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极道香火在诸天 > 第272章:谜中谜

第272章:谜中谜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悟比的少年们去了,晌午的大太阳下,北辰堡的族人们又忙忙碌碌地从柱子下经过,有人为修仙采药,有人为经商买办,更有人为打铁铸兵器,还有的,是农夫,扛着犁牵着牛从他脚下走过。

    脚下走过的农夫不少,他们是养活北辰堡的最基本的最下等的人,但他们都不抬头看他一眼,仿佛那一切都司空见惯。

    他悲泣,一个人的死,如同蚂蚁。

    但他却不经意间看到了一个蹒跚而行的人,那是个驼背,但他却很幸运,他身后居然跟着个貌如天仙的女人和一个可爱活泼的小娃。

    他知道那小娃的名字叫什么,他叫狗蛋。

    狗蛋,名字多可爱。

    他想到了他与一帮野孩子们一起抢他的钱,然后又怯生生地送来…

    狗蛋,小娃,这让他心里好受了许多。

    ……

    柱子下,有郎中来,因为柱子下的寨门门洞里躺着个待死的重病人,他刚刚走到柱子下就突然病情发作,不得不赶紧让家人请来郎中。

    来的郎中只是普通的郎中,并不是堡里的大名鼎鼎的“妙手春”。

    在南宫寨门口,她口口声声的骂南宫听雨,骂她凭什么不让她去受死?骂她凭什么看着他被绑在柱上而不救,骂她凭什么就捻死他的蚂蚁,凭什么一句话就打击他,还打在了他的脸上。

    “你,还有往日的恩情吗?”

    南宫听雨在听着,但她并不理她,任她在南宫寨外叫骂。

    她垂头丧气回到柱子下,再次仰望北辰映雪,渐渐地,她那颗自私的心在融化。

    ……

    柱子下,她还在哭泣。

    晌午的阳光开始了暴晒,端阳过后的夏日阳光开始了毒辣,而他,她的“亲哥”还在被绑在柱子上,还在接受着狼烟和烈火“煎熬”。

    哭泣、感动。

    感动,哭泣。

    哭泣中她看到,合盟已不复存在,而今天又是“悟比”的好日子,北辰堡参加“悟比”的少年们整整齐齐地从她身后经过,精神抖擞向着那禁地出发。

    禁地、悟比,那是祖先留下来的规矩,族比的擂台赛前,个个参加比武的少年们都有权进入禁地,——观碑文,悟钟鼓。

    但是,她眼前的这位“亲哥”,却因为替她承担了罪责而要被杀头,而无法参加。

    本应他也可以去的,他要救他妹妹要夺那玄元丹,可是一切都是妄想了,他妹妹救不了,他甚至连参加“悟比”的机会都没有了,更别谈什么玄元丹。

    他死了,他瞎眼的妹妹也将随之死去…,于是她大声问:“你后悔吗?”

    他不回答。

    她问:“你有什么怨言吗?”

    他不回答。

    她问:“你死前还有什么想法吗?”

    他不回答。

    ……

    不回答,沉默。

    不,不是沉默,那是他北辰映雪压根就没想到去回答。

    回答,回答什么?

    如果一回答,那就算完了,就算屈服了,他不想就此屈服。

    他还想着修炼,虽然蚂蚁分身死了,令他心如刀割,但他还是不甘心,不甘心做个凡人。

    “做个凡人吧,认清自己,结婚生子,了却一生”——那话在他耳边萦绕。

    不,我不!

    但是,现实呢?——无路可走、走投无路!

    他低头,看着熏烤着自己的火,——但比那火更汹涌的是那句话。

    望着脚下的火,接受着酷刑。

    他知道自己犯了错,但也不觉得是错,如果说杀了慕容蛇和慕容魂是错,那他慕容蛇来时杀了卖瓜人一家四口,那又怎么算?

    他不觉得自己错,也不承认是错!

    只是他不明白,这杀了慕容蛇和慕容魂,这慕容家族是怎么知道的这么快。

    但当他在听到参加“悟比”的少年们从柱子下经过时的议论,他明白了,原来是自己舍不得杀死的那个罪不可赦的死有余辜的二狗子,他昨夜打破了死牢逃跑了。

    都被关在了死牢,还能逃脱?

    他不知道昨夜那唯一值守北辰堡的小长老是怎么看守的?也许他是故意放走他的。

    二狗子直接逃到了他的真主子面前,向慕容家族汇报了北辰映雪和风铃铛杀死慕容蛇和慕容魂的事。

    看来自己还是太…心慈手软了。

    他想到了金乌旭拿着刀让他一刀捅死二狗子,说,当断不断必有后乱。但他却没听。

    现在想起来真是后悔,如果不是自己优柔寡断,也许二狗子早死了,他死了,又哪来的这祸害。

    看来自己是咎由自取,性格使然,这还真应验了那金乌旭所言——优柔寡断。

    看来自己的人生还有很多缺陷,优柔寡断就是自己最应该最先斩掉的弊端。

    他反省。

    但在反省的同时,他心里其实想对柱子下被感动的痛哭流涕的风铃铛说,其实我并不是故意想替你承担所有罪责,只是我不想活了而已。

    活,对我来说有什么意义?不能修仙,不能赴五年之约去救她,与死有何两样。

    但是,自己的一番努力却换来了她的白眼,她居然捏死了自己的蚂蚁分身。

    蚂蚁分身,那是我唯一依仗的东西,现在它却没了。

    没了,那还不等于杀了我?你让我学医,可学医对我有什么用?难道学医能让我赴五年之约,能让我救你?

    可是你却不知我意,还当众侮辱。

    你就算侮辱也没什么,反正这两年我被人侮辱的也多了,也不在乎那一点,但是千不该万不该,你不该将我的蚂蚁捻死,还当众打在了我脸上。

    这,你让我的脸往哪搁,与其那个苟活着,还不如死。

    死,不如让我早点死。

    ……

    就是这不是妙手春的郎中,居然也治好了那人的病,于是那人千恩万谢,而他的家人更是跪成一片,感激不尽。

    这一刻,他北辰映雪心动了,看来郎中还是挺受人尊敬的职业。

    再一刻,有个族人被毒物咬了,危在旦夕,勉强被人抬到柱子下就支持不住了,慌乱去叫郎中,可来的郎中一看,个个离去,都说没救了。

    正在这时,正在他北辰映雪也以为那人真的没救时,他,妙手春来了。

    妙手春来了,他二话没说,又是急诊,又是按摩,又是吃药和拨罐和扎针,还真怪了,不多时,那人竟然活了。

    活了,那人活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