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极道香火在诸天 > 第215章:也来送死

第215章:也来送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擦,慕容魂一看,这是了得,一个照面没打,自已就吃了亏!赶紧一颗止血丹和一颗魂丹吃下,这才止住了血,令自已伤势稍稳。

    哼,幸亏自已功法强劲,再加上铠甲,不然,此命休矣。

    胆寒,这一刻再没有了先前的倨傲,不得不重新审视面前这个北辰映雪。

    北辰映雪,这还是那个废物吗,还是那个人人喊打,人人欺负的北辰映雪吗。

    不,当然不是了。昨日他在祖先禁地入口处那一画,已惊天动地,此时这一画,是自已轻敌了。

    当下给了自已一个嘴巴,我怎么忘了这茬。

    不敢大意,翻身上了妖狼背,一手一半断了的狼牙棒,就要重新杀来。

    却不意,啪的一声,一口痰来,正中其脸。

    啊,赶紧往上一望,天啊,柱子上人我怎么忘了,这也是个人物,也是了得。不说别的,就这一痰,唾在脸上,生生发疼。

    了得,了得。这如何得了?

    心惊肉跳,这一个北辰映雪就牛逼的没边,只一画,再一剑,就将我打伤,再加上这个白衣公子,只怕凶多吉少。

    就想败走,就想将狼头一拍下命令“逃”。但此时能逃吗,逃回去两手空空,还报告说,别人剥了头皮,得到了矿石,自已一无所获,那不是找死吗。

    只有拼死力敌了,别无退路。

    眼珠一转,就冲柱上之人道:“不知柱上这位您是何方神圣,小人不才慕容魂,若有冒犯之处还请海涵。”

    海涵?金乌旭见他说话客气,倒也心平气和起来。

    正在这时,一名刀斧手走上前来,在慕容魂耳边嘀咕几句,顿时他明白其是谁了。

    当下再一抱拳,冲金乌旭道:“原来您是我慕容族座上宾郭公子的朋友,失敬失敬。”

    金乌旭见身份被揭穿,倒也没有了再戏弄之意。

    慕容魂道:“郭公子是我的朋友,是我敬仰的英雄,您一定也是大英雄了。”

    金乌旭诧然了,好嘛,这来个拍马屁的。

    慕容魂从怀中一掏,唰,是瓶魂液,冲金乌旭道:“听郭公子说过,您喜欢画画,尤其喜欢画魂画,正好我这儿有瓶魂液,不知您是否用上,是否喜欢。”

    什么,魂液?一瓶魂液?

    金乌旭当下眼睛就直了,心道:“这他大爷的,为了拍卖会上的那瓶魂液,我差点儿把人丢大了,这回好,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慕容魂开心坏了,看来能哄住一个主了。只要哄住一个,就能专心一致对付北辰映雪了;只要北辰映雪一死,再想办法对付这白衣公子;可就算对付不了他白衣公子,那么回去一报告,那矿石样品也准跑不了。

    当下心稳了,笑嘻嘻地取出一个幽蓝色的小瓶,冲柱子上小心翼翼地甩了上去。

    啪,金乌旭一把接在手中,仔细一瞧,呵,瓶子颜色都与拍卖会上那瓶一模一样,可惜那瓶被自已一把捏碎。

    唉,只是这瓶小了点。

    一声长叹,冲慕容魂道:“还有没有,就这点,还不够我那笔喝一壶的。”

    慕容魂心里气,暗道:你那笔就什么笔,那么能喝?你可知道我为这魂液费了多大的劲?这可是我花了重金,历经几年才搜刮来的几味仙药,再请大显大贵的制丹人帮我,用了七七四十九才制成,你以为就不值钱,就随你嘴胡殃殃?

    心中不乐,表面上却是无比恭敬,“那个,有是有,嘿嘿,你得拿那矿石来换。”

    “矿石,什么矿石?”金乌旭假装不知。

    慕容魂道:“我知道你有,这样吧,再给你一瓶,两瓶换你一块矿石,怎么样。”

    “好呀,拿来。”金乌旭兴奋不已。

    慕容魂却不笨,道:“那你先把那块矿石亮出来。”

    金乌旭脸一板:“你这是要挟我?”

    不敢。慕容魂说道:“我是怕你没有。”

    金乌旭翻脸了,“我是没有,怎么,没有你就不给我了?!”

    “不,怎么会不给。”

    慕容魂只有忍着肚子疼,一咬牙,即使对方没有,也得讨好。

    当即唰的一声将怀中另一瓶魂液甩了上去。

    啪,金乌旭一把攥住,拿在手中,用神识感悟了一番,心头大喜。

    呵,正是自已想要的。

    喜不自胜,却脸又一翻道:“那谢谢你孝敬了,只是我身上真没有什么矿石,要不,我下到地上给你捡一颗。”

    慕容魂早料到他有这么一着,倒也没在意,道:“那就不必了,这两瓶就当孝敬公子了,还请公子不要插手我杀北辰映雪。”

    金乌旭故作惊讶:“啊,你要杀他?”

    这一表情,霎时令慕容魂明白了,这家伙是不想自已杀,只有顺着其意道:“若公子不想让他死,我就留他一条活命,待拿他到我慕容屯向我家族长交差。”

    金乌旭双手一摊,道:“那好吧,收获满满,我何乐而不为,你抓你的人,我修炼我的。”

    当下双腿一盘,就在上面修行开了。

    修行?当然是修复他的画脉了。如今的画脉已缺失三个,得赶紧想办法弥补和修复,不然,时间一长,更难修复。

    心急火燎,再不顾什么北辰映雪死不死了。

    ……

    慕容魂喜不自胜,眨眼间,自已就摆平了一个劲敌。

    现在可以一心一意对付北辰映雪了。

    虎视眈眈,作势欲扑,质问北辰映雪:“那头皮在哪,交出来?”

    北辰映雪不屑道:“有本事你就来取,没本事就少废话。”

    慕容魂气极,“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

    当下催动胯下啸月妖狼,抡起半根狼牙棒,向着北辰映雪兄妹打来。

    北辰映雪竭力应战,唰,断剑在空中又一画,霎时,又一幅画成。

    画,依然是竹子,依然是那灵画,在没有消耗魔力点之前还不是魂画,是灵画。

    灵画,但已够震撼的了。

    吃一堑,长一智,慕容魂当时就双膝一拉,示意那妖狼退下,不敢轻举妄动。

    盯着那画,盯着那画上的竹子,说实话,心中怕怕。

    怕,能不怕吗,一剑就断了他的狼牙棒,还将他胸前的铠甲洞穿,这是何等了得的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