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极道香火在诸天 > 第300章:磕里妈嚓

第300章:磕里妈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金乌旭正要独自离开,可是突然,人喊马嘶,大量的河西军将他俩包围。

    这是来追拿他的。

    只是,这未免太大动干戈了吧,就抓他一个人,动用了这么多河西军。

    跑显然是跑不掉了,这么多的河西军,纵然他甩出一幅画打出一个空子,但河西军一旦祭起军魂,还是无论无何也逃不掉的。

    军魂太强大了。

    只有束手就擒。

    刀不仁阴沉着脸来到柱子前,厉声道:“你偷了湛卢剑,想逃……”

    啊,湛卢剑,金乌旭一听这话当时就懵了。

    难怪这么多河西军来追拿他,敢情是发生了大事,不然就逃了他一个人有什么了不起。

    赶紧分辨说没有。

    刀不仁哪信,下令抓了他。

    北辰映雪在柱子上,感到事出意外。

    他先前听到零度说,河西军丢了湛卢剑,本以为只是零度想吓他赶紧逃走而故意编的谎,没想到居然是真的。

    暗自思忖:他零度就一个柔弱的女人家,她是怎么知道这事,且能提前知道。

    事出意外,一定是她提前发现了什么。

    可她就一个女子,怎么可能到军营中去发现?

    狐疑,十分狐疑,但也不敢声张,知道一旦声张,这零度就要受到牵连,只怕……

    想想就后怕。

    正在这时,有河西军来向刀不仁报告,收到一封信。

    刀不仁赶紧打开,一看,信上写歪歪扭扭地写着:放了北辰映雪,剑自然归来。

    嗡,刀不仁脑袋当时就感觉要炸了,这得了,这护北辰映雪的人是谁呢?

    是南宫听雨吗,还是北辰堡的人……?

    是北辰堡的人,那又是谁呢?

    气急败坏,他将信递给北辰映雪看,要北辰映雪交出湛卢剑。

    北辰映雪说,他怎么知道这写信的人是谁,又如何交出,反正他就一直被绑在这柱子上,哪也没去,也不可能得到那湛卢剑。

    突然,刀不仁想到了一个人,风铃铛。

    会不会是她呢,她一直称北辰映雪为“亲哥”,北辰映雪被绑,她当然心疼了。

    当即让人赶紧去绑风铃铛。

    河西军进了北辰堡,可是扑了个空,风铃铛不在。

    不在。那就将她老父亲抓起来,不怕她不回来。

    现在刀不仁心里有底了,偷走湛卢剑的人定然是风铃铛了,现在他有风铃铛的父亲,和他的亲哥北辰映雪,不怕她不主动找上门来缴出湛卢剑。

    “真是个胆大的,不知死活的丫头。”

    刀不仁气愤不已,“早知道,就应该将她风铃铛与北辰映雪和金乌旭一起抓起来。”

    原来,他当时顾忌到风铃铛被魔尊诅咒的是‘凤’,是未来的皇后。而皇后又不知是不是大唐皇帝的皇后,若是,那自己得罪她风铃铛,岂不是给自己的未来埋了个雷,找死,所以他一直没有动风铃铛。

    没想到,恰恰是这个没动的人,却反过来偷了他军中的湛卢剑。

    胆大,了得,刮目相看。

    不过嘛,这女子也是不带脑子的,任性了吧。偷了剑你就偷了呗,悄悄的不作声,谁知道是你偷的,而你却不,却硬是送上这封信,这不此地无银三百两嘛。

    “可笑,可笑,就这样的智商也能当皇后?”刀不仁直接怀疑。

    ……

    湛卢剑真是风铃铛偷的吗?

    当然,不是她又是谁。

    不过她也真如刀不仁所说,不带脑子。

    不过嘛,这姑娘向来做事不带脑子的,若带脑子,她就不是风铃铛了。

    她就是这么磕里妈嚓!

    敢爱敢恨,简单暴力。

    ……

    金乌旭被抓了起来。

    另外,把北辰映雪也再度抓了起来,这回,与金乌旭一起,关回营房里,等待那送湛卢剑的风铃铛出现。

    湛卢剑丢失,那可是大罪,刀不仁可不想因这事而掉头。

    ……

    ……

    威武楼内,所有武士集合,都祈盼新教头的到来。

    而原先的四大教头也没闲着,他们被大长老和小长老秘密地叫入密室,秘密地商议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将拳头上煨上剧毒,只要打伤北辰寒江,只要见了血,必然见血封喉。

    北辰寒江,他死定了。

    第一次,大长老和小长老联手要整死北辰寒江了,因为一个要族长的职位,一个要报仇。

    ……

    北辰寒江家院内,月光如水。

    今夜的月亮真大啊,还有些圆,虽然是十三的月亮,却不亚于十五的月亮圆,更赛过了十五的月亮亮。

    亮,红月亮,像极了人的血。

    地上死的人已被抬去安葬,只留下一滩一滩的血,仿佛在泣诉。

    院内的众族人也渐渐离去,院内又恢复了平静。

    但平静中也有不平静,因为北辰映雪还躺在床上。虽然他的蜻蜓分身吞噬了太古邪虫,但他肚内那剖腹的伤却是一时半会儿好不了的,他只能在家人的陪同下,静静地躺在床上疗伤。

    明天就是“族比”武试的第二天了,今天第一场他没输,关键时间他用蜻蜓分身祭出了“候人兮猗”四个字,吓退了与他对擂的北辰蓓,迫使大长老担心他的孙女的死而出面阻止了战斗。

    虽然这场不算,但他还是欣喜,因为自己赢了,总算祭出了他孜孜以求的诗,诗的篇章,诗的书法,诗的魂。

    他想起了族长曾经嗤笑他的话,你的字写的这么差,还能修书法!

    是的,自己的字写的很差很差,像极了王八叉,就连道观里的住持也曾经讥笑过,还给他字帖让他练字。可是他根本不练,还说,我练这些字有什么用,我只有在有限的期限内,读懂我最值得研究的关于封印的书就行了,何必练什么书法。

    现在想来还真可笑,自己确实是片面极端一条路走到黑,若不是蜻蜓分身用自己的魂气临摹了族长的书法,若不是自己得到了慈老头不遗余力地将自己的瓷器魂魄秘诀无私地奉献,只怕他至今还打不出那“候人兮猗”四个字,打不出书法,依然是个残废。

    虽然自己一而再,再而三的强行让自己剖腹,一条路走到黑,虽然万分危险,但机会总是给时刻做好准备的人准备的,如果不是自己第三次剖腹,又怎么会引得大帅来,而召唤出他的太古邪虫飞出体外。如果它不飞出体外,自己是无论无何也奈何不了它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