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踏星 > 第四百九十九章 夜尽天明

第四百九十九章 夜尽天明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这时,海七七到来,她距离陆隐一直不远,见陆隐盯着灼白夜,连忙道“发什么呆,快走啊,又有人追来了”。

    陆隐一把抓住海七七,抱着灼白夜,猛地冲入高空,向远方而去。

    后面不少人想追,但追不上,陆隐的速度太快。

    “此人即便不敌灵阙,但凭着他那种可以夹住巨阙刀的天赋和这份速度,足以在极境修炼者中排入绝顶”有人惊叹。

    没人反对,这就是陆隐表现出的实力。

    焢湖,灵阙杀了白夜族不少人,重创戰龙白夜,差点杀了颜清夜王,让白夜族不敢再停留,只能退出焢湖,焢湖正式被文家占据。

    这一战充分体现了无敌强者的可怕,就跟慕荣帮助剑宗占据焢山一样,焢湖,同样被灵阙以一己之力霸占,四大无敌极境修炼者,任何一个出现,唯有另外三人可以遏制。

    而这其中,无人能遏制陆隐,这是所有人的想法,可惜,陆隐没来。

    所有人退出焢湖,等待文家到来。

    戰龙白夜爬了起来,他被灵阙重伤,但伤势在极短的时间内恢复,让不少人直呼怪胎,就连灵阙都侧目,此人的恢复力比他强得多。

    焢湖北方,陆隐抓着海七七,抱着灼白夜,一路极速离去,他也不知道要去哪,但至少先找个地方安顿下来。

    低头,看了看灼白夜,她眉心的伤痕逐渐愈合,陆隐震惊,难道真的可以治愈?不可思议,这是必死的伤势。

    海七七惊呼,“她没死?”。

    陆隐抬头看了看前方,以他如今施展的速度,连灵阙都追不上,已经跑了半天了,距离焢湖应该很远了。

    这份距离在不施展如今速度的前提下,需要好几天才能到达,换言之,如果他刚刚往东北方,估计很快就能到达焢山。

    “咦,这地方好眼熟”海七七惊讶。

    陆隐望着前方山脉,目光一闪,这片山脉正是他们当初降落时,众多修炼者争夺的山脉,最终被他抢了下来送给北行流界,没想到转了一圈又转回来了,焢湖正北方相当一段距离后就能到达这片山脉,这么说,这片山脉与焢山还有焢湖恰好可以构成三角形。

    没有多想,陆隐感觉怀中的灼白夜变得有些奇怪,怎么说呢,从刚刚开始,灼白夜就给他一种很不真实的感觉,有种虚无缥缈的迷茫感,仿佛他没有抱着灼白夜,但灼白夜,就在他怀中。

    陆隐跟海七七重新回到了这片山脉,在北门罡等人疑惑的目光中,轰出个地洞,陆隐赶紧把灼白夜放下,惊奇的望着她,此刻的灼白夜,发色变了,完全变成了灰银色,整个人笼罩在一层白色光芒中。

    白色光芒柔和,却古老而沧桑,有种跨越无尽千古的岁月感。

    这是怎么回事?那枚白色果实的用途吗?那不是治疗的吗?

    海七七也惊讶望着灼白夜,一脸的迷茫。

    “七哥,她发光了”鬼侯喃喃道。

    陆隐拉着海七七退出地洞,“你自己去玩吧,不准离开这片山脉”。

    海七七不满,但她没有跟陆隐争吵,知道陆隐心情不好,她猜测那个女人或许是陆隐喜欢的人,没有胡闹。

    灼白夜的情况只能听天由命,陆隐望着地洞,“如果这次,你还是死了,我会让颜清夜王那个女人陪你”。

    这片山脉被北行流界占据,没什么外人到来,北门罡等人也没有打扰陆隐。

    海七七在山脉上转悠了一圈,然后苦着脸回来了,焢星地质特殊,干燥,没什么动植物,与其说这是山脉,不如说是土丘,根本没什么奇特的。

    她只希望能离开,但陆隐不答应,她就不能离开。

    有时候陆隐都好奇海王究竟跟海七七说了什么,居然让她可以寸步不离自己。

    没多久,焢湖确定被文家占据,文倩儿等人在灵阙到达焢湖前跟白夜族玩起了捉迷藏,一个找,一个躲,如今白夜族被击败,他们才得以来到焢湖。

    面对灵阙,文倩儿还是很抱歉的,毕竟他们一点力气都没出,但灵阙没有在意,他脑中尽是那个人夹住巨阙刀的一幕,真的是凭借天赋吗?

