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踏星 > 第一百五十七章 温蒂宇山

第一百五十七章 温蒂宇山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大宇帝国最多知道第十院是被放逐的战院,但究竟有多惨,他们不知道,陆隐尽量不透露第十院的惨况。

    哪怕省去了很多细节,传界石,传界之战,观雨台,望川沙海,试炼界域等等,这些信息也足以震撼到雪山奥纳两人,外宇宙很少有人知晓这些神奇的事,尤其是传界之战,能跟内宇宙所有同辈强者战斗,何等的畅快,听得罗克奥纳都激动了,可惜,他并非年轻一辈。

    “恨不能晚生几百年,如果我也跟小隐你一样大,拼死也要考入星空战院”雪山奥纳感慨道。

    “可惜了珍妮,没能考上”罗克奥纳叹息。

    提到珍妮,雪山奥纳脸色顿时变了,“别提那个没用的东西,身为奥纳家族嫡子,星空战院考核失败也就罢了,居然连探境试炼都失败,还被抓,废物”。

    陆隐尴尬,珍妮就是他抓的,雪山奥纳现在提起来是想让他有愧疚感吗?

    尽管生气,珍妮毕竟是雪山奥纳的亲生女儿,甚至是嫡长女,他眼中的慈爱无法掩饰。

    陆隐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不管是能活千年的狩猎境强者还是只能活数百年的修炼者,对生育后代这种事都是能拖就拖,他之前查过,传闻是因为修炼者都想要在自己达到最强的时候生育后代,为的是让后代有更大几率继承自己的天赋,诞生强大家族。

    就像白夜一族,出生的孩子远比寻常人强大,还有梅比斯一族等等,宇宙中很多修炼者都梦想缔造强族,所以都很晚生育,雪山奥纳都活了大几百年了,才有珍妮奥纳这么一个女儿,不死宇山也只有几个儿女。

    雪山奥纳看向陆隐,语气放缓,“小隐,你对珍妮这丫头怎么看?”。

    陆隐心中一跳,正题来了,“她很好,人很善良,也很漂亮”。

    雪山奥纳笑道,“你不用说客气话,这丫头秉性如何我这个做父亲的很清楚,就是顽劣不堪,天分又差,但心地还是很善良的,人也漂亮”。

    陆隐淡笑,“珍妮小姐确实很好”。

    雪山奥纳点点头,认真道,“你我两家婚约已定,你打算什么时候娶珍妮?”。

    陆隐沉默,过了一会,抬头认真道“伯父,暂时来说我想提高实力,能否给我一段时间?”。

    雪山奥纳道“陛下早已跟我谈过,三年时间虽说不长,但也不短,你可以三年后再娶珍妮,不过要先定亲”。

    “我不同意”突然一声大喝,几人看向门外,珍妮愤怒冲进来恶狠狠瞪着陆隐,“你死心吧,我不会嫁给你的,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住口,放肆”雪山奥纳一拍桌子站起,指着外面,“你给我滚出去,这里没你说话的份”。

    珍妮眼角含泪,瞪着雪山奥纳,“父亲,我不会嫁给他的,死也不嫁,我有喜欢的人了,这个人凭什么跟峰哥比,他没资格”。

    “滚出去”雪山奥纳一挥手,冰寒之风掠过客厅将珍妮席卷而出,狠狠扔出去。

    罗克奥纳连忙劝阻,“大哥,不要动气,我去劝劝珍妮”,说完追了出去。

    从头到尾陆隐都没开口,也不在乎,甚至很高兴,这女人拒绝就对了,真要定亲他还不知道怎么回绝,不过样子还是要装的,“伯父,珍妮口中的峰哥是谁?”。

    雪山奥纳苦笑,“炼炎星少族长,炎峰,当初珍妮去炼炎星体会极端的两种力量,无意中被炎峰所救,从此就,小隐,你不要介意,她跟炎峰没事,那时她还小,而且我也不可能让她嫁到炼炎星,那地方不适合奥纳家族的人生存”。

    陆隐喝口茶,炼炎星,他记得炎刚,也记得在第十院考核时,鬼火说过的话,这颗星球跟大宇帝国有些纠缠不清,而且目标似乎是温蒂宇山,炎峰吗?

