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极道香火在诸天 > 第263章:反

第263章:反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哥舒耶当下身子一个寒噤,暗道:“这阿布思掌握兵权,手下十来万大唐兵士,这若反了,岂不是国将乱矣,难道这就是张巡所说的——国将乱矣,群魔哭,众神笑?”

    越想越觉得事关重大,暗道,这消息最少得传送出去,得让大唐另外几处边塞军知道,尤其是管辖此地界的河西军安大帅。

    可现在自已孤军无援,势单力薄,且还有两个受伤的拖油瓶,柳青和北辰映雪。

    怎么办?看来只能拖了,以拖再寻找机会。

    不,还要再套他的话,要确认出他阿布思是只收纳了魔族,还是与魔族一起反叛。

    定下了主意,她反倒不怕了,胆子也正了许多。她看向这山这水和这水沟里的棋盘样的石头。

    这些石头都是被她布阵了的,她之所以引他来,就是想利用这棋盘沟的石头,坚守。

    突然,她先发制人说道:“你,造反了。”

    哼,阿布思身子一颤,但也就是一颤,又平静了,道:“你胡说什么,我堂堂的兵马大元帅怎么会造反?”

    哥舒耶一字一句道:“你想实现你的帝国梦,想复辟你的突厥国。”

    哼,阿布思再次身子一凛,冷笑道:“你未免太幼稚了吧,你认为我的前身是一个投诚的突厥国单于,就不相信我,就诬陷我要反唐,你可真幼稚,说实话,你这才能连你父亲的十分之一都不如。”

    哥舒耶问:“何以见得?”

    阿布思说:“你父亲若是有你这想法,岂还敢再用我攻打吐蕃的石堡城,又岂能给我加官进爵的机会,所以嘛,你的头脑太简单,根本就没有继承你父亲的头脑,简直是个笨猪。”

    笨猪?这话并没有让哥舒耶生气,反而她更冷静了。

    她嘿诈他道:“你瞒的过别人却瞒不住我,也更瞒不住我的义父哥舒翰?”

    阿布思惊了,道:“这事哥舒翰也知道了?”

    哥舒耶道:“当然了,我是他的义女,我来时就听他说你要反,你要带领你的朔方军反。”

    阿布思沉默了。

    哥舒耶继续嘿诈道:“我义父说了,纵然你敢造反,他也有办法拿你。”

    “是吗?”阿布思美美地提了一口冷气,道:“你以为我会怕你义父他们吗,告诉你,我这儿有皇上圣旨,更有我朔方军十几万将士,我这儿揭杆而起,我堂堂的大突厥国的人民就会从四面八方向我投奔,共建光荣而伟大的突厥帝国”

    不听则已,一听惊人,哥舒耶完全没想到阿布思心思这么重,居然真的要复辟帝国。

    复辟帝国,那就是要大唐灭亡啊,就是要将整个西域沦陷,“我决不允许。”

    愤恨,同时也忧心忡忡。此时自已就一个人,怎么可能制服敌人,又怎么可能将这消息传送出去。

    只能想办法拖了,尽可能的拖了。要动之民情,论之民理,慢慢拖住他。

    于是她不慌不忙地开始套问他阿布思,问他为什么在大唐待他如此好之下,还要反唐?

    阿布思一声长叹,望着好哥舒耶的身影,说道:“我真想你父亲能活过来,真想与你父亲一起并肩战斗,打败敢来犯我大唐的一切敌人。”

    哥舒耶的眼睛开始湿润了,他为这句话而悲切而感动,“是啊,自已的父亲若活着,这个阿布思说什么也不会反。”

    哗,她忍不住掉眼泪了。

    阿布思忧伤地说:“活不下去了,自你父亲死后,我也被牵连受猜忌,我虽然身为朔方军区‘副节度使’,手握兵权,同时也有我突厥部落投诚时保留的铁骑,但还是被杨国忠和安禄山合伙算计。”

    哥舒耶一听,不信,道:“杨国忠和安禄山都离你那么远,你又干了他们何事?”

    阿布思说道:“一言难尽啊,说起这就要说起我朔方军的正帅,也就是当朝帝相李林甫了。”

    哥舒耶静静地听着,听他娓娓道来。

    阿布思说:“现在的朝廷分为两大派,一派是杨国忠,一派是李林甫。杨国忠为了压倒李林甫,暗中勾结安禄山,合伙消弱李林甫的兵权和势力,而我朔方军首当其冲。”

    阿布思吸了一口冷风,继续说道:“他俩合计,准备调我朔方军突厥部落和铁骑,到他安禄山管辖的东北,去那里生活和放牧。”

    哥舒耶道:“那里不好嘛,那里是一望无垠的大草原,正好让你的羊儿吃饱,马儿长膘?”

    阿布思摇头叹气道:“你不知,他们…明为放牧实为消灭我。我不从;后来他们又假借东征契丹之名,再次邀我助阵。那不是助阵啊,那是要暗害我和我的部族和铁骑。我再次不从,于是他们就举兵来伐,你说,这是不是在逼我?逼我反叛。”

    哥舒耶道:“这你就反了?”

    阿布思道:“我能不反吗?我不反只有死路一条。”

    哥舒叶黯然了,呆立在当地。

    她想到了父亲,不禁再次泪花连连。

    诚然,她为伯父阿布思现在的处境,和父亲当初的死的处境而悲伤,但是,她绝不容许反叛。

    她劝阿布思道:“纵然再难,你也要像我父亲一样,尽忠尽节,纵然冤死在狱中,也决不做背叛大唐的事,落得一身骂名。”

    阿布思哈哈大笑,气愤地道:“难道你要我像你父亲一样,屈死狱中?那样就不落骂名了吗。”

    冷笑,阿布思冷笑,道:“纵然你父亲没有反叛,最后还给平反,但是,他的名声有没有恢复?他死后的爵位有没有恢复?你还觉得这是悲哀吗。”

    一连几句话,问得哥舒耶回答不上,且身子不住的摇曳,显然她是经受不住这样的打击。

    这也难道她最终投奔哥舒翰,认了哥舒翰为义父的原因。这些事情,阿布思都是知道。

    突然,哥舒叶斩钉截铁,大声地,慷慨激昂地说道:“值得,纵然没有好处,但最少确保了天下太平,保国泰民安。”

    阿布思冷笑,也耻笑,“天下太不太平又怎样,难道要我一家像你家一样妻离子散,难道你现在这样子就好吗?难道这就是你父亲想看的局面和局面吗?他定然死不瞑目。”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