    望着北方,灵阙很想去找那个人,但也不知道此人在哪,而且那个人的速度极快,他未必能追上。

    一个可以夹住巨阙刀的人,让灵阙怎么也放不下心,他突然想起陆隐,不会是他吧!随后摇摇头,应该不会,陆隐并没有表现出天赋,而且他也打听过陆隐,没听说他有可以夹住巨阙刀的天赋,至于凭借肉身力量,灵阙摇摇头,应该也不可能。

    巨阙刀的威力他很清楚,陆隐可以避开,可以挡住,但绝不可能两个手指夹住,如果他能做到,与慕荣一战也就不会那么辛苦了,而且第二次也不会被巨阙刀所伤。

    蓦然的,灵阙想起陆隐与慕荣战斗的最后一刻,也就是牧牛歌响起时,他那庞大的肉体力量,那股力量他因为相隔较远,没有太多体会,只知道很恐怖,如果是那股力量,可不可以夹住巨阙刀?灵阙迷茫了。

    他现在想找慕荣,确认陆隐所能爆发的最强力量,如果可以夹住巨阙刀,那个人绝对是陆隐无疑,他被巨阙刀所伤都是装的,如果不能,那就代表焢星出现了一个奇异的强者。

    山脉之上,陆隐待在地洞旁已经好几天了,这几天,山脉上北行流界的修炼者遇到了奇怪的事,那就是闭眼休息的时候,看到了白茫茫一片。

    焢星主体颜色昏暗,偏暗红,没有白色,但他们却在休息的时候看到了白色,这是很诡异的。

    北门罡也看到了,众人惊疑不定,有种见鬼的感觉。

    海七七也看到了,很是惧怕的靠近陆隐。

    其实陆隐也看到了,不仅看到,他还知道原因,这种白光,跟灼白夜体表的白光一模一样。

    他惊奇的望着地洞内,灼白夜究竟发生了什么,能影响所有人?

    “猴子,你真不知道?”陆隐问道。

    鬼侯无奈,“七哥,我只是一个修炼者二十多年的极境修炼者,怎么可能什么都知道,这种问题你就算去问那些启蒙境大能,他们也未必知道”。

    时间又过去两天,地洞内,灼白夜依然那样散发着白光,额头,被巨阙刀刺入的伤痕已经愈合,但却留下了一道垂直的伤疤,不显眼,但任何人都看得到,银灰色发丝飘扬,散发着柔和的气息。

    这两天,众人不仅闭眼时看到了白色,睁眼时,有时都能看到白色,让北门罡那些人非常恐慌,总觉得被什么盯上了一样,为此,北门罡特意找到了陆隐,想探寻探寻,但陆隐一脸迷茫。

    终于,三天后,众人不再看到白光,这才松口气,不过这几天,北行流界众人憔悴了不少。

    海七七都脸色发白。

    地洞内,灼白夜体表的白色光芒消失,银灰色发丝也变成了黑白色,跟当初一模一样,又恢复到了一开始的形象。

    陆隐走入地洞,盯着灼白夜,蹲下身,仔细打量着她,有呼吸,没死。

    灼白夜突然睁眼,与陆隐目光对视,眼神中带着惊奇,带着迷惘,最后化为感激与复杂的情绪,“谢谢”。

    “不客气”陆隐回道。

    “你怎么会来焢星?”灼白夜直起腰,目光恢复平淡,望着陆隐,一点也没有死后重生的喜悦。

    陆隐挑眉,“你知道我是谁?”。

    灼白夜看着他,“不应该知道吗?”。

    “你怎么知道?”陆隐奇怪,他明明易容了。

    灼白夜没有回答,只是摸了摸额头的伤痕,陷入了沉默。

    陆隐以为她在意容貌,安慰道“放心吧,这种伤疤很容易去除”。

    灼白夜淡淡开口,“不需要去除,留着吧”。

    陆隐也没有多说,起身,伸出手,灼白夜没有犹豫,伸手,与陆隐右手握在一起,被拉了起来。

    “我以为死定了,你给我吃了什么?”灼白夜好奇问道。

    陆隐耸耸肩,“解语得到的一种果实,导师说有很充裕的生命能量,我试试看的,没想到真把你救活了”。

    灼白夜复杂的看着陆隐,“为什么救我?”。

    陆隐一怔,是啊,为什么?他也不知道,只知道看到灼白夜陷入生死危机的时刻,他就来了,来焢星,一是为了灼白夜,二是为了找戰龙白夜了解神武大陆的情况,不,主要还是因为明嫣,奇怪,怎么都是为了女人?

    见陆隐没有回答,灼白夜低着头,“我欠你一命,还有一份天大的人情”。

    陆隐疑惑,“人情?”。

    灼白夜认真望着陆隐,眼中少有的露出奇异的神采,“生死关头,我领悟了一种战技”。

    陆隐目光一亮,“跟你的发色有关?”。

    灼白夜看了看自己黑白色长发,点点头,“战技名为——夜尽天明”。

    陆隐不解。

    但鬼侯却突然惊叫,“夜尽天明,那不是上古时期震慑一个时代的战技吗?”。

    陆隐惊讶,震慑一个时代。

    “夜尽天明,是我白夜族白王的传承战技,可惜自从白王去世后,无人再领悟,没想到却被我在生死关头领悟了”灼白夜复杂道。

    ---------

    下午两点加更一章,谢谢各位兄弟们的支持,谢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