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极道香火在诸天 > 第279章:湛卢剑

第279章:湛卢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湛卢剑,原来这把断剑就是湛卢剑,在得到普度之神的化身后,就能召唤出完整的湛卢剑。”北辰映雪惊喜不已。

    看着阿布思夺了剑在细看,他欢喜不已,指向屠弥勒,催促道:“快,帮我斩了那恶和尚……”

    然而遗憾的是,他看到,阿布思脱下战袍,迅速地裹住了湛卢剑,一个纵身退了。

    正在诧异,却看到,阿布思身后冲出一把仙剑,正是南宫听雨的师祖发出的。

    师祖的仙剑,斩向屠弥勒。

    屠弥勒手慌脚忙地招架,而他的弟子们赶紧施展魔功护在他身前。

    仙剑就是仙剑,且是仙霞门之剑,剑斩乾坤,恐怖可怕。

    魔族不敌。

    突然朔方军中一股人马冲出,护在魔族众和尚身前,却是小耳朵及其手下数百兵士。

    小耳朵等人护住那此和尚,且战且退,直奔禁地右侧的魔山方向。

    那里有座神庙,神庙背后有座石塔。

    且战且退,全力奔向神庙。

    师祖赶紧收剑,问阿布思怎么办?

    阿布思望着那小耳朵,长枪一挥,“斩,敢入魔族者,全部斩杀。”

    师祖还是没敢祭剑,劝道:“你朔方军大名鼎鼎,而你又爱兵如子,纵然这些部下反入魔族,也只是一时被蒙蔽了头脑,待他们山穷水尽之时,也许会醒悟。”

    阿布思有点不高兴了,冷脸道:“这么说仙人还是心慈手软呀。”

    师祖仙剑在手,犹豫了再三,终还是没有再祭出,看着那些人逃入神庙。

    指挥着道门,帮助朔方军追击。

    阿布思摇头,长叹一声:“仙人如此爱戴我朔方军,感激不尽,只是,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道长的做法我这铁面无私的大帅还真有些看不顺眼啊。”

    师祖脸上扫过一丝不悦,但是瞬间,又对阿布思佩服有加。

    轰然,神庙里魔气冲天,隐隐地大地发出轰响。

    师祖静听了一会儿,然后脸色大变,冲阿布思道:“不好,那些人好像进入了魔窟。”

    “不会吧,神庙里怎么会有魔窟?”阿布思也大惊失色,连忙问。

    师祖也不答话,仙剑一指,人已到了神庙前,身子一闪就进了进去。

    待阿布思到,发现师祖带着道门人惊诧地看着神庙中间一个裂开的大缝,里面传来人喊马嘶之声,而洞口,魔气冲天。

    显然,魔族人已悉数进入这个魔窟。

    师祖正欲安排人冲入窟窿,却轰然,神庙开始摇晃。

    大惊失色,赶紧带上众人冲出。

    冲出的那一刹那,神庙轰隆隆的一声巨响,沉入地下。

    师祖跺脚后悔,神庙沉下,封住了魔窟的洞口,神仙也难以进入。

    阿布思脸上阴的像乌云,袖子一甩,拂袖而去。

    师祖脸上好无趣,一个嘴巴向着南宫听雨脸上抽去。

    南宫听雨凭白无故挨了一巴掌,不敢稍有不恭,却是背过身去,啪啪啪,一连数巴掌扇狠狠地扇过去,瞬间,她下面的师妹们一个个脸肿的老高,捂着脸低着头,面显忌惮之色。

    ……

    所有人出了禁地。

    金乌旭被奉为英雄,因为他是正义的,是普度之神,是敢于同北辰图诚那个蛊惑魔鬼搏斗的英雄。

    反观北辰映雪,不及出禁地,就被绑了起来,罪名是,与蛊惑魔鬼北辰图诚同流合污,将被斩首。

    北辰映雪辩解他怎么成了魔族,怎么就同流合污。

    阿布思说,你与北辰图诚称兄道弟,还一次次唤醒他的魔性,令他差点儿就令所有人死在了里面。

    北辰映雪辩解,他不是在召唤他的魔性,是在唤醒他的良知,让他清醒地辩明是非,而不再被蛊惑魔鬼挟持而鬼迷心窍。

    阿布思哪听,而众人也是半信半疑,又从半信半疑中确信,他北辰映雪就是在召唤北辰图诚的魔性,不然那贪婪刀怎么在他手上大发魔力。

    人人都开始恨北辰映雪了,因为他们对阿布思已佩服的五体投地,虽然他们曾经被绑,受到委屈和惊吓,但最终却是一场苦肉计,他们宁愿作苦肉计的棋子。

    因为佩服,他们确信阿布思的话,他阿布思说北辰映雪是助纣为虐,那就是助纣为虐。

    北辰映雪有口难辩,因为他没有任何证据来证明自己,因为最终的结果是,北辰图诚魔性大发,差点儿将普度之神化身的金乌旭斩杀。

    斩杀正义,那就是恶魔,而助纣为虐者,也必是恶魔,所以他北辰映雪当斩。

    但阿布思却又说,幸亏你还干了件好事,找到了湛卢剑,不然死一万次都有了。

    现在你将功折过,算持平,不斩你不杀你也不表彰你,自生自灭吧。

    北辰映雪气坏了,他算明白了,这就是坑,坑人的坑,而坑了他的目的是,夺取他寻找到湛卢剑的胜利果实。

    果然,阿布思大肆吹捧,是他阿布思寻找到了湛卢剑,从魔头的手中夺得了湛卢剑。

    北辰映雪被绑了起来,交由三大家族自己处理。

    三大家族中,北辰族长的位子都岌岌可危,哪有空子保护他,而慕容族更是落井下石,说他北辰映雪斩杀了他们十几名族人,且在大树上刻下了“杀人者北辰映雪”几个字,所以他就是魔族。

    纵然碍着南宫听雨的面子,死罪可免,活罪难饶,将他捆在了北辰堡寨门前的柱子上,示众。

    北辰映雪没有想到自己竟落得这么个下场,不过幸好自己从金乌旭身上掠夺到了“普度之神”,令自己不虚此行。

    虽然被吊在柱子上,接受皮肉之苦,但内心还是高兴的。

    有了普度之神,还不愁它湛卢剑不回到他身边。

    只要再给他一次机会,再进入禁地,只要湛卢剑露面,他相信,他会夺了回来。

    只是,最担心的是,湛卢剑万一不再进入禁地,自己的普度之神的威力纵然再大,也夺不到了。

    好担心。

    担心,但是,越担心的事越出错,果然,阿布思放出话来了,要将湛卢剑敬献给皇上,不日将启程送往京城长安。

    慌,心里慌坏了,看来湛卢剑永远地离开了自己。

    阿布思给大唐皇帝修书一封,表示得到了湛卢剑,不日将送到京城,但考虑到七月十五日阴气最强之夜,帝王之气将会再度升起,大唐命运攸关,所以湛卢剑暂且留在朔方军中,待到七月十五日,朔方军要用这剑斩除贪婪刀,压制意欲毁坏帝王之气的阴气鬼气魔气。

    阿布思非常得意,他这是一箭两雕,即敷衍了皇帝,又能正大光明地占有湛卢剑,至于两个月后,七月十五日以后的事,他想都不愿再想了,也许那时,他的突厥帝国的帝王之树已建立,大唐帝王之气已败,他将一扯族,四方支援,重复突厥帝国大业。

    现在,他在屋子里大练刀技,左手湛卢剑,右手贪婪刀,一刀在手,天下就有,两刀在手,试问天下还有谁能敌,他踌躇满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