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极道香火在诸天 > 第287章:合力

第287章:合力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威武楼内,所有武士集合,都祈盼新教头的到来。

    而原先的四大教头也没闲着,他们被大长老和小长老秘密地叫入密室,秘密地商议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将拳头上煨上剧毒,只要打伤北辰寒江,只要见了血,必然见血封喉。

    北辰寒江,他死定了。

    第一次,大长老和小长老联手要整死北辰寒江了,因为一个要族长的职位,一个要报仇。

    ……

    北辰寒江家院内,月光如水。

    今夜的月亮真大啊,还有些圆,虽然是十三的月亮,却不亚于十五的月亮圆,更赛过了十五的月亮亮。

    亮,红月亮,像极了人的血。

    地上死的人已被抬去安葬,只留下一滩一滩的血,仿佛在泣诉。

    院内的众族人也渐渐离去,院内又恢复了平静。

    但平静中也有不平静,因为北辰映雪还躺在床上。虽然他的蜻蜓分身吞噬了太古邪虫,但他肚内那剖腹的伤却是一时半会儿好不了的,他只能在家人的陪同下,静静地躺在床上疗伤。

    明天就是“族比”武试的第二天了,今天第一场他没输,关键时间他用蜻蜓分身祭出了“候人兮猗”四个字,吓退了与他对擂的北辰蓓,迫使大长老担心他的孙女的死而出面阻止了战斗。

    虽然这场不算,但他还是欣喜,因为自己赢了,总算祭出了他孜孜以求的诗,诗的篇章,诗的书法,诗的魂。

    他想起了族长曾经嗤笑他的话,你的字写的这么差,还能修书法!

    是的,自己的字写的很差很差,像极了王八叉,就连道观里的住持也曾经讥笑过,还给他字帖让他练字。可是他根本不练,还说,我练这些字有什么用,我只有在有限的期限内,读懂我最值得研究的关于封印的书就行了,何必练什么书法。

    现在想来还真可笑,自己确实是片面极端一条路走到黑,若不是蜻蜓分身用自己的魂气临摹了族长的书法,若不是自己得到了慈老头不遗余力地将自己的瓷器魂魄秘诀无私地奉献,只怕他至今还打不出那“候人兮猗”四个字,打不出书法,依然是个残废。

    虽然自己一而再,再而三的强行让自己剖腹,一条路走到黑,虽然万分危险,但机会总是给时刻做好准备的人准备的,如果不是自己第三次剖腹,又怎么会引得大帅来,而召唤出他的太古邪虫飞出体外。如果它不飞出体外,自己是无论无何也奈何不了它的。

    这就是幸运,这就是机会,这就是为了准备而准备的孜孜不倦,舍命了也要拼一拼。

    虽然南宫听雨和风铃铛,甚至自己的妹妹和哥哥都责怪他太过冒险,居然一次又一次的剖腹,连自己的性命都不顾,但他不后悔。若投鼠忌器,那还有机会吗。

    畏缩、等待,那不是我,最少我要勇往直前,用命去拼。

    拼,拼出一片新天地。

    拼,拼出书法,拼出书法修仙,拼出魂魄修仙,这就是自己的激进。

    激进,进步,虽然进步了,但是并不轻松。——因为此时他的蜻蜓分身卡壳了。

    ……

    怎么卡壳了,因为它又一次进入到晋级的休眠状态,因为大树空间内的“人、妖、魔”三种物事又聚齐了,它可以再次晋级。

    晋级,当然是好事,但是,却不是时候。

    一,晋级不知要多少天才能完成,才能让它觉醒;二,晋级不逢时,此时正是自己处在关键的要命的族比擂台战的时候,你说这没有了分身的帮助,自己能过得了这一关又一关的战斗吗。

    那可是生死存亡的战斗啊,想那少女北辰蓓,一个花季少女,竟然也能对他这个躺在担架上的奄奄一息的人下死手,可见之残酷。

    “生不逢时啊,死蜻蜓,你早不晋级晚不晋级,为什么偏偏要在我族比擂台时晋级,你这不是害我吗。”

    他苦恼,但这苦恼还不能对任何人说,包括自己的家人,和南宫听雨等。

    蜻蜓,它在吞噬了太古邪虫之后,又紧接着吞噬了大帅发出的魂气之血手,从而魂气饱满,直至晋级。

    南宫听雨没有在他房间里没多停留,只甩下一句话,“忘了我……”

    她依然是那么的绝情,长发一甩,像一朵云,就那么飘出门去。

    北辰映雪心中一阵刀绞的痛楚,他透过那已被打得光光的没有窗格子的窗户,看到了白衣公子金乌旭在外面等着她。他太有才了,那画魂简直逆天,居然连续三副画阻碍了大帅的血手……,唉,自己自惭形秽。

    他目送她出门,却不意,她在出门时与一个人撞了个满怀,这人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结识的那个“香怜”,那个视自己为知音的“香怜”。

    只是此时这香怜却一身英武,令他大吃一惊,这简直与先前判若两人。

    ……

    南宫听雨有点愤慨,居然被个男人撞个满怀,且这个男人好像还袒胸露背,非礼不恭。

    眼睛一恨,她看向这人,却惊愕地发现这人威猛雄壮、威风凛凛,且一身雪白——白貂袍白貂帽白翎子,这是何等的雍荣华贵、玉树临风。

    白貂袍白貂帽白翎子,那是吐蕃人的服饰。吐蕃人因身在西藏高原的高寒地带,早晚很冷,中午日照强烈又很热,所以热的时候露半个肩膀,有利于散热,冷了以后再穿上。但是眼前这位,却未免有点太夸张了吧。

    明明这才是初夏,天气又不是很热,而现在正处在晚上,他凭什么却亮出两个光膀子来,还袒胸露背,怎么,你雄健吗,健子肉发达吗?

    这样一想她就看向这人的胸膛和臂膀,哎呦,这一看之下还真让她羞红了脸。要知道,她南宫听雨可是个大大落落之人,从不会因小节而纠结的。但此时,一看之下居然脸红了。

    只见这人的两只臂膀和整个胸膛都是雄健的块子肉,稍一用力,那块子肉就硬朗地跳动,如一副甲胄套在了身上一般,雄壮而伟岸。

    好一个“奇装异服”的“好显摆”的少年俊郎,南宫听雨不由得在心里一赞。

    但是表象上,又鼻子一哼,很生气,很没好气地质问:“你是那香怜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