    “伯父,能不能让我跟珍妮小姐单独说话?”陆隐请求。

    雪山奥纳想了想,同意了,“你多包涵吧,这丫头被宠坏了,说什么你不要介意”。

    陆隐笑了笑,“女孩子嘛,有点任性很正常,结婚后就好了”。

    雪山奥纳目光一亮,这个答案在他听来就是陆隐愿意娶珍妮,这是好消息,“对对对,好吧,你去吧”。

    罗克奥纳回来了,告诉陆隐珍妮奥纳的方位,陆隐缓缓走去。

    珍妮奥纳气的咬牙,“还敢来找我,哼,我让你知道奥纳家族的厉害”说着,立刻点开个人终端,发着什么消息。

    陆隐慢悠悠走在庭院内,感受着奥纳家族的历史底蕴,这个家族确实了不起,每一处地方都透着家族文化底蕴,这是时间积累下来的。

    没多久,陆隐看到了珍妮奥纳,同时也看到她身旁两名修炼者,都是极境强者。

    陆隐不在意,继续朝前走去。

    珍妮奥纳一指陆隐,“给我教训他”。

    两名极境修炼者没有犹豫,他们也不认识陆隐,上来就下重手,对于奥纳家族来说,极境修炼者并不少见。

    陆隐眼中闪过一丝寒芒,他希望珍妮奥纳反抗,但不能反抗的太过,太过了,容易制造麻烦,应该给点教训,也让奥纳家族看到自己的价值,想着,下一脚跨出,身体消失,虚空扭曲。

    随着两声轻响,那两名袭击他的极境修炼者不可置信的倒地,鲜血顺着手臂流淌,染红了地面,地上,四条手臂掉落,他们在一瞬间被陆隐切断了双臂,而陆隐本人则出现在珍妮奥纳眼前,抬手,缓缓摸向珍妮奥纳的侧脸,入手一片滑腻。

    这一幕彻底让珍妮奥纳恐惧了,怎么可能,那是极境强者,虽然是未掌握战技的普通极境修炼者,但确实是极境,居然瞬间就重伤,而且,看着地上猩红血液,珍妮感受到死亡的危机,连陆隐手放在她脸上都没有躲避。

    “我可以容忍你顽皮一点,但不要过分,只此一次,下不为例”陆隐温和的声音让珍妮浑身冰凉,她颤栗看着陆隐,这种感觉她体验过,第十院考核时就差点死了,那次经历让她刻骨铭心,此刻,这种感觉再次出现,来自眼前这个男人,她名义上的未婚夫。

    陆隐笑了笑,“我们认识那么久还没给你送过礼物,这个给你”,出现在他手中的,是一枚精美戒指,这是之前他摇一点摇到的,很普通的戒指,但胜在雕工相当不错,价格应该不菲,送给奥纳家族嫡长女作为见面礼应该够了。

    珍妮奥纳怔怔望着戒指,没有动。

    陆隐再次说了一声,“收下,这是我送给你的”。

    珍妮奥纳心中一颤,恰好,地面血液流淌到她脚边,令她恐惧之心大增,伸出手。

    陆隐握住雪白手掌,把戒指戴上去,赞叹道,“很美,这次见面很愉快,我期待下一次”,说完,转身就走。

    他也没跟雪山奥纳告别,他的一举一动都在监视下,雪山奥纳对他了如指掌。

    在陆隐转弯,身影消失后,珍妮连忙后退,避开那摊血液,大口喘气,这个时候她才反应过来自己经历了什么,看着手上那枚精美戒指,有心扔掉,但不知道为什么,脑中再度浮现陆隐冰寒的目光,还有那两名极境修炼者的惨状,愣是没敢扔。

    远处,罗克奥纳惊叹,“大哥,不简单,他居然把空闪运用到如此地步,即便极境中的强者都未必能做到,几乎破裂虚空,他的肉体怎么能承受的?太快了”。

    雪山奥纳目光惊奇,他看到的不仅是实力,还有手段,不过区区数秒,就折服了珍妮,不管用了什么手段,这个紫山王的能力还是超乎他想象,此人,远比想象中厉害的多。

    “大哥,第十院真那么厉害,让他蜕变了这么多,这才几个月时间”罗克奥纳惊叹道。

    雪山奥纳淡淡道“不用惊讶,那两个极境修炼者太弱,即便宇堂堂主都可以击败他们,小隐可是轻易废了评议会极境强者的,这两人连给他提鞋都不够资格,拖下去杖杀,我奥纳家族什么时候可以随便动手了,也算给珍妮一个警告”。

    罗克奥纳不忍,“珍妮已经受到惊吓了”。

    “就是该让她涨涨记性,否则嫁给紫山王迟早受罪,现在认清现实总比以后吃苦强”雪山奥纳无奈道。

    罗克点点头。

    “对了,刚刚紫山王给珍妮送了礼物,我们也要回礼,不能小气”雪山奥纳道。

    罗克奥纳点头,“我知道了,我会让托勒去送”。

    雪山奥纳沉吟片刻,点点头,“就让他送”。

    另一边,真宇星空间站完全被封锁,所有监控设备全部关闭,随着舱门打开,温蒂宇山直接走出,眼前,是绝狼,帝欧,桃香,和巴泽尔。

    看到温蒂宇山到来,巴泽尔眼前一亮,立刻上前,态度恭敬,“温蒂议员,您辛苦了”。

    温蒂宇山随意恩了一声。

    眼前,绝狼三人上前,“见过五公主”。

    三人态度很恭敬,即便面对太子多兰宇山都没这么恭敬,皆因为温蒂宇山的实力。

    温蒂宇山目光扫过三人,最终停在桃香身上,在桃香期盼的目光中取出一大堆零食,“你要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