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极道香火在诸天 > 第253章:贼头贼脑贼东西

第253章:贼头贼脑贼东西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南宫听雨回身一看,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北辰映雪的对头金乌旭。

    只见金乌旭此时容光焕发,光彩照人,还是一惯的一身白衣。

    白,那可不是一般的白,白得发亮,白得无暇,而头发,显然是刚刚梳洗过,丝丝不乱,甚至发梢还挂着点点儿水珠。

    看来这是刚刚梳洗啊,这深更半夜的来这儿还要这般梳洗,你以为你是来相亲啊。

    且这荒山野岭的,他会在哪儿梳洗?该不会是下到水潭里扑腾了吧。

    他,确实是在水潭里扑腾的!

    ……

    他是怎么扑腾的,又在哪里扑腾的呢?

    原来他身上脸上被人踩个稀脏,无脸见人,见那滚球球来找,吓得直躲入大石头底下,待滚球球走后才敢出来。

    出来了一看,这他大爷的,这浑身上下都沾了水渍和污秽,这如何见人。

    见人是小,再见着了熟人?“都知道我一向洁白如雪,风度翩翩,这样子岂不折杀了我。”

    对着山林就大骂那几个将他打在脚底,还拿臭脚踩他的,又羞又愧又恼。

    终没法回避,因为要上慕容屯来证明,证明北辰映雪入了魔道,“得打击北辰映雪,我这一切都是他害的。”

    “哼,不仅盗我画脉,还盗我春秋笔,若不是看到哥舒耶背着你,我上去讨要定然遭到哥舒耶鄙夷的眼神,我早上去一掌拍死了你。敢抢回我的春秋笔!”

    “北辰映雪,你就是个靠女人吃饭,靠女人护的东西。”

    一番谩骂,最后也只能望着星空发呆,身子发抖,“北辰映雪,你他大爷的太可怕了,我若不弄死你,以后哪还有我的活路啊。”

    一头扎下山沟里,到了那山涧,果然一泓清水在星光下发着清洌洌的清光,映着夜空中那一道细窄的湛蓝的星河,甚是亲切。

    又一头扑进水里,那个甘甜美梦啊,享受啊,就如同回到了温柔乡里,那个舒坦。

    洗洗洗,刷刷刷,他恨不得把身上的三层皮都扒下了洗个干净了,“喂,那个哟,那个干石头底下可真脏哟,那是人能躲的地方吗,那这个,我这辈子也不想要那么大的侮辱了。”

    “竟敢污辱我的衣服,那比污辱我人格都厉害。”

    “那个你们几个等着,我都一一记着你们的脸了,我给你们画像,到时按着画像一个个找,看我不弄死你。”

    唏里哗啦,他一边在那水潭里泡着,一边恨得牙长。

    却到洗好了,洗悠闲了,却发现,衣服不见了。

    “这他大爷的什么鬼,本公子哥的衣服呢,该不会是叫那个七仙女偷了去。”

    “嘿,七仙女,你该不是想看大爷这个吧。”他淫邪地笑了。

    当下掂着哈拉子四下里找。

    找找找,找了个几圈,还光着个屁屁夜空里到处显摆,反正就是没人,就是有人看见了的也是七仙女,就流氓一回吧,反正平时拘谨惯了,不如好好放松放松,流氓一回。

    “咦,七仙女怎么不敢见我呀,就拿着衣服藏着?怎么,你是不好意思吗?为什么不好意思?是因为我太帅了?”

    ……

    是帅吗,真帅,滚球球躲在石头边拿了他的衣服就跟他玩捉弄。

    他偷眼看到了这家伙的“落体”,哎哟,那个光溜溜,还真回味无穷呀。

    真他丫的,这家伙怎么竟然一身美,这不气杀我嘛。

    当下拿了衣服就不给,嘿嘿,嘿嘿,我要将你的铜体看个够,看个爽。

    只是,这家伙怎么光溜溜的背上怎么满是抓痕,这是哪个女人下的手,这么狠,爪爪入骨连皮带肉,以至于才留下这么多道粗粗的印记。

    “这家伙若是我的男人,我还真不下了那个手啊。”滚球球感叹,看来只能下辈子做女人了。

    逗够了,逗完了,一句,哥们你先前跑哪去了,就算把个气得要死…满地里疯狂找衣服的金乌旭给打发了。

    俩哥们就这样上了路,重新走上了山道,直来到慕容屯的寨门前。

    这回好,他俩也和北辰族长先前那样,看着那高高的寨门在思量。

    金乌旭道:“咱俩不能这样冒冒失失地进,得让他们来请,请,那多体面多来劲。”

    滚球球道:“我向来没这个癖好,你想大明大方的大光明地进去,那你就去,我不陪了。”

    金乌旭赶紧问,“你要干嘛?”

    滚球球道:“我这当贼当惯了,不喜欢正门进,我要先进去找好吃的了。”

    噌噌噌就跳上那寨门。

    金乌旭赶紧道:“这多不体面啊,这还真像个小贼,这名声不好吧。”

    滚球球道:“有什么不好,我向来就这样,从不正门里进,要进,你直接进吧,反正我暗中跟着你保护你,你有惊无险。”

    金乌旭道:“我会有惊险吗,我会让你保护吗,我堂堂的世家公子,无一日入画圣的境界……”

    滚球球鄙视道:“你这还没有入画圣呗,还有,你的画脉被掠得只剩下三条,而春秋笔又没了,你这就是‘叫花子埋他妈——要啥没啥’,你还是算了吧。”

    金乌旭恼羞成怒,大声道:“你这是瞧不起我,我堂堂的世家公子,一身白衣。”

    哦哦,滚球球看着他的白衣,再听他一而再,再而三地炫耀他的白衣,真恨不得跳下去踩他的白衣,暗骂:不就是个白衣吗,老子穿着黑衣不照样活?你丫的欠揍。

    恨恨地他一跃进了寨门,道了一声后会无期,就真像个毛贼,贼头贼脑贼东西。

    ……

    棋盘沟,哥舒耶把人约在了这里。

    它地处在北辰堡外的一条小河的山谷里,因河中多大石,形如棋子,得名棋盘沟。

    沟中灌木旺盛,溪水潺潺,而溪边崖上有一处茅草屋,里面住着一对白发苍苍的老两口。

    先前,哥舒叶背回了北辰映雪,将他交给北辰堡的三长老和四长老,叮嘱他们照顾好,然后直奔到这棋盘沟而来。

    那个,她不是将北辰映雪弄丢了吗?不是将风铃铛也弄丢了吗?她怎么还背着北辰映雪回来?

    原来啊,她先前是故意使了一计,故意将北辰映雪放下不管的,然后杀了个回马枪。

    一个回马枪,将那背着北辰映雪向他主子请功的黑衣人打倒,救回了北辰映雪。

    那个被打倒滚的黑衣人万万没想到她能来这么一招,这么聪慧,不得不再次感叹,“果不其然,好个睿智的姑娘。”

    现在,哥舒耶来到了棋盘沟,她要在这里与敌人大战一场,而那人,却是自已父亲死之前的麾下大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