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极道香火在诸天 > 第293章:零度3

第293章:零度3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阿布思给大唐皇帝修书一封,表示得到了湛卢剑,不日将送到京城。

    但信中又说,考虑到七月十五日阴气最强之夜,帝王之气将会再度升起,大唐命运攸关,所以湛卢剑暂且留在朔方军中,待到七月十五日,朔方军要用这剑斩除贪婪刀,压制意欲毁坏帝王之气的阴气鬼气魔气之后,再送往京城。

    信送往长安。

    阿布思非常得意,他这是一箭两雕,即敷衍了皇帝,又能正大光明地占有湛卢剑,至于两个月后,七月十五日以后的事,他想都不愿再想了。

    也许那时,他的突厥帝国的帝王之树已建立,大唐帝王之气已败,他将一扯大族,四方支援,重复突厥帝国大业。

    择良辰吉日,他要当众展示他将进献的湛卢剑,让天下人都知道,他阿布思为大唐办了件大好事。

    当然他也是有私心的,这样一展示,天下人都知道了他拥有了湛卢剑,而他突厥帝国的残部也会听闻这个消息而向他投奔,到时何愁大业不成。

    “皇帝老儿,这是你们逼的,我不得不反。”

    “你屡次三番调我突厥部落到别处,目的是消弱我的力量,各个击破,这么不信任我,我就只有反了。”

    ……

    北辰映雪还在柱子上调戏妇女,这时,风铃铛来了。

    好嘛,难道这就是调戏妇女的好处,女人都一个个“贱”来了。

    风铃铛站在柱子下一看,“呵,这是我的亲哥吗,我的亲哥能受这罪!”

    噼里啪啦的她就上去,就要解了那绳索。

    守卫赶紧制止,说什么…你别为难我们这些下人好不好,有本事找慕容族长去,找南宫听雨去,让他们来救北辰映雪。

    风铃铛说:“好,你们等着,看老娘到时不剥了你们的皮。”

    “呵,好厉害哟。”守卫们一个个吓得直吐舌头。

    风铃铛果然说到做到,直接去南宫寨找南宫听雨了。

    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8

    到了南宫寨,站在大门外,她破口大骂。

    骂什么…南宫听雨你装死装瞎,没看见你表弟被绑在柱子上吗,你凭什么不去救。

    还骂她南宫听雨凭什么捏死北辰映雪的蚂蚁妖兽,凭什么说北辰映雪是魔族。

    好嘛,一幅撒泼样。

    南宫听雨甘受了,任她风铃铛在寨门外叫骂。

    她的师祖受不了了,自己的爱徒怎么能招人骂。

    但是,南宫听雨却阻止了,说,她风铃铛和她从小就是姐妹,打是亲骂是爱,她更喜欢。

    找抽,发颠。师祖气得嘴都歪了,索性捂起了耳朵。

    太阳都落山了,也不见南宫听雨出来。

    唉,风铃铛只有垂头丧气回到柱子下,再次仰望她的亲哥,心如刀割。

    “哥,我的亲哥,你怎么能受这罪。”

    ……

    得到湛卢剑,朔方军声名大震,而做为副帅的阿布思也一夜之间名震河西。

    各路神仙纷纷向他聚拢,而十年前被大唐军队打败灭国的突厥残部,也纷纷暗中向他投奔,令他的势力飞涨。

    膨胀不已的他对外宣布,择日将举行祭祀,当众请出湛卢剑,号令三军。

    本来朔方军的主帅是当朝宰相李林甫,可他因常年在长安处理朝廷事务不能分身,几乎不到这西北边陲来,所以大权都在阿布思手上。

    朔方军军权在握,加上湛卢剑可以号令天下,他复辟突厥帝王的野心日益勃勃。

    正在得意,帐外来报,河西军先锋官“刀不仁”求见。

    一听是刀不仁,阿布思就想到那晚在禁地外,他曾一刀斩了对方的马蹄,令其一个嘴喂地,磕掉了两颗门牙。

    哼,对方肯定是来赶他朔方军走的,毕竟这聚宝镇属于他河西军的地盘。

    这怎么能走,他处心积虑地在那禁地里布下了伏兵,计划七月十五日那晚,里应外合,拿下帝王之树。

    就是赖也要赖在这聚宝镇。

    眼珠一转,冲手下将领耳语一番。

    ……

    刀不仁和他的三千河西军气急败坏,他们日夜兼程赶到这聚宝镇,却没有得到湛卢剑,甚至连禁地都没能进去。

    功劳易手,且这功劳还是在他河西地界,这让他如何不慌。

    当大唐皇帝得到湛卢剑的那一刻,除了兴奋之余,他会不会想,不对呀,湛卢剑明明在河西地盘,却怎么被朔方军得到了,那他河西军是干什么吃的,这岂不失职吗。

    越想越慌,越想越怕,就备上了金银财宝来找阿布思说话。

    他想奉上财宝,再提要求。

    要求也不过份,让阿布思上报朝廷时,说这湛卢剑得到的功劳,也有他河西军的一份。

    要求不过份吧,这可是在他河西地界,谁家门前没有三尺硬土。

    到了朔方军辕门外,随身护卫被挡,只准他一个人进去。

    一进入那营寨,他就感到气氛不对,隐隐地有刀斧手在调动。

    杀气腾腾。

    朔方军给他摆出了刀林阵,火海阵,油锅阵,让他踏过一关又一关才能见到阿布思。

    这是何意?难不成我河西军是吓大的。

    但一想到阿布思的鲁莽和彪悍,他还是不由得害怕。

    摸摸门牙处少的两个窟窿,想想那晚的惊险,还真是胆虚。

    但再胆虚,他也是身经百战,岂能被吓退。

    刀林不可怕,因为他自持自己是河西军的先锋官,没有敢真的杀他,那不过是唬人的把戏而已。

    但是,火海阵,油锅阵,那是真的让他趟过去。

    他心中怒骂阿布思的不仁,“哼,老子叫刀不仁,没想到还有比我更不仁的。”

    惶恐不已,不过好在对方只是给他个下马威,虽然难度大了点,但好歹还是有惊无险,保住了小命。

    来到了阿布思大帐外,他已双腿打闪了,真不知道帐内还有什么要折磨他的。

    惴惴不安进来,却见阿布思正在喂狗,而喂狗的食物让他一看直皱眉。

    因为那不是普通的肉,是人的头颅。

    骨寒毛竖。

    仅存的一点胆气没了,只想赶紧离开这个阎王殿。

    当下毕恭毕敬,再不敢有丝毫不敬之处。

    阿布思这人倒也真是脸厚,居然拿他刀不仁被斩了马蹄磕掉两颗门牙的事打趣。

    唉,真是让人浑身不舒服。

    阿布思正眼都不瞧他一下,直到他奉上了全部金银财宝,脸上才露出个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