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极道香火在诸天 > 第280章:不按套路出牌

第280章:不按套路出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北辰映雪被绑在寨门外高高的柱子上,接受众人的唾骂和严刑拷打。

    但他心里却是欢喜的,因为他相信,自己有了普度之神,还愁它湛卢剑不回到自己身边吗?

    只要再给他一次机会,再进入禁地,只要湛卢剑露面,他北辰映雪相信,他会夺了回来。

    只是,最担心的是,湛卢剑万一不再进入禁地,自己的普度之神的威力纵然再大,也夺不到了。

    好担心。

    担心,但是,越担心的事越出错。

    果然,阿布思放出话来了,要将湛卢剑敬献给皇上,不日将启程送往京城长安。

    北辰映雪慌了,慌坏了,看来湛卢剑将永远地离开了自己。

    ……

    阿布思给大唐皇帝修书一封,表示得到了湛卢剑,不日将送到京城,但考虑到七月十五日阴气最强之夜,帝王之气将会再度升起,大唐命运攸关,所以湛卢剑暂且留在朔方军中,待到七月十五日,朔方军要用这剑斩除贪婪刀,压制意欲毁坏帝王之气的阴气鬼气魔气。

    阿布思非常得意,他这是一箭两雕,即敷衍了皇帝,又能正大光明地占有湛卢剑,至于两个月后,七月十五日以后的事,他想都不愿再想了,也许那时,他的突厥帝国的帝王之树已建立,大唐帝王之气已败,他将一扯族,四方支援,重复突厥帝国大业。

    现在,他在屋子里大练刀技,左手湛卢剑,右手贪婪刀,一刀在手,天下就有,两刀在手,试问天下还有谁能敌,他踌躇满志。

    ……

    正在得意,帐外来报,河西军先锋官“刀不仁”求见。

    一听是刀不仁,阿布思就想到昨晚一刀斩了对方的马蹄,令其一个嘴喂地,磕掉了两颗门牙。

    哼,对方肯定是来赶他朔方军走的,毕竟这聚宝镇属于他河西军的地盘。

    眼珠一转,冲手下人耳语一番。

    ……

    刀不仁昨晚在禁地外守了一夜,他的三千河西军日夜兼程赶到这里,却不想被朔方军的阿布思抢了先,不但进入了禁地,还得到了湛卢剑。

    功劳易手,且这功劳还是在他河西地界,这大唐皇帝若收到湛卢剑时再一想,不对呀,湛卢剑在河西地盘被别人得到了,那他河西军干嘛去了,这不是失职吗。

    越想越怕,就备上了金银财宝来找阿布思说话。

    他想奉上财宝,再提要求。

    要求也不过份,让阿布思上报朝廷时,说这湛卢剑得到时,也有他河西军一份功劳。

    可是刚进朔方军中,就感到气氛不对,杀气腾腾。

    朔方军给他摆出了刀林阵,火海阵,油锅阵,让他踏过一关又一关才能见到阿布思。

    真是惶恐呀,刀林不可怕,因为他自持自己是河西军的先锋官,没有敢真的杀他。

    但是,火海阵,油锅阵,那都是真家伙,稍有不惧就被火烧死,就被掉进油锅炸。

    他心中怒骂阿布思的不仁,“哼,老子叫刀不仁,没想到还有比我更不仁的。”

    惶恐不已,不过好在对方只是给他个下马威,虽然难度大了点,但好歹还是有惊无险,保住了自己一条小命。

    来到了阿布思大帐外,他已双腿打闪了,真不知道帐内还有什么要折磨他的。

    惴惴不安进来,却见阿布思正在舞着一把剑。

    那可真是一把好剑呀,虽然剑身上不再显现传说中的金光和金龙,但是,剑上的一只活灵活现的眼睛却是货真价实。

    看来那就是湛卢剑了。

    一番恭维,丝毫再不敢有不恭敬之辞。

    阿布思这人倒也似是脸厚,居然拿他刀不仁昨晚被斩了马蹄滚到地上,磕掉两颗门牙打趣。

    唉,真是脸红。

    阿布思正眼都不瞧他一下,直到他奉上了全部金银财宝,脸上才露出个笑脸。

    没想到的是,阿布思竟然一口答应,真是见钱眼开啊。

    但阿布思也提了个要求,说他朔方军千里奔袭,粮草跟不上,这往后两个月的吃和穿全由他河西军供应。

    刀不仁愣住了,问:“难道贵军还要在这儿驻扎两个月,这是为何?”

    阿布思说:“送佛送到西,实不相瞒,我怕你河西军在七月半那天经不住魔族的打击,保护不了帝王之气。”

    “怎么可能,”刀不仁拍着腰间佩刀说:“我河西军向来无坚不摧,哪还怕他个魔族。”

    阿布思道:“不仅是魔族,还有七月半那天的至阴至邪的魔气鬼气阴气,这不是你们河西军能撑的了的,我对你们不放心。”

    刀不仁怒了,“这么说你朔方军是要赖在我河西地盘了。”

    阿布思也翻脸了,不屑一顾,“翻脸又怎样,难道我朔方军有湛卢剑在手,还不够资格再进入禁地吗?”

    刀不仁惊讶不已,望着对方手中的这把带眼睛的湛卢剑,问:“湛卢剑不是要进献给皇上吗?”

    阿布思郑重其事地说:“我这也是为皇帝着想呀,只有湛卢剑才能压制得住贪婪刀,才能保护帝王之气不受损害,所以剑暂且留在我军中,待七月十五过后再亲自送入京城。”

    刀不仁惶恐了,朔方军有湛卢剑押阵,只怕更不好惹。

    这下想赶朔方军出河西地界是不可能了。

    正想说退去,阿布思却死着脸说,“来了岂能走,给我朔方军写欠条,欠我一万军人两个月的粮草。”

    刀不仁也不笨,说要看他阿布思给皇上写的功劳薄,要看到上面有河西军功劳一份才行。

    阿布思一刀架在刀不仁的脖子上,“你现在还有讲价还价的余地吗,信不信我现在一刀就杀了你。”

    刀不仁魂飞魄散,从来他都是战场上胆大妄为,冲锋陷阵的,却没想到在这里却胆寒了。

    心中惶恐:“这阿布思到底是突厥人,彪悍不讲道理,难怪西域各方驻军都不喜欢他。”

    刀开始割开他的皮肤了,刀上开始流淌出血来。

    刀不仁害怕了,彻底害怕了,扑通一跪。

    阿布思冲外面喊到,笔和纸伺候。

    不大一会儿,笔纸都到了,刀不仁不得不写下欠条。

    本以为欠条写完了,就可以走人了。

    哪知阿布思却把他关了起来,还与狗关在一起。

    看着那狼狗要吃人的眼睛,他尿了。

    阿布思对着狗笼里的刀不仁说:“我已报告给你河西军了,你想抢的湛卢剑,已被我拿下,关在笼中,明日处斩。”

    啊,刀不仁昏了过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