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极道香火在诸天 > 第271章:误还是误?

第271章:误还是误?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现在,所有上去的人都点亮了光华,也就是说,台下剩的两人当中,必定有一个是魔鬼了。

    是北辰映雪?还是金乌旭?

    北辰映雪也不笨,上前一步,准备上到台上,再去敷衍一次。

    但是,不及他到,有个人却已先他一步跳到了台上,哗一下走到了阿布思身旁,正是金乌旭。

    金乌旭功法比北辰映雪高,当然要快人一步了。

    咣,阿布思手中的宝器一道光华闪起,看来他金乌旭不是蛊惑魔鬼了。

    现在所有人的眼睛都盯向了台下的北辰映雪。

    都盯向了北辰映雪,却没人再注意阿布思了,而阿布思此时却猛的一惊,一头站起,面显惊诧。

    惊诧的,他看向禁地右侧的那座黑山。

    黑山,白山,禁地里呈阴阳八卦中心的两座山。而黑山,就代表着魔山,那里有白塔,塔底里有地宫,正是端阳阳正午时,张巡与南宫听雨进入的地方。

    他看向那里。

    看到了,看到了,他看到了,一道黑气冲天而起。

    不禁他看了眼身前的金乌旭。

    他心中已明白了,但脸上却依然平静。他平静地坐下,看着金乌旭走到后台,跳下台去,站在众少年当中。

    他心中有数了,转过头来,眼睛盯向北辰映雪。

    北辰映雪傻眼了,金乌旭上去了,宝器的光亮也闪了,这表明,他和那些少年们一样,都是普度之神,唯有他北辰映雪是蛊惑魔鬼。

    傻眼了,他冲脑袋里的系统就骂:“你个狗东西故意害我吗,我先前说要跳上去,你说让我等一等,这下好,我等成了蛊惑魔鬼。”

    系统道:“这你不是还没有上台去吗,上去啊,保证那宝器会亮。”

    “是吗,你确定?”

    “确定。”

    好。北辰映雪上去了。

    可是当他走到阿布思面前时,宝器却没有响,而阿布思却一把点中了他的穴位,令他动弹不得。

    阿布思提起他的一只手道:“他就是蛊惑魔鬼。”

    哗,所有人都惊了,但好像也没有惊,因为他们好像脑袋里都预料的,盼望的都是北辰映雪。

    为什么,因为他是祸害,他这次回到北辰堡接连惹事,最诡异最跳脱,不是他又能是谁。

    “他,他是蛊惑魔鬼,可真是隐藏的深啊。”少年们纷纷指着北辰映雪惋惜。

    能不惋惜吗,纵然他们恨北辰映雪,希望他是,他当他真是时,一个个又都不禁同情,毕竟那是谁也不愿意当的蛊惑魔鬼啊。

    蛊惑魔鬼,是它害了人,而不是人害了它。

    同情,怜悯,但也一个个在心里欢喜。哇,终于如释重负了。

    一颗颗悬着的心纷纷落地,面显喜色。

    轰然,正以为尘埃落定了时,突然一个声音打破了沉寂,令所有人一惊。

    却听到了一个女声,在台下的侧边大声喊道:“不,还有我。”

    哇,众人纷纷借着白色云层映射下来的光亮看到,她居然是哥舒耶。

    哥舒耶,她怎么这时候才出现,她先前人在哪里去了?

    可不等他们猜测,哥舒耶又跳到了台上,大声说:“还有我,我还没有检测,所以说,我也很可能是魔鬼。”

    哇,这下众人明白了,原来她是替北辰映雪趟趟箭牌。

    纷纷佩服她的胆气和爱气,都知道她曾深深地爱北辰映雪,上次在禁地里,还说要嫁给北辰映雪,就是死了,也要与北辰映雪合葬在一起。

    纷纷佩服和惊骇,刮目相看。

    ……

    现在,所有上去的人都点亮了光华,也就是说,台下剩的两人当中,必定有一个是魔鬼了。

    是北辰映雪?还是金乌旭?

    北辰映雪也不笨,上前一步,准备上到台上,再去敷衍一次。

    但是,不及他到,有个人却已先他一步跳到了台上,哗一下走到了阿布思身旁,正是金乌旭。

    金乌旭功法比北辰映雪高,当然要快人一步了。

    咣,阿布思手中的宝器一道光华闪起,看来他金乌旭不是蛊惑魔鬼了。

    现在所有人的眼睛都盯向了台下的北辰映雪。

    都盯向了北辰映雪,却没人再注意阿布思了,而阿布思此时却猛的一惊,一头站起,面显惊诧。

    惊诧的,他看向禁地右侧的那座黑山。

    黑山,白山,禁地里呈阴阳八卦中心的两座山。而黑山,就代表着魔山,那里有白塔,塔底里有地宫,正是端阳阳正午时,张巡与南宫听雨进入的地方。

    他看向那里。

    看到了,看到了,他看到了,一道黑气冲天而起。

    不禁他看了眼身前的金乌旭。

    他心中已明白了,但脸上却依然平静。他平静地坐下,看着金乌旭走到后台,跳下台去,站在众少年当中。

    他心中有数了,转过头来,眼睛盯向北辰映雪。

    北辰映雪傻眼了,金乌旭上去了,宝器的光亮也闪了,这表明,他和那些少年们一样,都是普度之神,唯有他北辰映雪是蛊惑魔鬼。

    傻眼了,他冲脑袋里的系统就骂:“你个狗东西故意害我吗,我先前说要跳上去,你说让我等一等,这下好,我等成了蛊惑魔鬼。”

    系统道:“这你不是还没有上台去吗,上去啊,保证那宝器会亮。”

    “是吗,你确定?”

    “确定。”

    好。北辰映雪上去了。

    可是当他走到阿布思面前时,宝器却没有响,而阿布思却一把点中了他的穴位,令他动弹不得。

    阿布思提起他的一只手道:“他就是蛊惑魔鬼。”

    哗,所有人都惊了,但好像也没有惊,因为他们好像脑袋里都预料的,盼望的都是北辰映雪。

    为什么,因为他是祸害,他这次回到北辰堡接连惹事,最诡异最跳脱,不是他又能是谁。

    “他,他是蛊惑魔鬼,可真是隐藏的深啊。”少年们纷纷指着北辰映雪惋惜。

    能不惋惜吗,纵然他们恨北辰映雪,希望他是,他当他真是时,一个个又都不禁同情,毕竟那是谁也不愿意当的蛊惑魔鬼啊。

    蛊惑魔鬼,是它害了人,而不是人害了它。

    同情,怜悯,但也一个个在心里欢喜。哇,终于如释重负了。

    一颗颗悬着的心纷纷落地,面显喜色。

    轰然,正以为尘埃落定了时,突然一个声音打破了沉寂,令所有人一惊。

    却听到了一个女声,在台下的侧边大声喊道:“不,还有我。”

    哇,众人纷纷借着白色云层映射下来的光亮看到,她居然是哥舒耶。

    哥舒耶,她怎么这时候才出现,她先前人在哪里去了?

    可不等他们猜测,哥舒耶又跳到了台上,大声说:“还有我,我还没有检测,所以说,我也很可能是魔鬼。”

    哇,这下众人明白了,原来她是替北辰映雪趟趟箭牌。

    纷纷佩服她的胆气和爱气,都知道她曾深深地爱北辰映雪,上次在禁地里,还说要嫁给北辰映雪,就是死了,也要与北辰映雪合葬在一起。

    纷纷佩服和惊骇,刮目相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