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极道香火在诸天 > 第276章:祭军魂

第276章:祭军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金乌旭手中剑起,剑发出一声龙吟,一道金光闪起,直达剑尖,哗的一声挡住那大刀。

    电光石火,嘣的一声,对方手中的大刀断为两截。

    啊,对方大吃一惊。

    金乌旭剑势不减,顺势一扫,一剑斩断对方的马蹄,马上之人一个跟头栽倒。

    金乌旭大喜,他没想到自已这么弱,居然也能将这么强的一人斩倒。

    “可能是,普度之神的力量加持,所以才轻易赢了对方,看来有普度之神力量加持,在这禁地里,除了蛊惑魔鬼加持的北辰图诚,没人是我的对手。”

    欣喜不已。

    再看处,那人功法也是矫健,不待着地已一个飞掠跃起,唰,腰间佩刀抽出,虎视眈眈。

    金乌旭定睛一看,骇然,竟然是小耳朵,那个先前被阿布思绑了的“小耳朵”。

    小耳朵?他居然被放了?

    这说明,阿布思和他的朔方军共同上演了一出戏,一出糊弄三大家族和仙霞门正道人士的好戏。

    看来,朔方军与魔族有染。

    也许整个朔方军就如哥舒耶所言,叛军、叛唐。

    叛唐,这可是死罪,阿布思疯了,放着兵马大元帅不当,竟敢叛唐。

    他不解,但此时也不待他解,因为小耳朵已佩刀一举,冲天大喊:“听令,祭军魂。”

    军魂!

    金乌旭大惊失色,他向周边一看,黑压压的,周边刀枪林立,铠甲分明,战马昂首,三千朔方军严阵以待。

    “祭军魂。”小耳朵再次喊起。

    咚,一声战鼓响起,哗,“杀,杀杀杀”,整齐的喊杀声霎时间直冲云霄。

    哗,每个士兵,每杆枪,每把刀,都放出灵气光华,三千道杀气在空中凝结,霎时,天空中天雷滚滚,一时三刻,头顶居然聚起了黑压压的云层。

    轰然,云层上显现出一颗庞大的树根,树根之大,遮天蔽日,隐约中,树根里无数骷髅头吐呐着魔气,魔气缭绕,缭绕中无数条粗壮的树根盘根错节,相互交织,形成了一个庞大的网络,将整个禁地笼罩。

    军魂,这就是军魂,大唐庞大的帝王之气的缩影,军魂借着帝王之气的力量,在三千朔方军同仇敌忾众志成城的念力下,形成香火力,成就军魂。

    金乌旭心惊胆战,他知道,军魂一成,所向披靡,纵然自已有普度之神加持,但苦于自已刚刚加持,普度之神的力量还处在薄弱的初级阶段。

    “唉,早知道那个蛊惑自已的魔鬼不是魔鬼,而是神,自已何不早点加持。”

    正在这时,他脑海中传来了那个曾经的蛊惑的声音:“那是对你心术的考验,若心有邪念、心术不正,献祭之时就是你的死亡之时。”

    啊,金乌旭一听怛然失色,看来自已还是幸运的,坚持了正义,不然死的静悄悄了。

    普度之神的声音道:“正义之神,当然要寻找正义之人,你对正义的坚持,就是正义的褒奖。”

    “那如何渡过这一劫,没看到三千朔方军的军魂已祭起?”金乌旭问。

    普度之神说:“我已将力量加持于你,可惜你功法太低,是成是败已不由我,希望幸运之神加冕于你。”

    轰,普度之神再无声息。

    军魂已成形,三千朔方军已向这边聚集,杀声阵阵。

    小耳朵一手持刀,一手令旗,旗帜一挥,一个方阵的三十匹铁骑从三千朔方军中冲出。

    三十铁骑长枪一抖,枪尖一道光华,光华连接上了天空中的树根之魂,恰如一条条细细的金丝导在枪尖之上,令枪和人瞬间灵气遍体,魂气加身。

    轰隆隆,三十铁骑如暴风骤雨,眨眼间已到了近前,“唰唰唰”,长枪齐出,三十条枪上的灵气借助军魂的魂气,形成排山倒海之势,迅速地碾压过来。

    金乌旭只道自已完了,湛卢剑一举,以全部功力化为真气,凌空一刺。

    一剑,心中祷告,“普度之神,助我神威。”

    哗,剑在手中化为庞大的剑气,轰隆隆,三十铁骑连人带马被刺碎,成为肉饼,又瞬间化为一团庞大的血雾,空气中瞬间爆出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大喜过望,看来这普度之神的力量不可小觑。

    然而高兴的太早了,这拔刚死,后面又冲来了三十铁骑,呼啸而来,丝毫不惧。

    轰,金乌旭再次祭起了剑,一剑斩去。

    咻的一声,三十铁骑死了一半,另一半从他身侧杀过。

    小耳朵令旗再一招,哗哗哗,又冲出三十铁骑。

    金乌旭感到不妙,因为他从这两剑已知,普度之神的力量也不是无限的,每施展一次,功力就减退一半,再这样消耗下去,自已必将死在这里。

    三十铁骑冲来,而紧跟着,后面又是三十铁骑。

    看来小耳朵已看出他的颓势,令旗招展,铁骑长队蜂拥而出。

    完了,要死在这里了。

    正在这时,就听到一个声音在向他大喊,“笔,春秋笔。”

    一听春秋笔三个字,金乌旭瞬间如打了鸡血。

    只见北辰映雪手中亮起一只笔,冲他甩来。

    他急不可待,一个飞跃冲了过去,一把握住。

    握住的这一刻他在心里骂:“狗北辰映雪,你终于办了件好事。”

    笔在手,脚气瞬间涨了一截。

    面朝滚滚而来的铁骑,笔往空中一点,一股股魂气就从笔里透出。

    仿佛天上的星辰扑面而来,仿佛距离瞬间不复存在,也感觉不到自己的躯体,仿佛画与他已化为无穷大、无穷小,融在星河之中。

    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顷刻间,一幅《晨曦图》就被他画出。

    《晨曦图》,纵然只有画脉三重境的修为了,却凭借着春秋笔,画出了魂画。

    魂画,一画出。

    三十铁骑正在冲锋,忽然眼前一片黑暗。

    一团漆黑,漆黑中辨不清方向,更看不准下刀的地方。

    一道疾风起,一支白色的笔冲进黑暗,笔在黑暗中作画,于是黑变成了夜的黑,黑暗中有了星星,一颗,两颗,繁星点点。

    惊骇不已,阵容大乱。

    轰然,金鸡鸣,太阳升,一轮红日从云海中升起,半露半出间,一辆马车发出刺眼的金光,从云海中一跃而出,轰隆隆发出巨响,向着阵容大乱的铁骑冲来。

    魂飞魄散,一个个刀枪掉在了地上,而胯下坐骑也一声声嘶鸣前蹄跃起,将骑士摔倒在地。

    马车轰隆隆碾压而过,所过之处一片金光,金光之下一切化为乌有。

    只片刻,三千铁骑溃不成军。

    马车还在肆虐,金光还在照耀……

    猝然,一个身影出现在马车前,金光照得他脸色分明,银色面罩发出金光,正是北辰图诚。

    而更离奇的是,北辰图诚的身影里好似还有个重影,而重影的影像正是恶和尚“屠蜜勒”。

    看来,屠蜜勒施展了魔功,夺舍了北辰图诚的意志,控制着手执那把贪婪刀,挡在马车前。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