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极道香火在诸天 > 第243章:最是情深不能忘

第243章:最是情深不能忘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松涛泪两行。

    北辰映雪没有多么悲伤,而他的两个妹子却已哭的稀里哗啦。

    “呜呜呜”,“呜呜呜”不知是风吹松枝声,还是她俩的哭声。

    两妹子轮流着背,都生怕对方多背了一会她这哥,仿佛多背一会儿,就能多亲近一会儿,就能用她俩的心,热乎他哥这受伤的剧痛的心灵。

    现在,风铃铛又抢了过来背,哥舒耶不得不让,因为她就拦在路中央,不让背就挡道。

    风铃铛满心欢喜地背起北辰映雪,只是她有些搞不懂,这个哥先前还对金乌旭举着拳头,那一刻,他完全不像受伤的样子,而此刻,却扒在背上不时的抹眼泪。

    是假装嘛,不像,他受了南宫听雨那么大的打击,定然心如刀绞撕心裂肺。

    一想到南宫听雨,她的心也在受伤。

    受伤,受的都是心伤,且都是被自己心爱的人伤得身心疲惫。

    风铃铛她倾慕金乌旭,却换来了白眼和不屑;北辰映雪爱南宫听雨,却换来了冷若冰霜和鄙夷。

    心碎了!

    踩着一高一低的山路,摸着黑,颠簸着向家的方向背去。

    心,煎熬!

    因为煎熬,步履蹒跚,仿佛那路很长,很长。

    汗,湿透了她的背,也湿透着她的发丝,也浸湿了扒在她背上悲伤的北辰映雪的脸颊。

    北辰映雪真的悲伤吗,他刚才不是还斗志昂扬吗?

    是的,那一刻他是斗志昂扬,他关心父亲,想念父亲,他曾因关心父亲的生死而杀了二狗子,那么现在,他当然想杀了那金乌旭。

    金乌旭,我和你不共戴天。

    仇恨过后,他心归平静,细细分析另块魂石和头皮的去向,隐隐地他心里确定了一个人,北辰族长。

    定然是他,也只有他有那个权力……

    想着想着他的心又隐隐地痛了起来,那是为南宫听雨而痛。

    痛让他伏在风铃铛的背上,伏在了哥舒耶的背上,痛不欲生。

    迷糊间,女人的体香,和那醉人的发香让他痴迷。

    迷迷糊糊间,他仿佛看到了南宫听雨,看到她湿漉漉地从湖水中起来,又牵着他的手一齐跨过湖边的草丛里的小溪……,湖中,一阵阵涟漪……

    那是多么温馨多么令人回忆的时刻,仿佛时间在那一刻凝固,永远停留,“听雨,听,我们一起在听雨…”

    痛,仿佛没有了,只有痛楚地听雨。

    眼泪,默默地就下来了,迷湿了他的眼,也滴湿了他的脸颊。

    风铃铛侧头看到了哥的眼泪,那一刻,她的心在颤栗,感动了,无比的感动,“若我这一辈子有这么个人死心塌地的爱我的人,死也值了。”

    “唉,纵然宝贵和金钱又怎样,能有一人厮守,人生足矣。”霎时间她风铃铛双眼迷离,一步一步的她越走越艰难,不是背不动,而是她的心困,已泣不成声。

    “一个人对一个人的付出,得来的不是温馨,却是驴肝肺,那将是一种怎样的折磨。”不由得,她双腿打颤,再也走不动了。

    伤心让她迷失了眼,让她为她的亲哥打抱不平而火冒三丈,“南宫听雨,我誓要打到你南宫寨,为我亲哥讨个说法。”

    ……

    风铃铛身心疲惫,侧眼一看,那哥舒耶居然也同她一样,泪眼凄凄,“看来她也太爱我这亲哥了,所以才倍受打击,唉,我们仨,受伤的心灵,无人安慰。”

    终于也背不动北辰映雪了,将他放在一块大青石上,看着他颓丧得如同一团烂泥,心中伤感无比。

    悲哀中,她摘下一片草叶,含在嘴里,一口一个调儿一口一个曲儿,诉尽心中泣。

    铜镜花斑斓,月下把发绾,挽不住孤单的簪。

    低首轻念,是谁束青丝愿守那流年的欢,等一曲江南。

    西楼月满,油灯下忆长安,敢问公子何时还?

    “啁啾”、“啾啾”,树叶在嘴边吹响,调儿在旷林中吟唱。

    微抬头,一条弯线一样的初月挂在夜空,挂在了树梢,而那夜空璀璨的星辰就像她一颗颗晶莹的泪水。

    情窦初开,少男少女的情怀就像路边的山茶花在洄洄流淌的小溪旁静静地绽放。

    朱雀灯火阑,负手坐长叹,弹一帘风月的弦。

    月正深雾带寒,醉笑摇着那把熏黄的扇,说一世长安。

    人生失意何相似,月韵上元,花灯下舞长剑。

    她看着北辰映雪的颓废,如醉似悲又彷徨,一勾弯月照夜空,晶珠黯然落枝头,心中一阵阵心疼。

    轻抚他的脸,这样痴情的男儿世上有几个。

    草儿凄凄、调儿婉转,再唱一曲忆江南。

    雪夜暖炉长,人情非冰霜。

    微光摇曳下,莽莽余生里,你我是那一段的同行唱。

    ……

    风铃铛歌声委婉,调儿戚哀,道不尽的颓丧情伤……

    弯月星空,夜色流云……

    蓦然在她身后,两个人影,衣袖飘飘,凌空微步,这两人不是别人,却正是——哥舒叶和柳青。

    哥舒叶一直在暗中保护她的学友北辰映雪,从慕容族对他的恶斗开始,一直跟到这里,却很不幸,她看到了一切,看到了北辰映雪对南宫听雨的痴情,看到了那少年郎也像个女儿肠,不禁她也和风铃铛一样,泪花泣泣。

    思郎恨郎郎不知,世上最爱痴情郎,她肝肠寸断万念俱灰,几欲离开,但都被柳青挽住……

    现在她再听到风铃铛的调儿歌声,触景生情也椎心泣血,不禁也拨了根小草含在嘴里,合着风铃铛的调调,小声吹一曲:“月色寒,独怜谁家青石板,角珠光续了又断,恰满成一盏……”

    风铃铛看到了她,也看到了她眼中的迷离,两个迷离的少女同病相怜。

    正迷离正悲切,骤然却听到“嗖”的一声,一只镖破空而来。

    俩人倒了耳聪目明,连忙一让,镖,钉在树枝上。

    什么人?

    黑暗中一个白影,林中穿梭步法极快,身法飘逸形同鬼魅毫无声息。

    哥舒叶不加思索,带上柳青,轻功一展,凌空追去。

    追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