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极道香火在诸天 > 第209章: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第209章: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却……迟迟不能拿下。

    为了给蚂蚁分身留出足够时间来控制这妖蛇,北辰映雪故意与慕容蛇说了那么多废话,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神识攻击灵智,只要一方神识强大,就可以碾压对方脑中的“智慧核”,包裹并束缚,令其服从,才能彻底地控制它,进而被收服被利用。

    一旦被收服,那妖兽就不是原主人的妖兽,就成了对方的妖兽。

    现在这情况就发生在妖蛇身上,妖蛇被压制,被收服,不得不被利用,反击原主人。

    蚂蚁分身这么厉害?

    当然了,它是系统用魔力点喂养的,是吞噬了蚁皇得到“蚁皇波动”进而晋级的妖兽,也同样达到了玄级,且它还被人的意识控制着,成为人的灵魂的一部分。

    “蚁皇波动”启动,霎时一股强烈的金色细线在人眼看不到的情况下,向着那妖蛇的脑袋刺了进去。

    妖蛇不甘束手就擒,也发出强烈的神识对抗。

    岂能对抗的了。蚁皇波动“扑哧”一声扎进蛇的脑海,寻找到“智慧核”,包裹,收服,再抹去慕容蛇留在这里的一缕神识,

    须臾间,妖蛇身子一颤,就在竹简里打滚。

    抹掉了,抹掉了慕容蛇的控制妖蛇的神识,令他不得不认北辰映雪成为新主人。

    这一切,慕容蛇还不知道,因为此时他一心盘查头皮,根本顾不上这些鸡毛蒜皮。

    “祭。”

    慕容蛇一声令下,一道神识穿出大脑直奔那妖蛇的“智慧核”,想去感应那以前种在里面的神识,然后控制妖蛇,让妖蛇按他的命令出击。

    可是,神识下去,腰间的妖蛇并没有出动,而是还在原地待命。

    怎么回事?再次发出神识。

    这回,它听话了,瞬间从竹简内一窜而出。

    大喜过望,正待指使蛇扑向北辰映雪时,却愕然发现,妖蛇在空中一个反转,反扑向了他。

    “嗡”的一下脑袋发懵,这怎么回事。

    可不论怎么回事,食指已被咬中。

    食指,那可是同北辰族长的断指同一个位置哟。

    一声大叫,像杀猪一样,连蹦带跳,连连揌手。

    可哪揌的掉,蛇咬住指头就不放,就他痛苦不堪。

    哗,挥刀斩向。

    嗖,那蛇倒是机灵,见刀来,松了口,一个翻身跑了。

    跑了,掉在地上,却哧溜哧溜地跑向北辰映雪脚下,北辰映雪手一招,就到了其手上,仿佛那北辰映雪就是它的主人,饲养了它一场。

    气,差点儿没把他气死,指着北辰映雪骂:“好个不要脸的东西,竟然抹掉了我的神识,收了我的蛇。”

    北辰映雪狂笑:“牲畜这东西从来都是喂不家的,难道你不知道吗?”

    咬牙切齿了,就要动大招。

    北辰映雪指着他的手指说道:“慢着,先看看你的手再说。”

    一个寒噤,慕容蛇低头一看,天啊,自已的食指已发黑,再不拿出解药来救,整只手就要废了。手废是小事,再蛇毒攻心,性命不保啊。

    大惊失色,赶忙在身上寻找解药,可是发现,自己就根本没带。

    没拿,这是他的习惯,因为他向来心狠手辣,做事从不留余地,所以解药甩在家中,平时根本不拿。

    这就叫做恶有恶报,善有善终,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

    北辰映雪开怀大笑,“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你去死吧。”

    慕容蛇怒不可遏,“唰”的一声,一刀下去,削掉这根手指。

    哈哈,北辰映雪拍手大笑:“恭喜恭喜,你也断了一指,与我们族长一样,成了九指神禅。”

    ……

    北辰族长正在威武楼上注视着这一切,断指的疼痛让他时不时的“唏溜”一声,他恨死了慕容蛇,也恨那条妖蛇。

    当他看到妖蛇攻击北辰映雪时,眼睛一闭,想到自已那么高的功法都躲不过蛇的攻击,而不得不断了一指,心道:“完了,北辰映雪完了。”

    可待他再睁开眼时,一阵狂喜,天啊,他竟然反转了他的蛇。

    反转是小,他竟然让那蛇反咬了原主人一口。

    “哈哈,慕容蛇,你也有今天,想不到你也步我后尘,自食恶果。”

    喜出望外,“大快人心,大快人心啊。”

    振臂高呼:“后生可畏,北辰映雪你这个垃圾,你怎么替我报了仇。”

    惊喜、兴奋,无以伦比。

    ……

    广场上,避之若浼的人们看到了这一幕,目瞪口呆,谁也不相信这是真的。

    “怎么回事,他慕容蛇养的蛇怎么反过来咬自已?匪夷所思。”

    “邪乎,这是怎么回事?”

    百思不得其解,但其中也有些高手却明白道理,指出:“没什么奇怪的,那是神识的反转,北辰映雪的神识太强大了,控制了那蛇。”

    反转,也就是说,反转令蛇重新认主了。

    ……

    慕容蛇气急败坏,看着自己的蛇成了别人手中的武器,又疼又恨,又不敢近身,冲手下的刀斧手喊到,“他是‘入魔者’,给我上。”

    刀斧手缩缩了脖子,看着北辰映雪手中妖蛇吐着长信,个个觉得背心发凉,这哪还能打呀,这谁敢打啊。

    不听命令,反倒后溃。

    饭桶,慕容蛇气急败坏,只有孤身犯险,提刀冲着北辰映雪扑来。

    唰,妖蛇在北辰映雪手掌上一抬头,骤然吓得他浑身一激灵,收住了脚,不敢撒野。

    怎么办?难道就这样回去交差,那慕容族长岂不剥了我的皮?

    乍然,头顶上传来了一声鹰鸣,顿然醒悟:“我不是还有妖鹰吗,难道不可以收拾它这个蛇?”

    一声召唤,让那在头顶盘旋的妖鹰一个俯冲,向着那妖蛇抓去。

    以他的想法,妖鹰战妖蛇,再趁北辰映雪分心,一举击杀。

    ……

    妖鹰俯冲而下,扑向北辰映雪,扑向妖蛇。

    鹰从来就是蛇的天敌,蛇看到了那鹰,吓得浑身发哆嗦。

    鹰俯冲而下,直奔北辰映雪眼睛,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它要先啄了北辰映雪的眼睛,再生吃了那蛇。

    北辰映雪沉着冷静,指挥蚂蚁分身迎战。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