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极道香火在诸天 > 第261章:衣服脏了可以洗

第261章:衣服脏了可以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金乌旭此刻算明白了,原来哥们到底是哥们,这岂不羞杀我吗。

    想想自已刚才对滚球球的误解,真是想找个地缝给钻进去。感动了,他冲滚球球说道:“兄弟,你不去倒,我去。”

    滚球球愣住了,心道:不会吧,这样洁癖的人也能去倒?

    不信。

    小耳朵当然也是不信,他冲金乌旭就啐了一口,道:“你丫的不是洁癖吗,怎么这下子想想去倒尿盆子了?”

    金乌旭慷慨激昂,道:“衣服脏了可以洗,朋友脏了可就永远也找不回来了。”

    哇,这句话义正言辞,如一道响雷,将众人对他以前的看法全部毁掉。

    小耳朵一听,脸色一变,勃然大怒,他以为金乌旭这话是含沙射影地说他,“啪”,棍子举起,就是狠狠的一下。这回不打他身上,而是专打他的脸。

    金乌旭的脸上,当时就一道乌杠。

    “哇,这是破相了吗!”滚球球心惊,暗道:这金乌旭连一件衣服都护得命肝气儿似的,这回不会不为脸而发飙了吧。

    他以为金乌旭一定藏有底牌,一定不会不为这脸面而发飙,“哼,他有那么多画,且个个都是魂画,这都是底牌啊。纵然春秋笔没了,画脉没了,也不可能发不出。”他才不信他的鬼话。

    果然,金乌旭发飙了。就见他手指一弹,“轰隆”一下,一张画在空中爆裂。

    哗,一把灵剑带着磅礴的灵气向着小耳朵胸口刺去。

    俩人离得非常近,都以为这小耳朵要完了。

    小耳朵好似早有防范,手掌一翻,“呜……”的一声,就见他掌中出现了一个骷髅头。

    骷髅头口一张,一口,居然连灵气带剑一回吞进嘴里。

    一张画碎裂在地上,依稀可以看出,那是一幅魂画,只是由于他身上只剩下最低级的一条画脉,所以根本启动不了魂画里的魂,只能以灵气攻击,威力自然弱的天差地别。

    小耳朵一阵得意,手掌一合,骷髅头隐去。

    金乌旭怔在了当地,身子顿时佝偻了下来,看来那是为自已功力的弱小而惭愧。

    “啪,”小耳朵棍子又抡起,“啪啪啪”地冲金乌旭头上脸上打。

    霎时,金乌旭的脸上更多了许多道乌痕。

    突然,滚球球第一个失声叫道:“魔……功!”

    魔功!

    一声魔功,带动的厅内所有人都“啊”的一声惊悚,如梦方醒,纷纷道:“魔功,魔功。”

    南宫听雨惊悚了,张巡惊悚了,北辰槊也惊悚了,但是他们都被捆着,没有任何办法。

    慕容族长也大吃一惊,紧跟着整个慕容族的人都吃了一惊。

    众人正欲质问,却见小耳朵不以为然道:“一个骷髅头就算魔功,那我们部队的军魂就更算魔功了。”

    说着,冲两边站立整齐的兵卒喊到:“军魂在哪里?”

    “杀!”,轰然,一道猛烈的吼声从众兵卒口里发出。

    “杀,杀,杀,”连续的吼声起,兵卒们甲胄分明,长枪立起,杀气腾腾。

    轰隆隆一声巨响,乍看处,大厅的上方居然显现出一棵大树,而树高多少不知晓,只看到庞大的树根悬于正中央,却正是大唐兵士的军魂。

    军魂,三人成魂,十人成列,百人成阵,战场上时,军人除了自身功力杀敌外,众志成城祭起军魂,以军魂之力,如有神助,再加上自已的功力,击杀敌人。

    赫然,众人看到,悬浮的树根下有无数骷髅头像块根一样串成串,形成链,口中纷纷吐出黑色的魂气。

    小耳朵指着树根和骷髅头,厉声道:“诬陷我是魔功,定然是诬陷大唐军魂,还不给我撑嘴。”

    好嘛,慕容族人的一看,纷纷冲自已脸上掴耳光,看来自已这是孤陋寡闻,少见多怪。

    小耳朵心满意足,然后俯下身来,继续冲金乌旭道:“就你刚才这点画力,不是我鄙视你,连我玩的这两个婆娘都不如。”

    金乌旭脸羞得飞红,幸亏摇曳的油灯光不是太明亮,看不清,再回上脸上几道乌杠正在肿起,倒也掩饰了过去。

    冲妓*女叫道,你那尿端是不是也还没有倒,让他去倒去。那妓女也会作贱人,道,,不仅尿盆,屎盆也没倒呢。

    好嘛,他真的要去倒。小耳朵讥笑他不怕衣服再弄脏了吗,他说,衣服脏了可以洗,朋友脏了可就永远也找不回来了。

    小耳朵脸色一变,勃然大怒,认为他是含沙射影,冲妓*女叫道,你那尿端是不是也还没有倒,让他去倒去。那妓女也会作贱人,道,,不仅尿盆,屎盆也没倒呢。

    哇,金乌旭气得当时就恶心地喷出了。

    但还不得不去倒,人生第一次给别人倒尿盆子,还是卖皮的。

    ——打击的重点就是让他金乌旭崛起,去响应蛊惑魔鬼。

    三大家族禁地,在入口处。

    黑暗中涌来一阵阵人马,不是别人,正是被人暗算被迷了酒的三大家族的族长和长老,以及南宫听雨,还有张巡。

    他们一行被押着,被推搡到了入口。

    一个红衣人骑着一头妖兽,指挥着他的手下按住三大族长的手,让他们的手掌同时印向了“封印”,同时取出他们身上的三把钥匙,同时插入,于是,封印的入口渐渐开启。

    封印开启,那就可以进入禁地了。

    一时间,地动山摇般,就见黑暗中冲出许多能人异士,这些人都是自中午以来就潜伏在这里伺机而动的各路形形色色的人马。

    这些人马中,有游侠,有独仙,有邪教,有仙门,更有吐蕃、突厥、甚至西域“黑食”的暗探。这些潜伏的人马看到封印开启,就蜂拥而出,寻得机会要冲进禁地。

    眼看阵势收拾不住了,那红衣人大怒,当即一运功,顿时头顶闪现出莽莽的红色的血云,十分恐怖,只听他大声喝道:“敢与我血魔争宝者,死。”

    此话一说,所有人都震住了。

    血魔,那可是魔族一脉,魔族,谁敢惹。

    但是,眼看入口渐渐放大,入口渐渐清晰,于是夺宝之心令这些乌合之众再也不顾魔族的恐惧,又蜂拥着冲向入口。

    正在这时,一阵官兵杀到。

    官兵?就是那被张巡劝说不来,又跟着来了的县令“猪狗不如”率领的四百官兵,他们挡住了入口,只准血魔进,不准他人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