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极道香火在诸天 > 第220章:小小棺材

第220章:小小棺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糗大了,窘迫、面红耳赤。

    凤眼一凛,冷冷的目光如冰霜一样扫向那三怪物,三人不寒而栗。

    “气死老娘了,这么差还敢在老娘面前自吹自擂什么仙。还愣在那儿干嘛,还不快给‘兵器’加力,合伙将这慕容魂打死。”

    三怪物赶忙手上加力,全部的丹田灵气都被调动了出来,全力以赴。

    慕容魂一看,对方虽然人多,但个个不济啊。

    几人中,就风铃铛算是个人物——洗髓期。而那三个怪物,淬体九重而已,这样算来,四人加起来也不是自己的对手啊。

    霎时心中有了胜算,手中加力,就要将这三个怪物加上风铃铛一并拿下。

    ……

    正在这时,忽然,场外飞奔来一人。

    到了近前,那人一把抱住风铃铛的背,大声哀求:“我的小祖宗呀,你就把爹爹我饶了吧,你可知面前这人是谁,他可是慕容家功法排名第四十九位的大名鼎鼎的慕容魂啊,怎么,你还敢与他斗?”

    说着就动手要打风铃铛的嘴巴,意思是要教训她以下犯上,有眼不识泰山。

    呵,风铃铛傻了,定睛一看,是老爹风掌柜。当即头也不回地一拧身,就把他老爹甩掉,不耐烦地说道:“慕容人又怎样,打得就是他们。”

    哇,这是吃了豹子胆。风掌柜更是惶恐,又一次抱住她,连哭带嚎:“小祖宗呀,你这是要咱们家死光光呀。”

    风铃铛还是不理,又一拧身,又把他甩掉,继续持鞭与慕容魂较着内力。

    见女儿铁心要战,风掌柜更是惶恐,想跑到慕容魂面前去跪去求饶,但一想,这慕容魂没有交情呀,这样冒然去求,必遭一脸灰。

    赶紧去求慕容蛇,毕竟慕容蛇是执事,常驻北辰堡,认识且还有点交情,毕竟他经营的是当铺啊,慕容蛇少不了来他这儿捡漏。

    慕容蛇此时正躲在马车后面观望,见老头来求饶,知是风铃铛父亲。

    风掌柜跪下叩头,梆梆梆,梆梆梆,苦苦相求,“饶恕呀饶恕,她还未成年,又是初次犯贱……”

    犯贱?这话也能说的出来?这可是你女儿哟。当时啊,慕容蛇都懵了。

    天啊,哪见过这样的父亲。

    老头继续央求:“饶过我女儿吧,若是饶过,我愿将全部家产奉上。”

    慕容蛇冷笑:“你个穷酸,家里能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再不滚,老子拆了你这把老骨头。”

    老头浑然不怕,拍着胸膛道,“我家当当然大了,我是当铺的掌柜,能没有值钱的东西吗?只要你们高抬贵手放我女儿,我愿将当铺所有宝贝奉上。”

    “真的吗?”

    慕容蛇眼睛放光,当铺,那可是条发财的路啊。嘿嘿一阵痴笑,皮笑肉不笑道:“那怕不好吧,无功不受禄,要么我认你为老丈人可好?”

    凤掌柜一时没反应过来,随即明白时已是汗流浃背,怏怏地说:“这我怕做不了主,我们家我女儿是老大,我得问她。”

    冲风铃铛道:“老大,你说行吗?”

    老大?天啊,在场的人都傻了,这老子都成了孙子,女儿成了老大?

    北辰映雪也是服了,心道,看来这风铃铛在家里是叱咤风云啊,难怪她敢一把火点了当铺,还将当铺打个稀巴烂,敢情是有恃无恐啊。

    啧啧,这家教。

    “切,”风铃铛也气得眼睛凛凛,可面对老爹又没法,谁让自已有这么个吃里扒外的老活宝呢。

    嘿嘿,见逗得差不多了,慕容蛇也不再与风掌柜废话,一脚将其揣倒,踩在其胸膛道:“老丈人你先在在这儿躺着,等我拿下你女儿一并入洞房。”

    ……

    一脚踩,一边冲风铃铛威胁道:“还不放下鞭,若敢迟疑,将这老东西一脚踩死。”

    风铃铛害怕了,你别看她在老爹面前疯疯扎钆,其实倒也是个孝子,眼见老爹受吃亏,当下手中的鞭就没劲了,啪的一声被慕容魂绞了去,又“唰”的一声点中了穴道,动弹不得。

    慕容魂得意了,一边拧着风铃铛的小脸蛋,一边冲北辰映雪威胁道:“交出头皮,不然让你这情妹妹死。”

    慕容蛇也一脚脚踩得更狠了,疼得风掌柜哇哇的吐血,狞笑着威胁着,交出头皮,不然死。

    三个怪物当时就吓傻了,甩了手中的兵器,跪下,面向慕容魂道:“别动我家主人一根毫毛哟,我们束手就擒,代她受过行不行。”

    好嘛,来个干脆,直接跪了。

    唉,北辰映雪又气又急,三个怪物这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啊,气蔫了,但又无计可施。

    慕容魂还在威胁,“交出头皮,不然死。”

    死死死,左一个死右一个死,直逼得北辰映雪手足无措,额头冒汗,真想就这样束手就擒了。

    不,绝不能。哗,他又祭出了手中的断剑,一画。

    一画,霎时先前那幅竹子又出现。

    竹子,栩栩如生蓄势待发,霎时慕容魂魂飞魄散。

    眼珠一转,仗着风铃铛作盾牌,将她后背抓起,拎在自已身前,骑着妖狼,向北辰映雪发起冲锋。

    “你有本事就发那一剑呀,看是谁先死。”

    夸,使劲往风铃铛后背一捏,当时就疼得风铃铛大叫一声,面显痛苦,这下北辰映雪更不敢动了。

    不敢动了?当然不敢动,因为他知道,只剩下最后一个魔力点了,若这一剑一竹不能将慕容魂刺死,他就必死无疑了。

    自已死是小,风铃铛和她父亲,以及身后的妹妹北辰木熙,都将死。

    持剑的手都在颤抖了,画成了,却又因为迟迟不动手而灵气消散而崩了。

    崩了,又画。

    又画,画又成,却又是不敢动手。

    如此三番,他已是汗流浃背,窘迫不已。

    慕容魂将他一切看在眼里,催动胯下妖狼,手举半个狼牙棒,作势欲扑。

    其实他并不扑,他才没那么傻,才不会那么的把北辰映雪逼急了,因为对方已到了黔驴技穷的田地,何必冒险去迎那一剑。

    量他北辰映雪黔驴技穷之际,必然投降。

    稳操胜券,有恃无恐。

    ……

    怎么办?北辰映雪急了,唰,又揪出一摞族长的书法来,暗道:“那一剑伤不了他,那就用这书法吧。”

    族长的书法,那可是与住持的书法一样,金砖为字,窟窿为词,也许这一着下去,慕容魂必死无疑。

    踌躇,手还是不敢打,因为他知道,就算是书法再牛逼,也不能冒冒然,书法是不长眼睛的,风铃铛和风掌柜都挡在敌人身前,这一打,必然一起死伤,这不是他愿意看到的结果。

    更何况,这书法打出去,还不知道那慕容魂会不会挡住。先前那一剑的威力够强悍了,都被他挡住,更何况这书法。

    心急如焚……

    正在惶惶不可终日之际,叮,系统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