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极道香火在诸天 > 第299章: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第299章: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北辰映雪知道,虽然这金乌旭竭力替自己掩护,甚至不惜将他北辰映雪踩在脚底,但是,还是没有感动刀不仁,刀不仁害怕未来真的有“龙”的皇帝出来祸害天下,所以将他金乌旭这个嫌疑人也绑了,头在笼中。

    “你不是被刀不仁抓了吗?”北辰映雪问。

    金乌旭脚尖一点就上了柱子,冲他道:“抓了难道我不会跑吗,我们身上现在都有《斩龙令》,还怕他们困住我们。”

    我们,这两个字显然指的是他们六名少年,四龙二凤。

    “我不走。”北辰映雪摇头。

    金乌旭惊异了,拿着折扇敲北辰映雪脑袋,“你不会又犯傻了吧,救你学友你都不去。”

    “不去,我要去救我爹。”北辰映雪坚定地说。

    金乌旭更惊异了,眼睛都在放光,“救你爹,你爹在哪儿?”

    北辰映雪没有给他如实说,只是不住地摇头,说:“你去救哥舒耶他们吧,我脱不开身,我真的要去救我爹。”

    这回,金乌旭拿起折扇敲自己的脑袋了。

    敲呀敲,还真把他自己敲明白了,他折扇一点,“哦,我明白了,你一定是得到了头皮地图,想顺着那地图找矿藏,你呀,太财迷了。”

    北辰映雪苦笑,“难道财迷不好嘛。”

    呵呵,金乌旭笑了,说道:“看来我是没法说动你去救你学友了,看来你学友最终还是我的人。”

    哈哈,北辰映雪也笑了,说道:“那可不一定,别忘了,你还有个竞争强有力的对手,他此时正在哥舒耶身边哟。”

    北辰映雪的隐意当然是滚球球了。

    “你真不走。”

    “不走。”北辰映雪断然否定,说道:“我爹显然遇到了危险,生死关头,而哥舒耶,她吉人天相,又有滚球球和你保护,不会有事的,所以你去吧。”

    “哼,你可真能找借口,好吧,你不去,那哥舒耶就真归我了。”

    “祝你一帆风顺。”

    金乌旭显然是没想到他北辰映雪会这样,不说话了,怔怔在呆在那里。

    北辰映雪见他这般犹豫,狐疑了,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说吧,你到底何目的?”

    金乌旭冷冷地盯着北辰映雪好一会儿,这才郑重地说道:“我能有什么目的,还不是因为一直看的起你,不然我大老远跑你这乡下干嘛。”

    “看的起我什么?”

    “我觉得你是个人才,不应该是那种封印了丹田就颓废不起的那种。”

    “现在看到了?”

    “是的,你是,所以我才想救你一起走。”

    “不,这不是你的心里话。”

    “我还有什么心里话?”

    “你就不怕我再掠夺了你尚存的那两条画脉吗?”

    “怕哟,我好怕,不过嘛,我们现在都有了《斩龙令》,即便我尚余的两条画脉被你掠了去,我也不至于生存不了。”

    “对我这么好,那不如把手臂伸过来,让我再掠夺一条。”

    “可以。”

    金乌旭居然真的把臂膀伸过来,让北辰映雪掠夺。

    北辰映雪怎么会掠夺呢?哦,不对,怎么会不掠夺呢?

    但是,他不是糊涂人,就算掠夺也应该在别人不注意时,哪能这样明目张胆的。

    不对吧,这多没脸嘛。嘿嘿,嘿嘿,他干笑。

    金乌旭显然知道他北辰映雪想要脸,于是他就不给他脸了,轰然脸一变,一掌拍来。

    好嘛,北辰映雪赶紧一挡。

    好嘛,脑袋中传来系统的提示音,又掠夺到一条画脉。

    看来这是金乌旭故意打他,故意让他掠夺这条画脉的。

    北辰映雪糊涂了,惊骇不已。

    没想到他金乌旭会这样,这,不会吧。

    不会,怎么不会,现在手臂上显现出一条闪闪在动的画脉,正是刚刚掠夺的那条。

    金乌旭一个上挽,就将北辰映雪臂膀的衣服挽起,看着北辰映雪皮肤下闪烁的最新一条画脉,感叹道:“果然,你是有邪法的。”

    看完,抹下北辰映雪的袖子,还拉展得平平展展,那个无微不至哟。

    北辰映雪再次惊骇。

    但又一想,想多了,这是他洁癖的习惯嘛。

    “你为什么这样待我?”北辰映雪问。

    金乌旭认真地说道:“因为我想通了,如果不是你一而再再而三地掠夺我的画脉,你也不会有那么大的本事带领我们进入禁地,从而使我们得到了最大的机缘——《斩龙令》。”

    北辰映雪一听傻眼了,嘿,这人是心理扭曲,找抽?

    当下毫不客气了,直接取笑,“哈哈,这么说你是贱,乐意找虐。”

    金乌旭却一反往日的狰狞,平静地道:“因为我们是朋友。”

    朋友?

    这两个字让北辰映雪大吃一惊。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北辰映雪脑海中又想到了这句。

    “这么说你乐意接受机缘,乐意成为一条龙,而不怕被杀头?”

    金乌旭道:“废话,我不当条龙,难道要当条虫。”

    哈哈,北辰映雪也笑了。

    金乌旭却不笑,指着自己的手臂说,“我这还仅剩下一条了,此别后,如果有缘分再相见,我还是乐意你再掠夺一条去。”

    不会吧。

    北辰映雪好不惊骇,“你一条都不剩吗,绘画,画脉,那可是你的命根子哟。”

    “不要了,只要你需要,我都给你。”

    “为什么?”

    “因为我即使没了画脉,也依然会画画。没了画脉,那也只是暂时的,相信过不了几年,我又会将它们修炼回来了,所以嘛,嘿嘿。”

    “这倒也是,”北辰映雪自嘲了,看着金乌旭那张俊俏飘逸的脸,“你还别说,我真笨,就是没有画画的天赋。”

    金乌旭点头,赞同这说法。

    北辰映雪还是觉得不解,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再次质问:“我还是觉得奇怪,你干嘛甘愿将所有画脉让我掠夺,你刚才的说法完全靠不住脚。”

    “是吗,”金乌旭睥睨着眼睛,脸上露出些许喜悦,一字一板地道:“你忘了,我们之间还有个吻。”

    吻?

    天啊,北辰映雪瞬间明白了,不禁毛骨悚然。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