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极道香火在诸天 > 第240章:抽丝剥茧1

第240章:抽丝剥茧1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金乌旭道:“那头皮呢,那头皮是被谁扒的,还有那另外一颗魂石,那又是被谁拿了去。”

    不提这话则已,一提这话北辰映雪火冒三丈,想想自已忙乎了大半天,结果什么都没得到,反而还给别人做了嫁衣。

    激动,就想暴跳如雷。但一番思索后,他静下心来,平声静气地道:“谁扒的都不紧,只要不是慕容族的人扒了去,我就安心了。”

    其实他说这话是故意用了排除法,故意引金乌旭把话说下去。

    因为他想起来了,在自已用凉席子将七叔七婶的尸体围起来,假借收殓尸体而准备取走魂石时,这个金乌旭正在旁边的石头柱子上,石头柱子很高,他完全可以居高临下地俯瞰围栏里的动静,进而主动出击。

    这样一想,他顿时明白了,原来自已口袋里的魂石就是这个家伙偷了去。还有,头皮和另一块魂石,也有可能被这个家伙盗得了,即使不盗得,也绝对知道剥走头皮的人是谁,而那个阴阳先生又是谁。

    看来得撬开金乌旭的嘴,才能令自已拨开乌云见天日。

    果然金乌旭中计了,他顺着北辰映雪的话来了,他说道:“当然不是慕容族扒了去,而那块矿石也不是你们的阴阳先生得了去,而这一切,却是……”

    却是什么?北辰映雪好期待,期待他说下去。

    但是,金乌旭并不笨,他又怎么可能把话说完,他也想吊北辰映雪的胃口。

    两人开始斗心劲了。

    北辰映雪诱敌深入,“不是慕容族扒了去,当然也就不会是南宫寨的人扒了去,只能是那阴阳先生。”

    “不,”金乌旭说道:“阴阳先生只是个傀儡,而指导他演戏的却是另有其人。”

    “他还会演戏?”北辰映雪笑了。

    金乌旭道:“我也不怕说给你听,我当时就站在那柱子上,施展自已的灵力,透过夜幕,借着火光,我看到,那阴阳先生连换了几次,虽然衣服穿的一样,但胖瘦都有区别。”

    哦,北辰映雪心里乍惊,看来自已当时一心惦记着魂石,而忽略了阴阳先生的胖瘦,若是那时的自已再仔细点,说不定早抢了那头皮。

    头皮里一定绘的有矿场的地图,或者有什么更重要的秘密,看来自已错过了得知父亲消息的事了。

    再次引金乌旭说话,他北辰映雪故技重施,希望从对方嘴里多套些有价值的东西。

    他问金乌旭道:“你可知那阴阳先生换了几次?”

    金乌旭道:“三次。”

    北辰映雪道:“那你知道第一次进来的阴阳先生是谁,而第二次又是谁?”

    金乌旭也不笨,说道:“第一次进来的当然是阴阳先生了,至于第二次嘛,进来的是一个穿着阴阳先生衣服的人,但这人手法好快,只进来了一会儿,就把头皮麻利地剥去。”

    说到这里,他望向北辰映雪,吊着他胃口地道:“你知道这人是谁吗?”

    北辰映雪心里骂极了,十分想骂,但是,又不能骂,最少自已得查呀,只要查出,自已就有希望得到父亲的消息。

    他假装深思,说道:“我当然知道那第二次进来的阴阳先生是谁了,还有,我知道第三个进来的阴阳先生是哪位。”

    “哦,是哪位?”金乌旭亮起了耳朵。

    北辰映雪却不急着回答他,道:“那你说第二次进来的是谁?”

    金乌旭道:“当然是你们族中权力……”

    啪,话说到这儿,立马停了,看来他察觉到自已说漏嘴了。

    北辰映雪却笑了,看来自已套出来了,虽然套出的只是两个字“权力”,但已足够了。

    他已知道那是谁了,权力后面的字已不重要了,只要这两个字,又排除了南宫寨和慕容屯,只能说明就是他了。

    他,哪个他。当然北辰映雪心知肚明了。

    现在,他看向金乌旭,却在想着怎样报仇,冷笑一声,冲金乌旭厉声呵斥道:“你,太不要脸,你身为世家公子,文质彬彬,且一直以来以君子而自居,没想到的是,你居然学会了偷。”

    偷。北辰映雪故意将这个字说的声大,且拉得很长,很大很长很响亮。

    “偷,你偷了我的魂石,你就是个小偷。”

    金乌旭怒不可遏,恶狠狠道:“你错了,我没有偷。”

    北辰映雪道:“不是你偷的,又是谁偷的,难道你要说是我自已偷的吗?”

    金乌旭狂吼,终于北辰映雪第一次看到他这么把持不住了,看来他的性格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面子,那高于一切。北辰映雪断定了他。

    金乌旭果然中计,大声狂吼:“我没有偷,我是买来的。”

    北辰映雪手一伸,道:“买来的,那我也来买一个可好。”

    金乌旭道:“你不信是吧,不信了我告诉你。我是从那个那个人手上买的。”

    “哪个人?”

    “我不告诉你。”

    “你根本就没买,就是偷,你是花言巧语想掩盖事实,你,你个小偷。偷,你好不要脸,你堂堂的世家公子居然会偷。”

    “哈哈,哈哈,你会偷。”北辰映雪大笑。

    金乌旭的脸挂不住了,终于原形毕露,吼道:“我是你们那二长老手上买来的。”

    “二长老,哈哈,怎么可能。”北辰映雪不屑一顾,其实心里震惊了。他赶紧回忆那个与自已撞个满怀的人,好像那人的身形像是二长老。

    只是,二长老不是因为谋反被族长下狱了吗?与他下狱的还有大长老和小长老二人,他们三人全在狱中,怎么会?

    北辰映雪不信,说什么也不信,他说道:“你金乌旭可真会替自已粉饰,那二长老不是被关在狱中吗,怎么可能乔装阴阳先生而从我的口袋里偷走矿石,只能是,那个与我撞个满怀的人是你,是你偷了的。”

    金乌旭矢口否认,他可不想落个贼的骂名,说道:“我就是从他手中买来的,我让他站在石柱子上,看着你取出矿石,然后让他穿上阴阳先生的衣服,跳下去与你撞个满怀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