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踏星 > 第六百零二章 奇特天赋

第六百零二章 奇特天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这个杀手只是探索境实力而已,哪怕是雾子,最多媲美内宇宙大势力精英弟子,比他差的太远太远。

    后方,又一道人影出现,没有攻击陆隐,而是一刀刺向拉金,玛法星培养杀手有一条铁则,哪怕是对付玛法星的陷进,只要接了任务就必须完成。

    陆隐目光一瞪,笼罩四周的场域突然震荡,化为肉眼可见的气流,将刺杀拉金的人影震开,他抬手,场域突然凝实,然后化为一株参天大树,跟之前陆隐突破时一模一样。

    参天大树将拉金保护在内,这,是气场,陆隐的场域达到了施展气场的层次,他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好像突然开窍了一样。

    而这股气场在陆隐感觉中,丝毫不比慕荣差,或许更强。

    面对陆隐的气场,那个杀手暴退,但晚了,这是陆隐第一次施展气场,随手压下,枝条穿透虚空,将人影缠绕,人影是巡航境雾子,实力强大,但在枝条捆绑下毫无还手之力,随着陆隐单手一挥,人影被抹杀。

    拉金呆滞的看着这一切,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

    “拉金议长,放心,我会保护你的”陆隐对着拉金笑了笑。

    看到陆隐的笑容,拉金更恐惧了,他不傻,白痴都知道陆隐不可能专门来保护他,那些杀手肯定跟他有关,但如果要派杀手杀他,为什么又来保护?

    忽然间,飞船开裂,一分为二,拉金瞳孔一缩,窒息的压力让他昏厥,这是,狩猎境强者。

    陆隐本以为最后一个狩猎境雾子跟其他雾子一样都使用暗杀手段,没想到正面出手。

    黑暗的寒光划破虚空,带出一丝空间裂缝,这一击并没有瞄准拉金,而是朝着陆隐而去。

    陆隐没有穿宇宙战甲,若华长老说的不错,除非真正生死危机,否则绝不能依赖外物,外物总有用完的一天,铁血疆域最后一场战役,咒风和影兽就在针对他,他不能走歪了。

    匕首速度非常快,直接掠过虚空,陆隐连狩猎境雾子的影子都没看到,他双目充斥星能,脚步轻点,秘步偏移,避开匕首一击,不过狩猎境雾子早有所料,匕首如暴雨般切割整片空间,不管他如何躲避都不可能避开。

    陆隐单手一挥,宇字秘发动,匕首朝着另一个方向刺去,陆隐体表七纹战气爆发,一把抓住狩猎境雾子手臂,狠狠拉动,狩猎境雾子被他自虚空扯出,匕首翻转,一朵盛开的白色莲花绽放,陆隐目光剧变,是战技,他身前戏命流沙出现,与白色莲花对碰。

    咔擦一声,空间蹦碎,陆隐快速退后,忌惮望着前方。

    狩猎境雾子没有再隐藏,而是大方的暴露出来。

    不愧是玛法星狩猎境杀手最强者,论真正实力或许比不上阿盾和孔十这种狩猎境巅峰,但那抹杀机却是其他人比不上的,他之前与孔十交过手,一指对撞,他凭肉体力量还要压过孔十,但孔十可没施展战技和天赋。

    狩猎境毕竟是狩猎境,对探索境的压制不是一点半点,但陆隐也无惧,此人还达不到孔十和阿盾的实力。

    本以为狩猎境雾子解决他再刺杀拉金,谁知仅仅对碰了一击,狩猎境雾子便果断放弃他,一个闪烁出现在拉金身前,寒芒划过,刺向拉金脖颈。

    拉金骇然,眼中是无尽的恐惧与绝望。

    这一刻,陆隐气场化作的参天大树动了,拉金原本就被大树保护在内,在狩猎境雾子袭来的一刻,大树枝条捆绑拉金,然后一跃而起,逃了。

    狩猎境雾子明显呆了一下,这是树的行为模式?有点奇葩。

    下一刻,无数枝条抽向狩猎境雾子,狩猎境雾子匕首翻飞,将枝条全部斩断,陆隐出现,七纹战气冲天而起,一掌拍向狩猎境雾子,狩猎境雾子目光陡睁,奇异的波动扩散,竟是场域,此人也领悟了场域。

    虽然很快被陆隐的气场碾压,但凭着场域,狩猎境雾子还是躲过了陆隐一掌,匕首再次划破虚空,出现了白莲花,蕴含着强烈的杀机,陆隐手一挥,宇字秘发动,白莲花被他转移攻击方向,反攻向狩猎境雾子本身。

    狩猎境雾子急忙避让,陆隐场域陡然间凝实,同时一掌再次拍出,这一掌,狩猎境雾子无法避开,陆隐的场域让他如同陷入泥沼之中,就连孔十都惊讶陆隐场域的凝实程度。

    一掌扭曲虚空,出现在狩猎境雾子身前,狩猎境雾子星能完全爆发,破十万战力的恐怖星能化作屏障抵挡陆隐一掌,星能呈现肉眼可见的状态,化作气浪,震荡星空,陆隐还是第一次直面狩猎境强者全部爆发的星能,这股压迫力让他窒息。

