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极道香火在诸天 > 第260章:虐心的夜壶

第260章:虐心的夜壶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滚球球刚坐下,两个人就扑在他怀里动手动脚的,天啊,这哪是享受啊,简直是刑罚,因为他皮开肉绽的,这骚劲一折腾啊,简直是伤口撒盐。

    这尼玛,这尼玛,疼得他心都揪了。

    但这痛苦还不能表现出来,这表现了还算怎么回事哟。——位子是你自已愿意坐的,怪不得别人,你不会享受,难道还要怪人家小耳朵没把你招呼到位?

    叫苦不迭,尼玛,尼玛啊。凭生第一次感到自已羸弱不堪。

    ……

    小耳朵依然一脸的平静,支了把椅子就坐在滚球球的身边,有情有义的,有一句没一句地与他唠嗑。

    唠嗑?

    滚球球如坐针毡了这还唠什么嗑?

    但是,人家小耳朵就是有情义,就是与他滚球球格外的亲,格外的,咬着他的耳朵不断的话唠,话唠。

    滚球球如坐针毡啊,这尼玛,这又骚又妖的两狐狸精纯粹是受了旨意,又抱又啃的,挨棍子的伤口那个疼痛呀,真比死了都难受。

    但不能表现出来痛苦,哪怕死了也得硬抗着,还得笑着脸,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听着小耳朵有一句没一句的唠磕。

    人生啊,混到这地步,也算是真英雄了。

    很多年后,滚球球回忆到这一幕,还真佩服自已当时是英雄,只是他记得,自已当时满脸通红,唉,那一定是羞红的。

    ……

    金乌旭一直在旁边看着滚球球挨打,再看着他被小耳朵接去如坐针毡,心中小小得意:“嘿嘿,还是没人敢惹我,我是谁,我是……”

    突然他看到,小耳朵冲他一指,于是那知县大人就像令了圣旨冲他来了。

    妈呀,他心里扑上扑下,好忌惮,同时他大骂南宫听雨,这要不是她的捆仙索,自已早跑了。

    又一想,也不对,就算自已当时跑出去,但没有了春秋笔,就没了倚仗啊,这能跑得远吗,不禁又恨起了北辰映雪,“北辰映雪,你就是我的扫把星。”

    小耳朵正在和滚球球唠嗑,一指那金乌旭问:“那家伙比你长得帅,是你什么人?”

    滚球球随意地道:“一哥们。”

    哦哦。

    小耳朵听到这话开始起身了,走到金乌旭面前,道:“你那哥们心中不服,说他挨了打,凭什么你没事。”

    金乌旭一听,心里当下就不舒服了,不由得瞥了一眼滚球球,暗道:果然这家伙对我有成见,先前在南宫寨时,他就不好好帮我,现在果然露出真面目了。

    小耳朵接过大长老手中的棍子,在手中拍着,问金乌旭:“你说怎么打,打哪?”

    金乌旭倒也硬朗,不屑一顾,道:“打之前能不能答应我一个请求?”

    “什么请求?”小耳朵心一动,心想这家伙定然是被自已刚才那话挑拨了,要报复滚球球,要说对滚球球不利的话了。

    金乌旭说道:“能不能把我的衣服先脱下。”

    小耳朵觉得奇怪了,问:“你这衣服就这么值钱吗,我看也不见得呀。”

    金乌旭见他不答应,鄙视地将垂到脸侧的一缕头发用指头一挽,再拔到后面。

    小耳朵一懵,这是什么意思,怎么这么个扭捏?这人还是个男人吗,没点儿阳刚之气?

    但瞬间他就明白了,“哦,难怪这家伙要护着他的衣服,敢情他这身衣服是才换的,洁白如雪,而头发也梳的光溜溜整整齐齐。”

    哗,他抬腿就是一脚,却是将鞋底踩在了金乌旭的衣服上,登时洁白的衣服就一个黑脚印。

    哈哈,他开心了,看着金乌旭眼睛像杀人一样盯着他,哈哈大笑。

    夸,又是一脚,一脚将金乌旭踩倒扒在地上,再连续几脚。

    踩,不仅踩他的衣服,还踩他的脸和头发,狠狠道:“不就是洁癖吗,你以为你是老大。”

    正在踩,却见滚球球来了。

    滚球球将他手一拉,道:“踩有个屁意思,还不如打了。”

    “是吗,这可是你说的。”小耳朵打蛇随棍上,当即抡起棍子,“啪啪啪”地冲金乌旭身上打了。

    滚球球脸色煞白,这一刻他知道了,自已不该来。

    金乌旭气坏了,眼睛一斜滚球球,暗道:兄弟,你好仗义啊。当下千仇万恨,“哼,兄弟,从此咱俩这梁子算结定了。”

    滚球球后悔莫及,但此刻也只能继续劝了,冲小耳朵道:“兄弟,我刚才不是说了吗,他是我兄弟。”

    哦,这样啊。小耳朵假装如梦初醒,停了手。

    停了手,但突然又暴发的一阵打,直打得金乌旭也皮开肉绽。

    打累了,冲滚球球道:“他不是你哥们吗,去,我打累了,你给我打洗脸水去。”

    滚球球一听,当下明白了,原来这小耳朵忙乎了这么半天,将自已和金乌旭折磨了这么半天,就是为了这一招,——让自已和他主仆颠倒过来。

    报复,报复,这狗鈤的可真是报复心强啊。滚球球登时就想将这忘恩负义的家伙一把捏死。但是,此时他身上的捆仙索使劲勒着他,哪有力量啊。

    只有乖乖地去打洗脸水了。

    滚球球将水打来,小心地放在小耳朵面前,伺候他洗脸和漱口。

    扑,小耳朵居然将漱口水直接吐在他身上,他还敢怒不敢言。

    漱完口,洗完脸,这家伙才心满意足,仰头长舒一口气,“舒服,真舒服。”

    滚球球正以为完事了,正要去倒洗脸水。

    小耳朵却又道:“那个,我那床底下的夜壶还没倒……”

    啊,滚球球愣住了,正迟疑着要不要去,却见小耳朵将手中的棍子在手掌间拍得啪啪响,看样子是又要狂打金乌旭了。

    “那个,我去倒,我这就去倒。”滚球球赶紧拦住他的棍子,转身就去。

    小耳朵在他身后道:“这样不好吧,你可是主子。”

    滚球球道:“爷啊,你现在才是主子,我是孙子。”

    小耳朵不说话,心静如水。

    ……

    金乌旭此刻算明白了,原来哥们到底是哥们,这岂不羞杀我吗。

    想想自已刚才对滚球球的误解,真是想找个地缝给钻进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