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极道香火在诸天 > 第303章:阴阳功

第303章:阴阳功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慕容三少展示了一手,瞬间成为巨人。

    再一拳,轰碎了门前的大石狮子。

    哇,一时间,慕容府上下为之一震,看着石狮子的齑粉爆散在庭院如撒了层白雪,一个个惊讶的目瞪口呆。

    天啊,这可是“踩阴奔阳”之秘法,西域轧魔山轧魔老祖的秘而不传之功法。

    慕容三少显示了这一绝技,洋洋得意。

    “不错不错,”慕容族长也高声称赞,欣喜地看着儿子,然后手往后一招,一声:“谁上?”

    果然,身后冲出两人,一左一右抱住巨人的两腿,使劲地往后一扳。

    一扳,可是无论他俩怎么扳,都未能撼动对方丝毫。

    一时之间,两人额头全是汗,看来将他娘的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了。

    可是依然,丝毫未动。

    哗,巨人一脚一弹,一边一个,两人都飞了出去,一声声惨呼。

    “好功法,好功法。”慕容族庭院上下又爆出一阵欢呼。

    慕容族长微微点头,一手捋着下巴的胡须,一手又往身后一招。

    好嘛,身后又冲出五人。

    五人可不一般,显然个个都是洗髓期的功法。

    洗髓期,且五人手中都拿着刀。

    轰然冲上,“咔咔咔”一阵乱砍,刀刀都砍在巨人的要命处。

    愕然,他们发现,刀刀如砍在石头之上,刀不入肤,甚至连皮都不能撼动一下。

    大惊失色。

    巨人伸手,夺了两把刀,手指一弹,两刀全断了。

    哇,慕容府上下再次爆发出一阵阵惊骇之声,一个个都觉得不可思议,一个个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

    巨人得意洋洋,又手的拢,将五人拢住,再一把摔在墙上。

    呯,墙被撞出一个大洞,整面墙都倒了。

    轰隆隆,房子也塌了。

    “好,好好好,”慕容族长伸起大拇指称赞,“到底不愧我儿子呀。”

    一边称赞,一边走上前去拥抱。

    可真是好儿子呀。

    可就在拥抱的时刻,突然出刀,一刀扎在儿子的喉结处,一刀扎在儿子眼珠上。

    两刀。

    两刀都扎在命门之上。

    命门,那可是修炼奇门歪功者所不能修炼到的死脚啊。

    死脚,所以称为命门。

    一刀正中喉结,一刀正中眼珠,却惊讶地发现,儿子屁事没有。

    没事?

    正要再次表扬,哪知儿子火起,一把抓起他的腰,就地一摔。

    好嘛,地面当时就砸出一个大坑,慕容族长一只脚都掉了进去。

    但是,慕容族长到底不愧为慕容族长,另只脚一点,人已飞出,而身上,竟然丝毫尘土未沾。

    牛牛牛,这对父子俩的表演,实在精彩。

    哗啦啦的,掌声一片。

    慕容族长重新站在了门庭里。

    巨人大步走进,哗里哗啦,门里的地砖都被踩爆,成为齑粉。

    巨人走近,收了功法,冲父亲施礼道:“你说给我找的那个玄阴之女在哪,孩儿这功法正到了瓶颈,浑身发躁呀。”

    慕容族长对这个儿子欣赏不已,安慰道:“别急,你舟车劳顿,暂且安歇,明日一早,就去娶亲。”

    哼哼,慕容三少点头,他知道父亲的手段。这父亲,已为他物色了十几房小妾了,还缺这一回?

    只是,自己常年在西域修炼,这些小妾不知道都便宜谁了。

    ……

    翌日,太阳刚在东山露个笑脸,慕容族的迎新队伍就出发了。

    迫不及待呀。

    当然了,这可是大好事,北辰熙,那可是玄阴之女。

    玄阴之女?

    北辰映雪的妹妹北辰熙真的是玄阴之女吗?

    那还有假,当然是。

    试想想,北辰映雪都是难得的人才,与凤凰之血的南宫听雨并称为“金童玉女”,可想而知他这一门的血脉如何了得。

    正因为了得的血脉,才能成就了不起的人生,所以嘛,慕容族垂涎北辰熙的血脉已久。这也是他慕容族为什么三番两次地帮北辰映雪的父亲,借他钱,借他开矿机械等等的原因。

    清晨的阳光充满了金色,照耀在铜唢呐上发出锃眼的光芒,而唢呐,也更加锃亮,迎亲队伍也更加的喜气洋洋。

    慕容三少骑着高头大马,胸前大红花,他志在必得,“呵呵,今晚洞房夜,我踩阴奔阳。”

    锣鼓喧天,浩浩荡荡。

    锣鼓队进了北辰堡,踏进了寨门,一时间,北辰堡人像炸开了锅。

    纷纷为北辰映雪家打抱不平,“这也太无耻了吧,趁着北辰映雪不在家,趁着北辰映雪家没有一个男丁撑着,就这样荒诞不经。”

    “北辰映雪呀,你可怎么还不回来,这期限就三天,你为何还不赶回来呢?”

    更有甚至,直接破口大骂那河西军,直接破口大骂刀不仁,“太不要脸了,人家北辰映雪将湛卢剑献给你们,你们却忘恩负义。”

    “湛卢剑,那最好找不回来最好,让朝廷将你这先锋官杀了。”

    然而正骂着,却意外地看到,河西军居然也来了。

    河西军,他们来干嘛。

    原来呀,他们是来护送的,也是来给慕容三少撑脸面的。

    慕容三少,他不仅是西域轧魔山轧魔老祖的徒孙,更是河西军的军官。

    军官,这怎么可能?

    不可能,能不可能吗,慕容族早在慕容三少回来之前,就贿赂了安大帅,为这个儿子在河西军里谋了职位,成为一名参军。

    参军,好大的官哟。

    原来,昨天慕容三少回家显露了一手巨人的功法,得意洋洋,正要回自己的房子去玩他的美女小妾们,他父亲慕容族长却指使他道:“别贪玩,快随着为父到河西军去参见先锋官。”

    “干嘛要参见他,他不来参见我,我不找他麻烦就不错了。”

    “呵,你干嘛,你以为你是多么大个官?”

    原来呀,这慕容族长早已贿赂了凉州安大帅,为这个儿子在河西军里谋了个官职,参军。

    参军,好大的官哟,难怪他这个儿子洋洋得意,丝毫没有把先锋官放在眼里。

    慕容族长呵斥儿子不懂事,道:“你那就是个虚职,你以为你在河西军就有势力?还不快随我去。”

    “哦哦,”慕容三少只有答应着,然后与父亲一道,带着金银珠宝,和无数粮草,前去慰问劳军。

    谁知这一劳军,竟然有了意外之喜。

    原来刀不仁看到那无数的珠宝,竟然眉开眼笑,竟然说,“你三少不是参军吗,就暂且划你一百铁骑随你指挥,为你的娶亲保驾护航。”

    慕容三少大喜过望,这才带上一百铁骑,和一名副官,前呼后拥,来娶亲。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