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极道香火在诸天 > 第284章:斗笠人2

第284章:斗笠人2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纷纷不饶,醉熏熏地围将上来,你推我搡,差点儿将把那掌柜吓死。

    “怎么,怕爷们几个给不起你钱吗。”如狼似虎。

    店家慌忙解释,“确实没酒了,要喝只有那一块灵石一坛的了。”

    护卫们尴尬了。

    其中一位一直坐着没起身的头头模样的人说:“不要再破费了嘛,今天大家已喝的烂醉,改日再喝吧。”

    莽汉有些盖不住面子,一脸谄媚地对头头说:“哥这是哪里话,不就是一坛酒吗,我前日得了一票大的,这倒也请的起。”

    眼睛一瞪,强吼那店家上酒。

    店家勉为其难,一时又不知怎么办。

    那些护卫见此情景才让那莽汉放开那揪住小二的手,一个个又重新回到座位上高谈阔论。

    看来店家很精明,知道这酒是卖不成了,万万也不敢卖了。

    正要退去,却冷不防那角落里一男一女俩小青年那儿传来一声怪笑。

    男青年一拍桌子吼道:“真是好笑,一个个咋呼了半天却买不起酒,还在这儿扎势子。”

    扎势子?

    众护卫一听,登时双眼冒火斜睨地看向那小青年,相互交头接耳道:“哼哼,听这小子口音好像不是本地人,这也太狂妄了吧。”

    莽汉“噌”的一声站起,拍桌子对吼道:“谁说我们买不起,不就是一块灵石吗,店家,这就给老子上酒。”

    斗笠人在旁边听着,心中盘计:嘿嘿,一块灵石相当于十两黄金啊,不俗也。

    斗笠人看出,店家其实心里还是很想卖酒的,不然他干嘛不走。

    店家正以为没戏了,却峰回路转,于是嘻嘻地接口道:“客官稍等,去去就来。”眼睛一使,让那小二去抱坛酒来。

    不一会儿,店小二真的抱了一坛来。

    只见这酒坛比平常的酒坛小了很多,也许这是酒好的原因吧。

    拍开封泥,正如期待中的那样,一股清爽醇香的酒气就飘散出来,嗅嗅地就像酒虫一样直嗅他们的鼻子,顿时整个酒楼弥漫了诱人的酒味。

    好酒,好酒!

    斗笠人也忍不住转过身来将目光盯在那酒坛上,喉结一动,一口涎水咽了下去。

    的确,好酒!

    店家也是老王卖瓜——自卖自夸,“这是百年的窑藏青棵酒,是被当作贡品上供给皇宫的,今天你们有幸喝到,三生有幸啊。”

    一听说是贡酒,所有人眼睛都直了。

    莽汉此时看到这酒,当即说不出个所以然来,灰头土脸。看来他是囊中羞涩却要装强,这不,就挨到了板子了吧。

    莽汉一脸的懊恼,但,又骑虎难下,不知所措。

    一坛酒,就一块灵石啊!也许此时他正心疼的要死,也许他想到老婆孩子在家里可怜巴巴地等着这点钱回家买油买盐,当时就懵了。

    要退已不可能了,封泥已开。更何况他死要面子活受罪。就见他豪爽一笑道:“不就是一坛酒吗,来,我请客,敞开喝。”

    但是,角落里那个外地口音的小青年却又是阴阳怪气地冷笑,“哼,就一坛小酒,也够你们几个人喝?买不起就别逞能,也不撒泡尿照照你们几斤几两。”

    嘿,这不是找刺吗,分明这是个刺头。

    “你什么意思?”莽汉也不依不饶。

    “那还不明摆着吗,有本事你再买几坛试试。”

    “你激我?”

    “激你又怎样。”

    “好。”

    莽汉“腾”地一下站起,抹胳膊挽袖子道:“活的不耐烦了是吧,来来来,外面走。”

    “呵呵,这可是你自找的了。”小青年阴笑着起身,登时走出角落,登时油灯之下,就见一双绿莹莹的眼睛甚是可怖。

    只见他身材一般,却生的壮实。而脸上的刀子眉,更是在中间有一处断茬,如同被人活生生剜了心尖,一刀两断,天生一幅杀人犯的相。

    而更可怕的是,他手中此时多了个竹简。而竹简上方有个口子,口子处溜光溜光的,与竹简的碧绿暗幽相映,让人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莽汉当然不知道那竹简里装的是什么,一脸的轻蔑。

    但是,先前劝他不要买酒的头头却识货。到底不愧为头头,走南闯北的见识多,一把拉住那莽汉,使劲地在他手腕上狠狠地捏了一把,疼得那莽汉一咧嘴。

    莽汉仿佛明白了,脸霎时就白了。

    可能他猜到了,头头这么紧张,一定是遇到大敌了,当下腿一哆嗦就有些害怕。

    头头拉过莽汉在他耳边碎语几句,登时,莽汉的脸色越来越紧张越来越沉重。

    斗笠人虽然坐的远,但他的耳力却是惊人。他听到那头头说,此竹简非一般之物,应该是蛊师用来装邪恶的蛊虫的蛊器。

    蛊器!

    莽汉当时就吓傻了,脸色发白,望着一步步进逼的小青年胆战心惊。

    蛊师,这人是蛊师!

    万万没想到,自己居然一不小心就招惹了一名蛊师。

    青年蛊师一步步逼近,一脸的戏谑,“你不是要练我吗,那走吧,外面去。”

    莽汉吓傻,而护卫们也个个胆寒。虽然他们身经百战,但是一提到蛊,他们不得不胆寒。

    因为这里离青藏高原的吐蕃最近,而吐蕃人最擅长的就是使蛊。

    听闻有一种蛊让人闻风丧胆,那就是奴隶蛊。

    奴隶蛊!

    一旦中了奴隶蛊,就一生为奴,永不翻身。

    这是吐蕃人控制农奴的最好方法。

    这下先前喝红了的脸的他们个个吓傻,瞬间酒醒,“这人,该不会真是吐蕃人吧……”

    莽汉眼见性命不保,腿一软,就跪了。

    跪了!

    蛊师没理他,慢条斯理地伸出手,拎起酒坛放到鼻下一闻,“还真是贡酒,看来掌柜没骗人,值。”

    又轻描淡写地冲这帮护卫们说道:“不行你们可以一起上,我不介意。”

    头头赶紧摆手,连连恭维,“小哥若喜欢,这酒就当我们孝敬你的了。刚才我这位小兄弟冒犯了您,还请海涵。”说着手上又是一块灵石奉上。

    不料,蛊师根本不屑他那一块灵石,脸猛的一变,“啪”的一声将那手中的酒坛摔在桌上,四爆开花,醇香的酒飞洒了众人一脸。

    “就你们这角色还有资格向我赔罪,你们这些护卫可真是有钱啊,大方得居然能用灵石买贡酒来喝?这可真是饱肚子不知饿肚子的饥啊。”

    这话分明是挑明了:老子穷的要死,而你们这些混蛋居然耍大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