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极道香火在诸天 > 第283章:斗笠人1

第283章:斗笠人1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阿布思给大唐皇帝修书一封,表示得到了湛卢剑,不日将送到京城。

    但信中又说,考虑到七月十五日阴气最强之夜,帝王之气将会再度升起,大唐命运攸关,所以湛卢剑暂且留在朔方军中,待到七月十五日,朔方军要用这剑斩除贪婪刀,压制意欲毁坏帝王之气的阴气鬼气魔气之后,再送往京城。

    信送往长安。

    阿布思非常得意,他这是一箭两雕,即敷衍了皇帝,又能正大光明地占有湛卢剑,至于两个月后,七月十五日以后的事,他想都不愿再想了。

    也许那时,他的突厥帝国的帝王之树已建立,大唐帝王之气已败,他将一扯大族,四方支援,重复突厥帝国大业。

    择良辰吉日,他要当众展示他将进献的湛卢剑,让天下人都知道,他阿布思为大唐办了件大好事。

    当然他也是有私心的,这样一展示,天下人都知道了他拥有了湛卢剑,而他突厥帝国被的残部也会听闻这个消息而向他投奔,到时何愁大业不成。

    “皇帝老儿,这是你们逼的,我不得不反。”

    “你屡次三番调我突厥部落到别处,目的是消弱我的力量,各个击破,这么不信任我,我就只有反了。”

    ……

    北辰映雪还在柱子上调戏妇女,这时,风铃铛来了。

    好嘛,难道这就是调戏妇女的好处,女人都一个个“贱”来了。

    风铃铛站在柱子下一看,“呵,这是我的亲哥吗,我的亲哥能受这罪!”

    噼里啪啦的她就上去,就要解了那绳索。

    守卫赶紧制止,说什么…你别为难我们这些下人好不好,有本事找慕容族长去,找南宫听雨去,让他们来救北辰映雪。

    风铃铛说:“好,你们等着,看老娘到时不剥了你们的皮。”

    “呵,好厉害哟。”守卫们一个个吓得直吐舌头。

    风铃铛果然说到做到,直接去南宫寨找南宫听雨了。

    到了南宫寨,站在大门外,她破口大骂。

    骂什么…南宫听雨你装死装瞎,没看见你表弟被绑在柱子上吗,你凭什么不去救。

    还骂她南宫听雨凭什么捏死北辰映雪的蚂蚁妖兽,凭什么说北辰映雪是魔族。

    好嘛,一幅撒泼样。

    南宫听雨甘受了,任她风铃铛在寨门外叫骂。

    她的师祖受不了了,自己的爱徒怎么能招人骂。

    但是,南宫听雨却阻止了,说,她风铃铛和我从小就是姐妹,打是亲骂是爱,我更喜欢。

    找抽,发颠。师祖气得嘴都歪了,索性捂起了耳朵。

    太阳都落山了,也不见南宫听雨出来。

    唉,风铃铛只有垂头丧气回到柱子下,再次仰望她的亲哥,心如刀割。

    “哥,我的亲哥,你怎么能受这罪。”

    ……

    当晚,邻近聚宝镇的一个小镇上,冷冷清清。

    一家酒楼里,一个斗笠人在喝酒。

    喝酒暖身。

    夜深了,酒馆内已没几个人了。

    虽然这是夏季,但毕竟还只是初夏,再加上西北方向常年雪山覆盖的祁连山,所以还是有些小冷。

    冷,因为冷,所以抱着酒罐喝酒倒也是件暖心的事,只是……

    酒下肚,却有点烧心。

    斗笠人也感到烧心:“唉,日夜兼程地走了这么久,还没到故乡。”

    正烧心,却看到窗外一棵枯树上,一只鸟的黑影在“嘎嘎”地邪恶地叫着,凭着叫声,他知道那是猫头鹰。

    猫头鹰,那是邪恶之物。之所以邪恶,是因为很多魔族的人都用它来送信报信,因为它代表着黑暗。

    “今天不知道它又在给谁报信呢?”他喝着小酒,烦闷着自言自语。

    虽然烦闷,不过,展望明天,还是可期可贺。

    最少,明天早上就可以到了故乡北辰堡。

    正喝着,酒楼外,几个雄壮的武师提着刀枪风尘仆仆地钻进了楼。

    看他们身上的穿着及长途跋涉所用的水袋,以及一身身的臭汗,就知道他们不是本地的武师,而是沿途商队的护卫。

    这些护卫不知走了多少里路才得以歇息,真是一场钱财一场梦,为了生活不得不拼搏。

    护卫是比较辛苦的活,且还要敬业。一般是从这一程护送到下一程,在出了自己地盘后就交下一地盘的人接手,而他们只得少量佣金算是完成一趟护卫任务。

    保镖,镖局,那都是大的买卖,而他们,只是护卫,看门护院,护卫商队,挣点小钱。

    今夜他们也如同他一样,在回家的路上,所以歇歇脚喝喝酒解解乏,倒也正常。

    大大咧咧。

    他们仗着自身功法高强而旁若无人的大声喧哗:大大咧咧地进了店,然后大喉咙大嗓子的喊吃喊喝,又大口的吃肉大口的喝酒,倒也痛快。

    人生得意须尽欢,更何况他们此行还得到了哪怕是少许的“护卫钱”,倒也活的滋润,倒也兴致盎然,划拳喝酒,时不时还调侃几句粗俗的笑话……

    斗笠人在他们旁桌,一边喝酒一边感受着他们身上的豪迈和洒脱,倒也怡然自得。

    但是倏然,一道愤恨的目光传来,令斗笠人有所察觉。

    原来是一直坐在角落里喝闷酒的两个小年青在皱眉,而小年青是一男一女,看身形像是修仙之人。

    只是这两人身上的气息不似正而八经修仙人身上那种正统气息,倒好像有些说不出来的邪乎,但邪乎在哪,他又说不上。

    护卫们还在喝酒,高声喧哗,醉眼朦胧之际脚步漂浮,一看已是喝多了。

    一位莽汉不知道什么原因揪起店小二的衣领吼道:“怎么就没酒了,这么大的酒楼能没酒,你什么意思?找打是吧。”

    店小二脖子一缩赶紧解释:“酒确实没了,要有的话,只有更贵的了。”

    “什么意思?怎么个贵法?”莽汉问。

    店小二脖子被拘,面色掐白,不敢回应。这时掌柜上来说道:“确实只有好酒了,就是酒有些贵,一坛一块灵石的。”

    一块灵石?莽汉一愣。

    而跟他一起喝酒的护卫们一听,顿时也都是一愣:“什么,一块灵石一坛,有这么贵的酒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