宛如蜘蛛网般碎裂,一缕箭矢洞穿虚空,扭曲雷霆,直接降临到严华眼前,严华避无可避,他也没打算避。

    咻的一声,箭矢擦着严华面颊射入虚空,逐渐消失。

    严华双目依然紧盯着内特。

    内特惊讶看着严华,眼中闪过一丝尊重,“你输了,却未败阵,我敬佩你”。

    严华不甘,但面对宇宙海强者,他无能为力。

    “你就是剑宗极境最强弟子吗?”内特问道。

    严华摇摇头,“最强者是刘少秋,你可以等他回来”。

    内特摇摇头,“你的气魄让我尊敬,但实力却不足,至于那个刘少秋就算了,你们剑宗极境弟子无人是我对手,我的对手还在宇宙海”。

    这时,又一个年轻人出现,“内特,时间到了,可以走了”。

    内特看了眼严华,“有胆子就进宇宙海闯荡吧,那里是强者的乐园,内宇宙,太和平”,说完便离去。

    他们出现,似乎只是为了试探剑宗弟子的实力,他们来自宇宙海天箭战团,代表天箭战团参加最强大比,不过从头到尾他们都不在乎这次大比。

    宇宙海生存环境恶劣,在他们看来,内外宇宙培养不出足以媲美他们的强者。

    众多剑宗弟子不甘,却无人能拦阻他们,连仅次于刘少秋的严华都败了,何况其他人。

    严华看着内特等人乘坐飞船离开剑宗,摇摇头,太狂妄了,十三剑可不是他可以媲美的,如果以他的标准衡量刘少秋,这两人会很惨,刘少秋比他强太多了。

    巨兽星域,科技星域还有宇宙海高手陆续来到内宇宙,这些陆隐并不知道,他已经进入了不死界,这里有他的地盘,朝天鼓,这是从颜清夜王手里抢来的,他,是不死界界主。

    朝天鼓方圆千里,平放于山脉中,每月敲响一次,战鼓响,所有人都可以看到远古战场,看到各种各样的战技,运气好的人甚至可能被牵引进入战场中,化身为其中一人亲自体验战技,这是传承。

    原本朝天鼓四周有很多白夜族人,但如今,白夜族人大多离去,他们没脸留下,除非颜清夜王击败陆隐。

    陆隐成为不死界界主,不死界等于说就是第十院的,可惜第十院人数太少,再加上夏洛不感兴趣,银又消失,导致不死界域主没什么变化。

    而今待在朝天鼓的第十院学生只有两人,一个是黑虚,一个,是孟越,其余学生都不在第十院。

    咚

    一声巨响,朝天鼓每月一次的战鼓响开始。

    不少学生热切盯着。

    最前方就是黑虚和孟越,以黑虚的实力,够资格待在这里,但孟越就很勉强了,不过因为忌惮陆隐,没人找他麻烦。

    战鼓响,战场现,无尽的杀伐之气弥漫整片山脉。

    战鼓方圆千里,看似大,但相对于宇宙这片恢弘的战场来说还是太小太小,这只是一场小型遭遇战,但因为来自远古,各种奇特战技纷呈,看的众多学生心潮澎湃。

    朝天鼓每次出现的战场都不一样,持续时间也不同,曾经最长持续了数个月,最短不过一瞬间。

    孟越紧盯着朝天鼓战场,穆然,眼前场景变换,耳畔听到悲壮的厮杀声,而他,化身成了一个士兵。

    与此同时,陆隐到达朝天鼓,直接降落在最前方,盯着战场,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身体消失,他同样被吸入战场。

    与孟越不同,他融入了一名强者体内,而这名强者,是探索境。

    陆隐无法控制这具身体,只能眼睁睁看着,体会着第一视角。

    强者抬手,奇特的星能运转方式化为恐怖掌印压向战场,眼前,又一名强者撕裂虚空,一剑斩向他。

    陆隐融入的强者与那名持剑强者激战,这一战,就是五天。

    对于陆隐来说,五天时间持续不间断的感受着探索境强者的力量,体会着远古战场杀伐,耳畔听到的悲壮厮杀声从一开始就没断过,起初他并不适应,慢慢的,他适应了战场,适应了随时有人死亡的悲切。

    他渐渐忘了自己是谁,似乎这片战场就是他的归宿。

    终于,第七天,那名持剑强者被杀,陆隐融入的探索境强者仰天咆哮,身上流血不止。

    这名探索境强者并非太强大,没有超强的战气,没有过人的场域,也没有神奇的天赋,但他就凭借战技,硬生生在战场上撑住了。

    陆隐可以感受到他内心的热血与激情。

    突然,眼前画面再转,陆隐视角变了,他又融入另一人体内,而眼前看到的,正是之前融入的咆哮的探索境强者。

    此刻,他融入的这名强者一指点出,指尖星辰爆裂,将那名探索境强者碾成血水。

    差距太大,大到无法形容,同为探索境,陆隐可以感受到自己如今融入的这个人的强大,他拥有场域,纵观战场,随手一指轻点,可令虚空蹦毁,这一指携带着奇特的古韵,体表周围气场澎湃,这是他的个人气场。

    观雨导师曾言,场域越强,可开发出独属于个人的气场,气场强弱,来自气魄,这个人的气场压制了战场,他有镇压整片战场的气魄。

    气场越强,对敌人的压制就越强,最后可以改变环境,令环境适应自身,而非自身去适应环境,这是真正的改变天象。

    整片战场都被此人压制,翻手抬掌,碾压大地,一指,可洞穿虚无,无数人死在此人手中,死的人越多,此人气场越发强大,而场域内,陆隐感觉到了杀气,这是战场杀伐之气,这股气息,增强了他的场域,遇强越强。

    陆隐整个人沉浸在此人强大的场域中,体会着那一丝战场杀气。

    不知不觉,时间再次过去数天,随着战场消失,陆隐,孟越还有数名幸运的学生站在朝天鼓上,他们都是被吸入战场的幸运儿。

    有人通过战场领悟了战技,有人看到了接下来变强的道路,而陆隐,抓住了一丝杀气,顷刻间,场域变了,变得令人心惊胆颤。

    距离他较近的几名学生头皮发麻,越靠近陆隐,他们越感觉回到了刚刚那片战场,顿时,几人全部离开。

    孟越惊惧望着陆隐,太强了,强的过分,这就是他如今的实力吗?

    远处,黑虚同样盯着陆隐,第十院新生大比他还没感觉到如此大的差距,此刻,他真的感觉差距大到看不见,想起公司交给他的任务,他感觉完成的希望渺茫,此人,不会走投无路。

    朝天鼓上,陆隐闭着双眼,他还沉浸在战场中。

    尽管看不见,但他的场域扩散的越来越远,携带着战场的杀伐之气,接触之人遍体生寒,通过一场战争,他看到了场域接下来的路。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