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极道香火在诸天 > 第169章:宽窄巷子牛肉面3

第169章:宽窄巷子牛肉面3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嘿嘿,贼笑。

    果然,风铃气得一头站起。

    嘿嘿,他又笑,不,强忍着心里笑,脸上却皮笑肉不笑,继续道:“你的鞋尖也该打理下了,女孩家,走哪都应该给人留个好印象。”

    唰,风铃铛直接推桌子了。

    嘣的一下,金乌旭这边用手一抵,好嘛,好好的桌子转眼间就让他俩给挤成了齑粉……

    掌柜惊呆了,小二更是眼珠子都快嘣了出来,哇,一失神,好嘛,菜刀切在自己手上,疼得蹦蹦跳,血直流。

    哈哈,笑了一屋人。

    唯独,风铃铛不笑,也笑不起来。

    哼,眼睛一棱,再不理他金乌旭,愤愤然的乖乖的坐在北辰映雪的对面去了。

    ……

    老面上了,还是那老老的牛肉面。

    香,真香,不愧是美食高手藏于民间啊。

    “来,各位,吃大蒜,紧饱吃,不要钱。”

    北辰映雪贼笑贼笑地分着大蒜,好像那就是他家的,这馆子也是他家开的。

    ……

    心照不宣,吃完面他们就开始谈及那令他们谈虎色变的“悬顶之剑”,当然是“蛊惑魔鬼”了。

    这个魔鬼钻入我们六人当中,还死了一个北辰图诚。

    这事不能这么简单吧,就进了我们现在五人的心里,就不温不火的不显现?

    你显现了没有?

    没有啊,你呢?

    我也没有。

    那谁显现了?

    没有啊,我们好像都没显现。

    那我们岂不是被你北辰映雪这个冤大头…给坑了?

    不尽然,也许它在我们心中潜伏着,等待时机。

    唉,看来我们五人注定人生不平凡,定将惊天动地成为一代天骄了。

    什么天骄不天骄,是魔鬼和魔头好不好。

    好好好,算你能,算你狠,我们都不如你,行了吧。

    唉唉唉,这个魔鬼,他害得我们好惨。

    谁让他害的,他北辰映雪不说出来,不就没事了吗,这下我们五人都得受罪,随时被他那个霸王样的表姐砍头。

    话可不能这样说哟!

    当下,绿衣和风铃铛就不干了,她俩那当然是维护北辰映雪了。

    这下好,五人分为两帮,一拍两散。

    两个女的先散了,这还有什么好玩的,撤。

    ……

    出了门,风铃铛却一把拽住金乌旭,“怎么这就想走了。”

    金乌旭一愣,心道,怎么,难道还要缠着我,先前的话还没说够,没把你说脸红是不是。

    风铃铛劈头盖脸道:“你还我剑,风尘剑。”

    金乌旭以为什么事,却原来是那柄假剑啊,哼,分明索要假剑是小,借故傍上我这个大款是真。贱,真是贱。

    风铃铛不依不饶,“怎么,你以为你脸长的好看就不用赔了,告诉你,现在的小白脸多的是,一提一大把。”

    呵,金乌旭真想说,渣女苍蝇多,识相就给我滚开点,老哥洁癖严重。

    “噌”,风铃铛的玫瑰鞭甩到了他眼前,“不赔就别想走,吃我一鞭。”

    金乌旭见她动真格的了,不禁茫然,不会吧,不会对我不钟情吧?我这么帅,还一身洁白,不仅身子白,内心也白啊。

    哼,估计是嫌事不大,再闹大些,让我好终身记住你,哼,红尘小妖精,这点小技俩还想瞒过我。

    告诉你,别一脚踢到铁板上哟,老哥我虽然长得帅,但也不是每个女人都爱。

    正自恋,却一鞭打来,还愣在那里不知道躲避,幸亏身边的黑衣滚球球一把拉过他,这才脸被玫瑰扫了个边,唰的一下,脸挂了红。

    挂了红,却不是那个红的红,是玫瑰花的红,看来他沾花惹草了。

    一摸脸就要怒,却见北辰映雪早已上前一把抱住了风铃铛,夺下她的鞭,说:“妹子你别闹,要剑,哥给你赔一个。”

    “好呀,在哪?”

    “跟哥走。”

    好嘛,真的跟哥走,风铃铛喜笑颜开,一把挎住北辰映雪胳膊,那个骚劲啊,真像个情妇,把个金乌旭看得眼睛都绿了。

    ……

    北辰映雪被她一把挽住了胳膊,头都大了,想撇又撇不开,胆虚地瞟了眼学友哥舒耶,哟,那个眼神呀,跟个做贼似的。

    是啊,是像个做贼的,谁让绿衣姑娘说死了也和他葬在一起,令他不得不愧疚。

    风铃铛哪管他那么多,挽着胳膊那就像锲上了木销子,拔也拔不脱。

    只有由她了,反正她就那个性。唉,北辰映雪无语。

    风铃铛得意洋洋,回眸一瞥狠狠地瞪了金乌旭一眼,冲北辰映雪耳边低语,显得亲昵,“哥,你知道我为什么挎你这么紧?”

    “不知道。”

    “因为喜欢你呗,哈哈。”无拘无束地笑。

    北辰映雪头都炸了,这该如何是好。唉,这都什么人嘛,明明是兄妹,却非要装个情意绵绵的样子。

    ……

    来到拍卖会,北辰映雪从怀中取出一摞卷轴,交给她,说道:“你把这拿到后台,就说是族长的书法,看能拍卖多少钱。”

    “那你怎么不去?”

    “我要在拍卖场上选我要的东西,族比马上就要开始了,时间紧迫。”

    “哦……,那你这是不是族长的书法哟,是真品吗,别嘘我哟。”

    “真的,尽管去。”

    北辰映雪简直嫌她啰嗦,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没看老子这是从哪得来的。

    风铃铛一喜,这若是族长的书法,少说也值它个十几两金子吧,谁不知道,族长的书法,那可是“点字成金、诗词连城”的珍品呀。

    后台鉴定室。

    两个老头忙得不亦乐乎,今天是族比,拍卖买卖宝贝的人多,生意特别好,三年之中,每到族比时,才是拍卖行要大发横财的时候,所以特别忙,也特别的兢兢业业。

    “老伯,帮我鉴定下。”风铃铛彬彬有礼。

    两老头一个名叫颜友筋,一个名叫柳无骨,是一对结义兄弟,因为在符道这行干了几十年,德高望重声名远播,所以才被拍卖会重金从县城聘请来主持鉴宝。

    俩老头头都没顾上抬,实在是太忙了,不是重要人物谁理他呀。

    倏然,一双纤纤玉指伸到他俩眼前,手指微动间,一朵沁香的玫瑰花缓缓地舒展开来,嗯,真香,再抬头一看,登时眼睛都直了。

    ……

    北辰映雪在会场进口等消息,原以为会很棘手,可没想到,一会儿时间,风铃铛竟然轻轻松松地从后台出来了。

    北辰映雪喜悦地迎了上前,问:“怎么样,他们评多少级?”

    风铃铛盯着他的脸,眼中带着惊诧和不可思议。

    哈哈,北辰映雪心里爽了,暗道,怎么的?我说的吧,族长的书法岂能假的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