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极道香火在诸天 > 第175章:魂液

第175章:魂液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北辰燕一走,俩老头就冲北辰映雪要秘笈了。

    秘笈?他哪有啊,刚才那只是给两个老家伙个定心丸,现在真要,还…真没有。

    没有,那怎么行,我俩可是冲着你能教我们字魂的本事才帮你,若不,重新揭破。

    北辰映雪道,迟了,她北辰燕都走了,你俩想喊她都不可能了。

    俩老头问,那咋办?

    北辰映雪说,凉拌,我给你俩个秘笈吧。

    啊,俩老一听,喜出望外,不错吗,我说我没看错这小子吧。

    北辰映雪心里笑,秘笈,嘿嘿,我只有最大的最高级的,只是不知道你们二位能不能接受哟,接受的了吗,受用的了吗。

    ……

    陡然他发现一件奇珍异宝,那是瓶灵液,装在一只幽蓝色的瓷器瓶里,放着幽光。

    灵液怎么能放出幽光?

    展柜的角落里,毫不起眼,甚至上面还蒙了许多灰尘。

    通过蚂蚁分身的触角他知道,那不仅是一瓶灵液,而是一瓶魂液。

    魂液,是用风灵草的汁液,寒灵蝉的翅膀,加上玄级二品妖兽的血液,再加玄级虎骨,些许龙骨,再混合各种名贵的草药才制成的,格外珍贵。

    之所以用骨,是因为“魂藏于髓”,髓就是骨,骨里有魂力,所以这材料这魂液都特别珍贵,就算有钱的大户人家也不一定买的起。

    发现,周围人好像都不知这东西的珍贵,居然把它当作一般的普通灵液,比如书写和画符的灵液,简直暴殄天物呀。

    当然这也不能怪大家眼拙,凡夫俗子嘛,这都是可以理解的。

    另个,就算是灵液,也不是一般人能用的起的,因为要用的人必定是符文高手,不然干嘛用这么名贵的灵液,别的灵液不一样可以用吗,只是功效差了点,但大体上不影响符文效果啊。

    难怪它放在这儿落了灰尘也无人问津,这么高级的东西放在乡下地方,能不溜拍吗?

    且今天是族比的日子,人们急着要买的是现成的兵器,谁还有闲心买这灵液慢慢地画呀写呀。

    灵液还有个用途,用它制作出的灵符,熔在铸造中的兵器里,灵符的纹路随着兵器本身纹路的扩展而扩展,使兵器的物质本性发生改变,提高品质品相。

    这样铸造的兵器不但可以储存灵气,还可以以丹田之气激发灵符,令兵器发挥出更加强悍的威力。

    当然这种铸造之术叫做“铭文术”,铭文,顾名思义就是将符“铭”入兵器中。

    传说中的铭文大师,可以不凭借高温就可以将灵符“铭”入兵器,让兵器发挥出令人难以想像的能力。

    当然这样铸造出来的灵器就不是普通的灵器了,就是铭文器,先前风铃铛驾着好玩的“风尘剑”,就是铭文器的一种,只是比较低级而已。

    现在摆在北辰映雪面前的是一瓶“魂液”,魂液,也就是说,用它可以制作魂符,魂符,那可是比灵符强不止一个大截,一个天下一下地下。

    魂符注入兵器,必然是“魂器”。

    魂器,高出灵器,两者相比,天壤之别。

    “叮,宿主你发现宝了,这魂液可以帮你铸剑,重铸湛卢剑。”

    “湛卢剑?它不是断成碎块了吗?”

    “叮,我不是给你说过嘛,将碎块重新熔炉,将‘琴棋书画剑诗茶’七种神道注入剑中,就能修复。”

    北辰映雪:“可我现在只会画魂书魂,就算有了这瓶魂液帮忙,能将画魂书魂注入剑中,那也凑不齐七种啊?”

    系统:“叮,你怎么这么笨呢,画魂注入,那就是画之剑,书魂注入,那就是书之剑,如果七种都注入,那就成了湛卢剑。”

    哦,还有这一说。

    当然了,赶紧呀,尤其是画之剑,你不但有了画魂,刚才还掠夺了白衣公子金乌旭的“画命”,画魂画命都有了,你再掠夺他的“画骨”,乃至更基础的画功,那不就行了吗,不就可以铸出“画之剑”吗,赶紧拍下这魂液。

    嘿嘿,还真是哟,这么说我捡到宝了,好的,看我的。

    ……

    他看向魂液,鼓起勇气,要做的是——拍下它,制造魂器,制造画之剑。

    画之剑,——湛卢剑之一。

    七剑合并,就是湛卢剑。

    哼哼,铸剑,自己这三年在道观里不一直学的是这个吗?修理工,修复的不正是灵剑之类的器物吗。

    铸剑,我多少会一点,相信只要有熔炉,应该不难。

    ……

    拍,拍下来。

    可一看起拍价,简直要吐血,那价格高的离谱,就算他再卖出怀中这几幅书法,也不够。

    怎么办?魂液可遇不可求,必须拍下。

    “看来族长的‘擦股纸’我还是拿少了,早知道翻箱倒柜也要多搜刮一点。”

    唉,只感到晦气,同时又忍不住开心地笑了。

    擦股纸,族长你怎么太有才了。

    ……

    与北辰映雪一样,风铃铛也盯着一件好玩的宝贝,眼睛发直,因为那又是一把风尘剑。

    风尘剑,先前被三个军痞要了回去,接着又被金乌旭捏断几截,真扫兴,现在又看到了同样的剑,能不喜吗。

    缠着北辰映雪给她买,“谁让你擦股纸擦成富翁了呢,还不快点!”

    哼哼,她把玩耍当正经事了。

    北辰映雪没理她,既没答应她也没说不答应,反正就耗着,同时,他脑海里转着圈圈地想着得到的办法。

    最终他胸有成竹,期待地看向那两位符文师“颜筋柳骨”。

    颜筋柳骨觉得奇怪,你不是答应给我俩字魂的秘笈,怎么还在磨蹭。

    难道…还有什么要帮忙的?笑呵呵地上前来问:“敢问公子你是不是还有族长的书法要卖呀。”

    北辰映雪点了点头,“是有,但这价格嘛。”摇头。

    啊,还不如意?“颜筋柳骨”惊诧地看向他,心道,这都天价了,平日里莫说是你拿来的,就算是族长亲自拿来,也未必卖出这么个高价。

    看向风铃铛,意思是,若没有风铃铛在那儿烧火,只怕也卖不出这么好的价格。

    这都天价了,你还要怎样!

    北辰映雪盯着那瓶幽蓝色的魂液,叹气道:“唉,可惜那么好一瓶魂液就放在那儿溜拍了,可惜可惜。”

    什么,魂液?

    颜筋柳骨以为自己听错,瞠目结舌道:“你没有弄错吧,那只是瓶灵液。”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