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极道香火在诸天 > 第236章:碎镜

第236章:碎镜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这都是怎么了,为什么这么多的怪事都发生在自已身上?

    这回轮到北辰映雪深思了,他细捋了下这天黑到现在不长的时间内发生的事,只觉得怪异。

    这都是怎么了,为什么这么多的怪事都发生在自已身上。

    先是自已收七叔七婶尸体时,头皮被人扒去了,而自已却不自知。

    再就是,连续出现了三个阴阳先生,还盗走了矿石,其中一个矿石还是从自已口袋里偷走的,而自已,还是不自知。

    再就是,这无故嫁祸于我的南宫寨的族魂,是谁在陷害我?

    还有,那个与我打斗,引我来到那棵剥白的大树干下的人又是谁,他是何居心,居然杀死了慕容魂,还引我到树下背锅,将树下刻下我的名字——杀人者北辰映雪。

    太多太多的疑惑,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这么巧吗,这么一连串的动作……

    ……

    南宫听雨仿佛也洞悉了他的想法,严厉地问:“你说你没有中蛊惑魔鬼,也没有入魔,那你给我解释下,那族魂里胁迫我父亲的人是谁?”

    “我不知道。”北辰映雪眉毛都拧成了一股绳。

    “不知道,那只能是你。”

    南宫听雨斩钉截铁,如果说若她没有看到他北辰映雪出手,那倒罢了,但是她明明亲眼所见,北辰映雪杀虎时,奔跑时,与慕容族一帮人大战时,都在施展魔功。

    难道这还能有假,假不了。她冷笑,“只能说,那个就是你的魔鬼分身。”

    北辰映雪无语了,无以来洗脱自已。

    轰然,一颗眼泪掉下。

    南宫听雨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心下当时一软,她相信她的表弟是正直的,只要魔鬼没有蒙了他的心,他就是正直的。

    此时他是正直的吗?她不敢相信。

    当事者迷,旁观者清!

    她真想说,你就是魔鬼,我亲眼看到了。

    心涌了涌,嘴巴动了动,还是忍着没说。她知道,一旦说出,那就没有回旋余地了。

    幽然道:“有些事我不想说破,中没有中蛊惑魔鬼也只有你自已知道,你好自为之。”

    “你,”北辰映雪还是不服,他知道自已虽然有了魔功,但自已决不轻易用。不轻易用,那还是魔鬼吗,且,在禁地里,自已也根本没有中那蛊惑魔鬼。

    还在分辨:“我没有中蛊惑魔鬼,也不是魔鬼……”言语中,已分明没了底气。

    南宫听雨将他的表情看在眼里,一个冷颤,一声惨笑:“你当然不是魔鬼了,你若是魔鬼,我早一剑斩了你,只是,纸包不住火,总有一天要露出马脚的。”

    后面还有些话,忍了忍,终究还是没说。

    北辰映雪伤心,伤心,这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啊,霎时,直拿手抓自已的头发。

    南宫听雨语气平稳了许多,道:“还记得吗,我们从小爱的教育。”

    北辰映雪突然站直了身体,疯狂道:“我丹田被封印,不拿蚂蚁作依仗,凭什么翻身?”

    霎时,南宫听雨明白了,恨恨道:“你忘了,我给你的那面镜子写了四个字——认清自已。认清自已,就是要你认清自已所处的现实,量力而行,做个平凡人,娶妻生子。”

    “我不,我为什么要听你的安排,我为什么要成为一个俗人,成为一个没用的人?”

    唰,拿出镜子,哗,甩在她面前。

    镜上,四个大字分明——认清自已。

    怒不可遏,南宫听雨上前,一脚踩中了镜子,使劲一拧,嘎嘎嘎一声声脆响,强大的功力将镜子破成碎块。

    夸,一脚挑飞了镜子碎块,伤心道:“既不领情,那不如决裂,正与魔,势不两立。”

    “好,势不两立。”北辰映雪也气呼呼道。

    南宫听雨身子摇晃,显然是被这句话气到了,大声道:“北辰映雪,我再次忠告你,不要记惦着什么五年之约,我没那么大的福气让你去为我赴约,我只会从容地嫁给安大帅的儿子,笑着让他八抬大轿迎我入门。”

    “你”,北辰映雪气得整个身子僵直了,指头指在空中如同一座石像。

    南宫听雨一转身,一行热泪洒下,纵身就要飞离。

    然,腿一软,脚步一滑,呯的一声栽倒。

    她居然也有栽倒的时候?

    再起时,扑的一声,一口淤血吐下。

    踉踉跄跄正欲飞离,呜的一声,一把兵器抵在她喉头。

    ……

    北辰映雪痛不欲生,心都裂了,伤心,痛苦,无以伦比。

    靠在树下,闭上眼睛,整个人都蔫了。

    蔫了,能不蔫吗,南宫听雨那些话,如针扎一样让他心绞痛。

    南宫听雨,你真的要嫁给那安大帅的儿子吗,你是心甘情愿吗,你真的向那邪恶低头,向世俗低头。

    心,在滴血。

    月光朦胧,初月的月亮在空中只是勾了个边,连金色都谈不上,只有一道如勾的白边。

    天好黑,林子里也好黑,眼前,更黑。

    黑,甚至伸手不见五指,其实,是他闭着眼睛不愿睁开的心里一片黑。

    黑,他摸索着伸手捡起那镜子的此许碎块,抚摸着抚摸着,令镜子的棱角划破自已的手指,也不自知。

    伤心欲绝。

    蓦然,一道冷嗖嗖的声音打破宁静,令他不得不睁开眼睛,再看时,却是风铃铛。

    风铃铛,她带着她的三个丑跟班赶到,且她手中的鞭,正抵在南宫听雨的喉头。

    风铃铛,她怎么才到。

    原来,风铃铛先他北辰映雪一步赶到这里时,突然一个黑衣人向他们一剑刺来,引得他们离开了这个地方,然后突然发力,将他们四人穴位点住,直到先前才又回来解开,才放了他们。

    一放了他们,他们就因担心北辰映雪的安危,心急火燎地赶来,正好看到南宫听雨奚落北辰映雪为入魔者。

    ……

    风铃铛秀发飘扬,长长的马尾在脑后梳得流光,月光下也幽幽地泛着光泽,嘴里却不干不净地道:“好个忘恩负义南宫听雨,你居然为了讨好安家,好嫁到安家,居然诬陷我哥入了魔,你恬不知耻丧尽天良。”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