    狩猎境尚且如此,更不用说启蒙境,那是让人绝望的力量,如果不是宇宙战甲,他面对启蒙境的星能都容易被震晕。

    星能的压迫是最直观的,纯粹以多欺少,即便跨境强者,面对更高境界的敌人同样会被压迫,这是无解的手段,有时候越是这种看起来普通的手段越有效。

    陆隐一掌被狂暴的星能隔绝,宇宙飞船化为碎片,于星空爆炸,狩猎境雾子心口一闷,虽然没有承受陆隐一掌之威,但那股叠加劲道依然击中了他,让他震撼,陆隐的肉体力量比他想象的还要强得多。

    匕首掠过,斩向陆隐脖颈。

    陆隐收掌,同时一指点出,这一指,让他心中升腾起无边怒火,瞳孔涣散,整个人变得无意识,与梦中那一指相融,空间在这一刻定格了,只有陆隐那梦中一指跨越虚空,无视距离,直接降临在狩猎境雾子身前,一指洞穿他肩膀,层层涟漪在狩猎境雾子身后扩散,越来越远,最终崩裂了虚空。

    刹那间,陆隐恢复意识,手指还留在狩猎境雾子肩膀内,指尖剧痛传来,他收回手指,放于身后,每次施展梦中一指,手指都会重创,他的肉体强度承受不住一指之威,既伤敌,也伤己。

    狩猎境雾子一口血喷出,那一指不仅仅洞穿他肩膀那么简单,更是摧毁了他体内半数经脉,让他连站立都做不到,身体不停地掉落。

    陆隐俯视着他,直到他掉落在飞船残骸上,抬头骇然望向陆隐。

    作为杀手,早已忘了恐惧为何物,但刚刚一刹那,他体会到了,一种无言的压迫力伴随着一指降临,他感觉比面对大长老还要恐怖,明明只是一个探索境,为什么拥有那种可怕的力量?

    陆隐手指剧痛,起码要治疗好几天才行,这种攻击只能使用一次。

    有时候他自己也迷茫,那一指伴随着可怕的力量是他无法理解的,更重要的是以他的肉体强度都无法承受一指爆发,一指之力,在他感觉中比宇字秘还强悍,第一次施展就爆了一头隐怪。

    远处,拉金被气场化作的巨树捆绑着,呆呆望着这一切,恐惧的看着陆隐,居然击败了狩猎境强者,不是说他击杀启蒙境靠的是外物吗?不是说外物已经没了吗?就算没有外物,这个人的强大也是无解的。

    陆隐缓缓降落,平静的看着狩猎境雾子,此人蕴含的符文道数已经很少了,连普通探索境都比不上,或许有底牌,但绝对强不到哪去。

    狩猎境雾子笼罩在体外的黑衣撕裂,出现在陆隐眼前的是一个面色惨白的年轻男子,长得很普通,属于丢在人群里也注意不到的类型,目光也很普通,完全没有强者的自信,这种人如果隐藏修为,谁都发现不了,毕竟此人还领悟了场域,可以做到完全收敛气息。

    外宇宙修炼者能领悟场域,很难得。

    “你就是玛法星狩猎境雾子?”陆隐低着头问道。

    狩猎境雾子蹲在飞船残骸上,喘着粗气,明明被陆隐重伤,却没有半点怨恨或者其它情绪,这就是杀手,可以杀人,可以被杀,绝无怨言。

    “为什么刺杀拉金?”陆隐问道。

    “再见”年轻男子发出嘶哑的声音,诡异一笑,然后身体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块金属板。

    陆隐惊讶,这是天赋?他抬头望向四周,最终在东南方看到符文道数渐渐远离,他目光一冷,取出折叠飞船,把拉金绑起来扔进去,然后直接追上去。

    远方,狩猎境雾子捂住肩膀,鲜血依然止不住的流淌,他咬牙,取出药剂喷洒在伤口处。

    陡然间,他回头,看到了折叠飞船,甚至看到了飞船内,陆隐那双冰冷的眼神,神色惊骇,怎么可能?他怎么发现自己逃离的方向的?

    狩猎境雾子急忙加速,妄图撕裂虚空逃离,远方,陆隐身前戏命流沙出现,然后随手一挥,宇字秘发动,戏命流沙消失,再出现已经撞在狩猎境雾子背后。

    狩猎境雾子一口血再次喷出,感觉被无上的压力碾过一般,力气顿时消失,宛如尸体一般漂浮在星空上。

    陆隐走出飞船,冷冷看着狩猎境雾子,“不错的天赋,如果不是我,即便狩猎境巅峰强者都未必能发现你的行踪”。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