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极道香火在诸天 > 第223章:阳谋

第223章:阳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金乌旭盘膝坐在柱子上,惊诧地看着这一切,心有余悸,“这北辰映雪用了什么招,居然解开了我在棺材上的封印。”

    “也许是他对符文的了解吧,符文符道,他在这方面的天赋异禀,且孜孜不倦,令他都望尘莫及。”

    不,就算他对符文了解,对符道天赋异禀,也不可能这么快。

    唯一的解释就是,他掠夺了我的画脉,成就了自已,用掠夺来的画脉解印了棺材上的封印。

    画脉,画脉,一想到画脉他就心中着气,愤愤不已。

    一定要杀了他,杀了他。

    杀了他,可是他们为什么迟迟不动手呢?

    他看向南宫寨的方向,黑暗的夜幕中,那个方向只有星星一眨一眨的,其余都静悄悄的一片漆黑。

    “奇怪,该动手了的,怎么没动静?”

    急不可耐的他索性点燃了一个礼花炮,“噼啪,嘣”的一声大响,响彻夜空,霎时间火树银花,天空中展现一道璀璨的礼花,夜幕下,格外分明。

    这是讯号,是在提醒,又似在问罪。

    问罪?是的。等了半天,可远处的黑茫茫的南宫寨方向依然没有动静,没有回应。

    没有按计划的来!

    “难道他们忘了动手,或者遇到了什么难题?”

    按理不会呀,他们个个都非等闲之辈,岂能有难题难住他们?!

    眺望天空,眺望天幕,希望那回应的“璀璨”也冲起,希望那令北辰映雪心惊肉跳招来非议,进而失去南宫听雨的保护,而不得不死翘翘的“璀璨”冲起。

    北辰映雪,你纵然躲过了刚才这一劫,但接下来发生的一劫却令你在劫难逃。

    在劫难逃,你将永远地失去南宫听雨的庇护。

    嗖,他跳下柱子,几个雀跃就到了广场边,向着南宫寨的方向飞驰而去。

    “为什么按部就班的计划迟迟不见实施,定要去查看个清楚。”

    ……

    北辰映雪奋力狂奔,向着慕容魂逃跑的方向追去。

    一定要追上他,一定要赶在对方逃回“慕容屯”之前杀死他。

    正追着,身后一阵疾风,回头一看,是风铃铛带着她的三个跟班也一并追了上来。

    四人功法比他高,健步如飞,须臾就超过了他。

    风铃铛道:“干嘛要追呀,你这么傻。”

    北辰映雪道:“必须追,你没看到他们发现头皮被剥了,而矿石也不见了。”

    风铃铛道:“头皮剥了,矿石丢了,那都是你拿了吗?”

    “没有,我怎么会拿?”

    “就是啊,”风铃铛说道:“既然与你不相干,何必这么拼命呢,倒不如回去,管他慕容魂逃回逃不回的。”

    北辰映雪道:“那不行,至少是我在安葬人,而头皮和矿石就在我安葬中丢的,我脱不了干系。”

    风铃铛不屑道:“怎么脱不了干系,你就说自已不知道,被人利用了,他们又拿你如何?要知道,你有表姐罩着,他们不敢将你怎样的。”

    “不敢吗?那慕容魂和慕容蛇怎么要置我于死地?”

    风铃铛道:“世上有几个慕容蛇和慕容魂,别以为慕容屯个个都是傻子,他们才不笨,才不会为了没证据的事而与南宫听雨正面对抗。”

    “怎么没证据?”北辰映雪道:“那头皮和矿石都是事实。”

    风铃铛道:“人都烧了,毁尸灭迹,纵然慕容慕容族来兴师问罪,也拿不到确凿证据,只能不了了之。”

    北辰映雪道:“你把事想得太简单了,头皮和矿石关系着北辰堡的存亡,一旦事情败露,将避免不了一场大屠杀。”

    风铃铛道:“再大的事都有大个子顶着,大不了他们找族长的麻烦,你我最少是安全的,这么急惶惶地追?”

    北辰映雪懵了,为风铃铛这话的幼稚而感到惊讶,道:“你知道吗,头皮和矿石关系着整个北辰堡的兴亡。”

    风铃铛道:“那又怎样,只要你我不死,青山依旧在,不怕没柴烧,何必拼死拼活的拼命呢?”

    北辰映雪见说不过风铃铛,干脆不说了,一个劲地往前奔。

    忽然,三个怪物一拥而上,将他团团拉住,甚至按住。只见风铃铛叉着腰道:“哥,不是我不支持你,实在是前方太危险,保不准慕容族的人来接应,你我都会死,所以你就别追了,我们就在此歇息吧。”

    啊,北辰映雪眼睛睁圆了,这如何得了,这个傻丫头,你知道个屁呀。

    ……

    南宫寨,注定了不平凡。

    不平凡,不仅是它这里住着知县和张巡,另外还来了个大人物。

    这个大人物住在慕容屯,却给他南宫寨来了一封信,要他们今夜到慕容屯相聚,共同商议“禁地”下一步的事。

    下一步,那定然是要对祖先禁地有了动作,毕竟这个大人物是军人出身,军人的责任就是保护大唐的利益,保护帝王之气。

    不仅给南宫寨信,还给了北辰堡,北辰族长也不得不来,不得不赶往慕容屯。

    纵然凶险再多,大人物的话还是不能不听。

    凶险多?当然了,北辰堡和慕容屯最近三年简直成了世仇。

    南宫听雨启程了,她在南宫寨与北辰堡前往慕容屯的交叉口等着北辰族长,等他一块前往。

    之所以要陪同北辰族长一起前往,她自有她的道理,她生怕北辰族长不敢去慕容屯,还特地写信给他,约定在路口等他。

    倒还好,北辰族长是吃饭长大的,不是吓大的,他来了。

    他来了,却没有出现在交叉路口,反而扼守关隘,静候那个“丧家之犬”从这儿经过。

    ……

    金乌旭赶到了南宫寨,来到了指定的地方,却骇然看到,他们居然真的没动手。

    没动手,却迷晕了南宫寨的老寨主,似在静候他的到来。

    他怒气冲冲,冲几个蒙面人道:“都这时候了,还不动手,再不动手,只怕夜长梦多。”

    那几个蒙面人冲他一抱拳,无奈地道:“南宫寨‘族魂’之门我们打不开。”

    “怎么打不开,那他呢?”他问。

    蒙面人都不再没有说话,显然也不敢乱说什么。

    这时一个人影从房顶上跳将下来,正是滚球球。

    金乌旭问:“怎么还不动手。”

    口气中,显然带着责备。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