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极道香火在诸天 > 第191章:魂碑照2

第191章:魂碑照2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不及他动手,蜂拥而上一大堆人来,纷纷排在他身前。

    原来都是些“灵碑照”没有过关的少年,他们一听还有一次机会,生怕错过,抢先排到了北辰映雪的身前。

    北辰映雪也不跟他们争,就看着他们的笑话吧。

    果然,一个个摩拳擦掌,一个个去试,结果一个个败下阵来,一个个垂头丧气。

    唉,如传说中一样,不是一品就是二品,果然都是些凡人俗子普通人。

    有些好事头子,自以为灵碑照测试过关了,也来凑下热闹,结果一试,纷纷被打脸。

    因为他们的测试结果还不如先前那些“灵碑照”没过关的人,一个个脸红的,纷纷骂,“这什么魂碑照嘛,分明就是个作死的石头。”

    嘿嘿,还真不知道谁在作死。北辰映雪暗自心里发笑。

    一个个垂头丧气地走了,北辰映雪面前又恢复了平静,一个个乜斜着眼睛看向北辰映雪。

    “就他,绝对不行,连我们这些人都不行,他个残废,凭什么行?!”

    “黄级五品,那可是传说中的大天才大将军才达到的境界,他休想了。”

    一个个咬牙切齿,生怕他超过了他们,若超过了,他们的脸往哪儿放。

    当然了,也有一些期待的,因为他们确信北辰映雪以前是天才,现在依然是天才,是天才,那魂值绝对不低。

    北辰映雪不理众人的嘈杂和鄙视,静下心来让自己的精神力进入冥想状态。

    只有甲方同意冥想状态,才能让自己全身心投入。

    冥想,然后猛地一睁开眼睛。

    走上前去,将手放于魂碑上,让精神力彻底放松,处于空无的境界。

    哗,哗哗哗,魂碑上金光大放。

    ……

    魂力值开始上跳,碑面上开始出现一根魂脉。

    一根魂脉,那就是黄级一品,这好像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纷纷期待,看他能不能激发出第二根。

    第二根魂脉果然出来了,金灿灿的,这说明,他已达到了黄级二品,平了他们的水平。

    “不能再高了,再高就超过我们了。”一个个屏声宁气地紧张起来。

    哗,北辰映雪的手还在上面抚着。

    令他们遗憾的是,第三根魂脉竟然真的出现了,开始出现了苗头。

    “尼玛,这是要打我们的脸吗?!”一个个惊恐不已。

    但形势不由他们,魂碑照上的魂力值继续上跳,哗,第三根魂脉彻底展现。

    霎时间,咒骂声一片:“他丫的,他怎么比我们都高,他可是个残废啊。”

    当然了,也避免不了一些人大声地叹息:“唉,自愧不如啊,难怪他能将族长吊着他,敢情这魂力超强啊,这么强的魂力,能不破解了‘族魂’吗,族魂破解了,能不把族长等人吊着打吗。”

    纷纷叹息和着急,“黄级三品,凭什么,凭什么?”

    但转念又一想,黄级三品倒也不奇怪,他北辰映雪好歹也曾是金童玉女,北辰堡公认的天才,配个三品好像倒不打我们的脸哦。

    “唉唉,也算匹配吧。”纷纷给自己找台阶下。

    忽然,哗——

    天啊,它居然跳到了四品了。

    刚刚有了点心理安慰,这脸上的羞红还没有消退,这打脸又接踵而来,这让我们的老脸往哪撂。

    只看到,魂力值在达到三品后并没有停歇,一鼓作气。

    唰,唰唰唰,“啪……”,黄级四品,千真万确。

    尼玛,四品?也就是说,北辰映雪的魂力值已达到了惊人的四品,魂碑上显示出四条魂脉来。

    惊诧,万难相信。

    “别急吗,才四品,虽然震撼,但却没有达到魂碑照的及格线。”

    魂碑照的及格线,那可是黄级五品。

    五品,他可能达到吗?!二百年了才出一个那样的大将军,他北辰映雪何德何能能达到人家那惊人的水平。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他最多也就四品了,再上不去了。

    纷纷盼望他裹足不前。

    ……

    裹足不前,果然,魂碑在四道魂脉显现后开始退却,大有下降趋势。

    不好,北辰映雪心中叫苦,若这达不到黄级四品,自己就进入不了族比,就会被人笑话。

    笑话是小,我还指望着进族比,再进血炼,再进入祖先禁地,夺那圣书,圣书上有湛卢剑谱,有了剑谱,我才能真正挥舞起自己的剑。

    剑,那湛卢剑的碎块将重新被他铸造一新。

    必须达到,黄级五品…我来也。

    可是,一连抚了几下魂碑,第五根魂脉就是不显现。

    不显现,那就是宣告失败。

    失败,那将与湛卢剑失之交臂。

    情急之下,他再次鼓起脑海里的全部精神力…

    气喘吁吁、大汗淋漓,可惜很遗憾,魂脉值不升反降。

    “呜,看来他不行了,功亏一篑,失去机会了。”

    “唉,天才纵然天才,也不是大将军那天才,人家大将军两百年才出一个,就他?!”

    “唉,天命难违啊,天命如此,他也改变不了,他输了,他被淘汰了。”

    这下人们喜笑颜开,好嘛,终于将这个投机取巧想当族长的家伙按倒了。

    大快人心,大快人心呀。

    纷纷跳起来骂,骂的愈加难听。

    “呸,你别想当族长了,族长没你的份。”

    “还当什么族长,我看呀,当个掏粪工也不错。”

    裁判席上,金乌旭就坐在滚球球旁边,他专心致志地看着北辰映雪将魂碑照激发出一个又一个魂脉,心中震撼极了。

    正以为他能一鼓作气,拿下黄级五品,却不意看到北辰映雪裹足不前,不禁一阵阵失落:“唉,他还是没能让我如意,我以为他能冲破重重险阻而脱颖而出,那么我就有了去长安的希翼和勇气,现在看来……,唉。”

    一连几声叹息,就想起身离开,不准备再看了。

    看来自己的长安之行凶多吉少,老天注定让我家团圆,不走死路。

    “只是我不服,他们凭什么瞧不起我画画,凭什么将我的画功抹杀,凭什么又将我的画友画知音,一个个抹杀!”

    朋友,知音,你们一个个死的好惨,这仇不报,我誓不为人。

    瞭望台上,族长同样感到可惜,无奈地摇头,“唉,棋差一步。”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