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极道香火在诸天 > 第166章:风铃铛的妄想症

第166章:风铃铛的妄想症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啊,北辰映雪当时就如泄了气的皮球,浑身不自在。

    这都什么人嘛,明明是喜欢我,却是戏弄我,哦,弄了半天你移情别恋,心中早已有了别人?!

    顿时一番着气,就想撇了她的手独自去。

    风铃铛却嬉戏地更拉紧他的手,还更亲昵此。

    唉,真受不了。

    唉,真个小妖精。

    她继续笑,娇嗔地、又自信满满地亲昵道:“最好给我们安排个饭局,让我和他……”

    嘻嘻,竟然痴痴的笑了。

    天啊,这都什么人嘛,世上有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世人都说城墙厚,没见过这个比城墙还厚的……

    风铃铛说完意痴痴地望着天,傻笑,唉,那个天真劲啊,一看就是在幢幜,憧憬什么啊,当然是憧憬与她的白马王子在一起了……

    傻,真是傻。看着她好看的下巴流动的腮线在那摇曳的阳光下,映着那白白的脸蛋和那黑黛如云的发丝,唉,让人心疼让人吃醋。

    这都什么人嘛,这么好看的姑娘岂能恭手送人?!当下心里百味杂陈。

    北辰映雪着气了,同时也痴迷了。他俩虽说是兄妹,却并无血缘关系,但这姑娘的清秀妩媚和那洒脱勾魂,放哪个男人不心里痒痒,又哪个不为她的这番移情别恋而吃醋呢。

    漂亮的姑娘总是招人喜欢,尤其他这个不花心却自认为花心的男人,哟,慌乱间抬头一看,不妙,南宫听雨的脸色不好看起来,哥舒耶的脸色也同样不好看起来。

    哟,这一下别为了她而一下子得罪了两个女人,尤其是那南宫听雨,那可是他心中的最爱哟。

    虽然自己现在有点像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但肉吃不到,想总是可以的吧。

    不高兴地,他说道:“你可真是阎王爷不嫌鬼瘦,我连饭都吃不上,哪还有钱给你安排饭局?”

    风铃铛继续下巴一摇,洋洋得意,“让他出钱呗。”

    “那你怎么不出?”

    “我怎么出?没道理呀,世上哪有女人出钱的请男人的,不合乎。”

    不合乎?啥,这也有道理了?

    北辰映雪简直觉得自己的脑袋瓜子都不够用了,世上啥时候说男人请客就有道理了。

    风铃铛,你简直就是个“疯”铃铛,吝啬的疯铃铛。

    “那你干嘛要认识他?”

    “他俊呗。”

    “就这么简单?”

    “有钱呗。”

    “你家也不缺钱呀。”

    “那怎么能比,人家看样子是个贵族世家,我家那样子,寒碜。”

    “敢情你看上人家有钱有势了?”

    “怎么,不可以吗,人之常情呗,难道你以为一个人靠自己奋斗就能过上自己想要的样子?”

    “怎么就不能呢…?”北辰映雪愤恨不平,就想举些例子给她听。

    算了呗。风铃铛嗤之以鼻,“好,就算能,那成功率也太低了吧,万分之一的概率,太不容易了,还是醒醒吧,现实点好。”

    呵呵,北辰映雪简直不能荀同,心里一阵阵酸楚,这么好的姑娘,却这么现实。

    肤浅,现实,难道这就是她的人生?

    “那你将来是想嫁入豪门了?”

    “当然。”

    “那你最想嫁谁?”

    “那还用说,李隆基呗。”

    李隆基?哈哈,北辰映雪笑了,那可是皇帝儿哟,这也行?

    风铃铛却一脸的痴心妄想,“你见过杨贵妃吗?你看她,多风光。”

    “这么说你想当杨贵妃?”

    “想,……但不现实,最好是世上同时有两个皇帝就好了,我可以嫁一个。”

    啊哈,北辰映雪简直是脑洞大开,世上的人啊可真佩服,这姑娘啊,志向远大!

    他又问:“那你就不想修仙吗,就不想长生不老吗?就算杨贵妃,包括皇室,也不能长生哟。”

    这回轮到风铃铛嗤之以鼻了:“想,怎么不想,但是凡人终究是凡人,逆天成仙,痴人说梦,几个能成?我看你还是醒醒吧,别张口闭口就是修仙修仙,仙,有何了不起。”

    呵呵,北辰映雪只有呵呵了。

    从来他们的志向就是修仙,这姑娘,居然变了?

    ……

    一行人各有心中的盘算,直奔北辰映雪新买的豪宅。

    豪宅,那是他买的吗?

    当然不是,那是南宫听雨替他买的。

    那也行吗?当然行,谁让她的他的表姐,且三年前他还为他这个表姐强出头、死里逃生,这是感谢。

    感谢?那当然也得去凑个热闹,说不定哪日他俩能成呢?

    说说笑笑,一路倒也热闹。尤其是那风铃铛,简直是表演系。

    ……

    白衣和黑衣也不甘寂寞,也一路的斗嘴。虽然白衣话少,言语笨,但也不得不应战黑衣的骚扰。

    白衣说,你不是恨他吗,干吗还去。他,当然指的是北辰映雪了。

    黑衣说,那还不是为了绿衣,她去我也去。

    “人家不是心有所依吗,已有梦中人吗,你去?”

    “她不是还没和他去死吗,他俩死了我保证将他俩合葬在一起让他俩成永久的夫妻,但是现在没有啊,没有,表示我还有机会。”

    “不要脸,那绿衣是我先得,你横竖插这一杠子。”

    “是你先得吗?我怎么不觉得。”

    “你忘了,我和你说过,我和她一起吃过一碗面。”

    “什么面。”

    “牛肉面。”

    “在哪里。”

    “在宽窄巷子的老面馆。”

    “哦,好像是有那么回事。哥们你怎么不早说,你早说了我再给你早说个,其实啊我和那绿衣姑娘也早就认识,恰恰也在你认识的前前一天。”

    “你这不强词夺理吗,编故事。”

    “那你就不是编故事。”

    “你……”

    “哈哈,咱俩平起平坐,看谁先得她绿衣。”

    “不要脸。”

    “脸值几个钱。”

    “卑鄙,鄙视你。”

    “随便,随随便便。”

    ……

    这不,说话间到了北辰映雪的豪宅。

    这狗*/日*/的,眨眼不见,就发财了。

    黑衣骂骂咧咧,乜斜着眼睛鄙视着。

    脸真厚,住了人家的豪宅不算,还一路与小狐狸精打情骂俏,你当你是谁呀,一人能搞定仨?!

    真也羞不羞,你个残废,你个废柴,你个穷小子上位巴富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