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极道香火在诸天 > 第177章:这画技,也能拍马屁

第177章:这画技,也能拍马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北辰映雪将他俩的表情看在眼里,不动声色的继续诱导,“普通灵液倒不贵,就是消耗太快,笔划几下就消耗完了。唉,这让我如何教你们?”

    言下之意:只要不贵,还是能买哟。

    两老头大眼瞪小眼,你丫,这还不贵吗,我们都要肉疼。

    小心翼翼地试问:“那别的灵液不行吗?普通的灵液应该可以吧?”

    “不行。”北辰映雪断然否决。

    两老头诧然,从没想过那…放在那儿不起眼的东西居然要自己买,这也太贵了吧。

    傻眼了,“天啊,这溜拍的价格怎么也这么贵呢,你丫,这是谁当初定的价。”

    两老头怒不可遏,质问那拎锤拍卖的小二。

    小二惶恐了,赶紧回话,且是小声地回话,生怕驳了他俩人的面子,小声道:“这可是你俩当初定的价呀。”

    你丫,怎么会这样,这,这不是自己害自己吗。

    天啊,我们当初吃了什么错药。

    懵,懵圈,懵圈啊。。

    北辰映雪见这两老头也确实为难,只有摊开手说,“这不,刚卖了两幅书法……”

    两老头将他手中钱一看,这你丫,还不够灵液标价钱的百分之一哟。

    这可怎么办?这让我俩如何是好,如何讨好和拉拢这个北辰映雪。他可是答应给我们“金砖为字、窟窿为词”的秘笈,还有成为铭文师的铸剑之法。

    这如何是好,“唉,当初那个寄卖灵液的人也真是敢喊价啊,居然标出这么高个价,就算溜拍也高的离异啊。”

    丧尽天良,丧尽天良。他俩在心里直诅咒。

    为难起来,试探地问北辰映雪:“那你身上还有几幅书法?”

    “四幅。”

    “才四幅呀…”

    他俩失望,眉毛都皱成一个结,不用说,就算这四幅拍卖了也不够呀,更何况那有那么多人上当出高价呢。

    左右为难,一边是想讨好北辰映雪,好有机会向他讨教,一边又是价格高的离谱,钱差的太远。

    怎么办?

    两老头相互递了个眼色,对北辰映雪说道:“你等等,我们商量商量。”

    北辰映雪笑了,知道他俩骑虎难下,为了稳妥起见,他觉得自己还是应该多展示个自己的本事,让他俩吃个“定心丸”。

    索然无味道:“不用商量了,不就是事看好我嘛,那好,我让你俩再开开眼界。”

    啊,在俩老头的惊讶声中,北辰映雪的手又在空中舞扎起来。

    哇哇哇,两老头眼睛放光,看着他的一比一划,期待,期待再有大的奇迹出现。

    发现,却什么都没有。

    这什么个意思?正纳闷,却北辰映雪收了手,悄声地冲他俩说道:“这里人多,不宜展示我太多的真本事,要不咱们到个僻静处?”

    两老头一想也是,到底是高人啊,艺不外露。

    当即带他到了一个房间,房间黑压压的就他们三人,且按北辰映雪的吩咐,关上了门。

    北辰映雪开始闭目冥想,慢慢地,慢慢地将意识进入……

    ……

    进入……

    画开始。原来他是准备画画。

    画画,这也算是俩老头的强项了。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这也算是当今大唐文人的风采了。

    只是他俩看北辰映雪的画,不禁皱眉。

    这画怎么画的这么可耻呢,还这么难看,不仅难看,是十分难看。

    为什么难看?因为他在画一个女人,还是个脱的女人。

    这什么事嘛,在我们两个糟老头子面前画的这般下流,你是想勾引我俩成色魔吧。

    鼻血都快流出来了,这啥……,啥啥啥。

    一个女人,光着翘臀,一把陌刀,杀在旁边,隐隐地有杀气在抖动。

    这…算什么事吗,是胁迫,作奸犯科吗。

    画好了,笔一甩,提起宣纸,亮在两老头面前。

    “怎么样,我这画不错吧。”

    不错,真不错。两老头直竖大拇指,却在心里暗骂:“这算什么事嘛,这么难受的画技,也敢大言不惭。”

    这,这家伙该不是没有什么真本事吧,故意糊弄我们俩。

    北辰映雪将画一抖,说:“看,这画,这女人,这胸,还有……,嘿嘿。”

    说着将那女人翘臀上一指,只见上面有四个字,只是字太小,两老头视力不好,不得不低头仔细看。

    暗自泄气:“天啊,这是什么事啊,这明明个沟子,却要我俩伸长了脑袋去看,这话要传出去,我俩可这老脸往哪放哟。”

    老不正经,老不正经啊。北辰映雪,你小子在捉弄我们什么?!

    继续看那四个小字,却原来是“安金乌旭”四个字。

    哦,好像是有这么回事,端阳节那天,有个胆大的外地小子,哦,不,白衣公子,他画了这么一幅画在广场上,打了众北辰堡人的脸,但最后却被北辰映雪收拾了,好像那画被改后的四个字就是这字,安金乌旭。

    明白了,只是不明白他干嘛要将它在此时展示给他俩,难道这了值得炫耀吗?

    女人,你以为我们俩个老东西没见过女人,小子也,说实话,女人,我过的独木桥比你走的路都多。

    老不正经,老不正经。北辰映雪色色的笑。

    其实啊,只有他自己知道,他这是要显露一手画魂的本事,你们俩刚才不是见识了字魂的本事吗,这回再见识见识画魂,这下你俩总该心甘情愿地为我买那瓶魂液了吧。

    哼哼,我北辰映雪也就是没钱嘛,不然何必绕这么大弯,找你们俩个老朽。

    只是这画魂的本事是掠夺来的,有点不敢大方使,怕一旦哪里画不好,或者画少了,就前功尽弃,所以嘛,本来想画把刀,结果不得不把光沟女人也画出来了。

    唉,这是没法,赶鸭子上架。

    北辰映雪自己也觉着画的丑,这女人嘛,画的确实不漂亮,这翘臀吗,画的也不够尖锐,唉,至于这画出的线条吗,更别提了,歪歪扭扭。

    两老头也是心里骂,就这画功,三岁小孩也会。这,这你丫也敢拿出来展示和显摆。

    只是,唉,碍于有求于北辰映雪,也只有忍着肚子疼了,只有不断的恭维,恭维。

    “我画的有这么好嘛。”北辰映雪也有些飘飘欲仙。

    好好好,画的十分好。两老头也不怕脸红,也不怕别人说他俩脸厚,就直线恭维,“这画技,莫说,还真是别出心裁。”

    唉,文绉绉的表扬,文绉绉地令北辰映雪汗颜,这画技,也能拍马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