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极道香火在诸天 > 第204章:金蝉脱壳

第204章:金蝉脱壳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可是,没有搜到。

    显然魂石不在了,已被人拿走,而最可疑的人就是阴阳先生了。

    愤恨之下,再次将意识切换到蚂蚁分身身上,用蚂蚁的触角去寻找。

    可是,扫遍了七叔的尸体,没有见到魂石的踪迹。

    肯定是被阴阳先生得去了,杀。

    一股杀念顿起,可待他转过身来,却发现,那人居然不见了。

    不见了,他跑了!

    天啊,他带着魂石跑了。

    恼羞成怒,赶紧追了出去。

    ……

    刚追到围席口,就与一个人撞了个满怀,正是那蒙面的阴阳先生从外面进来,看来他没跑呀,好,有机会了。

    只想寻个机会将他打晕。

    带着激动和勇气,纵然他阴阳先生功法再强,他也要试一回,一举夺得魂石。

    愤恨地转过身,跟随着进来。

    一进来,瞬间傻了,怎么?里面空空如也,那个活人不见了。

    不见了,他跑了。

    他既然想跑,那刚才回转来干嘛。

    疑惑,困惑……

    ……

    阴阳先生跑了,他惊得一身冷汗。

    跑了,他竟然带着魂石跑了,就在自己的眼皮底下,顿时他感到愤怒,只恨自己怎么不早点对他下狠手。

    可是现在一切都迟了,那个坏蛋,那个拿了魂石的假阴阳先生,他竟然跑了。

    赶紧追出,站在围席口,目光如鹰一样在人群中搜索。

    可是,没有,没有那人。

    懊丧,心如刀绞,那可是父亲他们冒着极大的风险,且是在牺牲了七叔七婶两个人的性命才换回的魂石啊,就这样被自已一个疏忽没了去。

    惊诧,懊丧。

    骤然却看到,蒙面的阴阳先生出现了,居然又出现在自己眼前,且大大方方理直气壮,径直走到他面前,还将他身子一拨,嫌他挡路。

    嘿,这不得了了,就要一掌拍了他。

    顾及周围的守卫和旁边的转悠的三长老,只有先收了手,暗道,等进了里面再说。

    不敢相信,不是做贼心虚吗,这人怎么这么淡定?

    蹊跷,仔细盯向这人的身子。

    这一盯,骇然发现,又不对了。

    怎么不对?

    原来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人正是最初那个阴阳先生“瘦子”。

    瘦,正是最初那个阴阳先生。

    不服,上去一把拽下其面纱,果然如此,是最初的那个。

    “不好,金蝉脱壳!”

    北辰映雪心凉了半截,自已被人糊弄了。

    ……

    上当,上当。

    北辰映雪只感到上当,只感到天大的侮辱。

    这是谁啊,居然这么牛逼,居然就在自己的眼皮底下,盗走了魂石,还巧妙的金蝉脱壳。

    阴阳先生无故被拽下面纱,吵嚷开了:“干嘛拽我面纱,干嘛?”

    北辰映雪只有认栽,一屁股瘫在地上。

    懊丧,无比的懊丧。

    悔之莫及,若魂石到了慕容族人手中,只怕父亲和他们一行几十人都将死。

    大祸临头啊。

    懊丧中,伸手去摸自己口袋里的那块魂石……

    哗,魂飞魄散。

    ……

    魂飞魄散,怎么了?

    惊愕、惊诧、惊惶失措。

    看着眼前这个“真”阴阳生生,一丝不苟地收殓尸骨,缝合尸体,整理遗容,只觉得恨,一把提起,质问:“那个人是谁,是谁和你换了包?”

    阴阳先生一脸的糊涂,问,怎么了,我这是来收尸的,是你叫来的,难道这也有错。

    北辰映雪声嘶力竭,“我问你,那个和你对换了身份的人是谁?”

    阴阳先生依然一脸的懵逼,“我没有啊,我先前就是被三长老叫出去说了一会儿话。”

    啊,果然是有人趁着阴阳先生说话的当口,以假乱真。

    心彻底碎了。

    看着阴阳先生专业又专注的收尸、缝合,他欲哭无泪。

    谁,谁捉弄了我。

    天旋地转。

    不乏心,伸出手,在那阴阳先生身上仔细地搜。

    搜,搜搜搜,可是没有,不会失而复得。

    欲哭无泪,好想骂人,大声骂。

    只是,第二块魂石明明揣在自已口袋里,为什么不翼而飞?

    ……

    是谁偷走了我口袋里的魂石?而那假阴阳先生又是谁?

    忽然他想到了:……先前,与一个人撞了个满怀!

    当时自己还以为是阴阳先生,倒也没在意……

    天啊,问题就出在这里!

    原来我的魂石就是那一撞之下,被偷了去!

    了得,十分了得,不说别的,就凭那手法令自已不知不觉,那就是了得。

    一撞,他就没了魂石。

    记得当时自已紧跟着进来,可一进来却发现,他竟然身法迅速,竟然逃的无影无踪。

    对,就是那时——那第三个收尸人。不,是第三个阴阳先生!

    天啊,一时之间居然连续出现了三个阴阳先生,二假一真。

    三个阴阳先生客串,自己居然浑然不觉。

    唉,只怪自已当时一心惦记着魂石,注意力全在魂石上,这才让他们得手。

    头都大了,自已居然被耍了。

    耍了,耍大了,而自己还不知道偷走两块魂石的人分别是谁。

    只不过,隐隐记得,那个与他撞个满怀的人身子更加的瘦,比最初的阴阳先生还瘦。

    瘦,那他会是谁呢?

    无从查起,懊丧不已。

    ……

    懊恼间,忽听到外面传来人们的惊恐之声,纷纷惊呼和大乱,接着,人喊马嘶。

    暗叫声不好,赶紧一头冲出围席。

    广场上人们惊恐万状,慌乱不已,一个个开始抱头鼠窜。

    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

    只看到,广场角的街道口,一队执着火把的人马浩浩荡荡气势汹汹地向着这边奔来。

    人群惊呼:“慕容族,慕容族。”

    这队人马气势汹汹而来,当中一辆马车奢华高大威风凛凛,其上插着一面旗帜,旗上绣着一条张牙舞爪的“金蛇”,蛇口中吐出火焰。

    蛇,正是慕容族驻北辰堡的执事“慕容蛇”的旗帜,也就是说,马车里坐的定然是慕容蛇。

    慕容蛇,从小养蛇爱蛇,并养妖蛇,对妖蛇情有独钟,故得了个名字“慕容蛇”。

    慕容蛇,蛇就是他的象征,就是他为非作歹的杀手锏。

    慕容蛇,他怎么来了?

    北辰映雪暗叫一声不好,此时他来,定然是冲着自已。

    看来自已凶多吉少了。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