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极道香火在诸天 > 第163章:风尘剑3

第163章:风尘剑3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白衣翩翩间,一道灵气的光环猛烈地自其身上炸开,强劲的气浪“轰轰轰”的将他们七人撞的前俯后仰,而刀,也“咣咣咣”的一阵响,纷纷坠地。

    胆战心惊。

    胆寒的他们看着面前这个器宇轩昂风度翩翩的美少年,直惊得后背发凉,满头冷汗。

    “还不跪下。”挥画人一声断喝。

    七人内心震撼,双脸煞白。但是,自己是军人,不能丢了军人的脸,大刺刺道:“你是何人,可知道我们是大唐军人,袭击军人可没有好果子吃。”

    挥画少年威严道:“我打的就是军人,就是你们这些军痞。”

    军痞?

    当然是军痞了,因为他们都穿着平民的衣服,却口口声声军人,还欺压妇女,行不轨之事。

    “还不跪……”又一幅画在手上,就要挥起。

    魂飞魄散,赶紧,七人“扑通”一声跪下,再也不顾及什么面子。

    挥画的金乌旭这才气消了三分,轻蔑道:“不就是一把烂剑吗,何苦要欺负人家一个女孩子?”

    “烂剑?”七人面面相觑,不敢作答。

    金乌旭看出他们心里所想,知道他们心中不服,傲然问:“你们是谁的手下?”

    七人战战兢兢,抬头望向他,仿佛在他脸上寻找答案,寻找他是谁的答案,寻找他是什么来头的答案。

    金乌旭没理他们,声色俱厉一声:“说。”

    一个激灵,七人连忙回道:“我们是步兵陌刀队,李嗣业手下。”

    听说是陌刀队,又听说是李嗣业手下,金乌旭一声冷笑,冷笑中明显看得出,他生气了。

    “陌刀队居然有你们这种草包?那好,那我就代李嗣业教训你们这些不长记心的,看以后还敢不敢再欺压老百姓。”

    一指就近的一人,道,“把脸给我抬起来。”

    那人不敢迟钝,畏缩中不得不抬起了脸。

    “啪”,一巴掌将那人打飞。

    又指其中一人,如法炮制,啪,又被打飞,脸上瞬间五个指头印。

    另外几个赶紧自裁,啪啪啪,狠命地往自己脸上搧,仿佛那是不要钱的脸,直到脸肿得像个猪尿泡才敢罢手。

    “请问您尊姓大名?”趴在地上自持是军爷的那位军官,战战兢兢间倒也有几份胆气。

    之所以这样问,当然是为以后的报复了。军人,岂能失了颜面而不改天找回来之理?

    不及他回答,旁边的滚球球早看得火起,走上前去,倏的一下撩开自己衣襟一角,霎时,一块古朴的泛着杀气的“铁牌”自衣下显现而出。

    一看这铁牌,那人魂飞魄散,急忙叩头,连声告饶:“我们错了,有眼不识泰山。”

    滚球球一脸的不饶,厉声道:“还不如实招来,你以为我李嗣业的军队是那么容易冒充的吗?”

    这下北辰映雪等人才明白,原来是冒充,难怪这么废,还军痞。素来听闻李嗣业治军有方,岂能是这样!

    那七人一看这是碰到铁板上了,再不敢逞强,“啪啪啪”地相互给起了嘴巴,想蒙哄了事。

    滚球球一脸的冰霜,直视着他们看他们表演,直到他们不想再表演为止。

    只有说:“我们是朔方军‘阿布思’部下。”

    朔方军?阿布思?

    众人都知道,朔方军是紧邻河西军的另支边塞军队,而阿布思就是这支军队的大帅副职。

    滚球球一声冷笑:“难怪这么废……”

    又觉得不对,这朔方军怎么跑到河西军的地盘了,厉声问:“想唬我吗,这可是河西军的地盘,怎么可能。”

    七人赶紧说:“是真的,我们是奉了皇上的旨意赶到这里来保护帝王之气的。”

    “帝王之气不是已显现了吗,还护个什么?”

    “这个我们就不知道了,听副帅说,要寻找什么剑。”

    “剑?什么剑?”

    “好像是湛卢剑……”

    明白了,难怪他们敢跑到这里来,原来是替皇上分心。

    “还不快滚。”

    “是。”

    七人这才狼狈而逃,再也不及问白衣公子姓字名谁。

    ……

    “站住。”

    忽然身后的金乌旭一声断喝,直吓得七人腿一软,扑通一声摔倒在地。

    “剑留下。”

    七人这才如释重负,恭恭敬敬地将剑送来,转身就逃。

    金乌旭没有追。

    风铃铛捡起了剑。捡起剑,沾沾自喜,“呵呵,呵呵呵。”

    轻抚三尺青锋,开始带着笑盈盈的感激之情看向眼前这个白衣翩翩的金乌旭。

    笑,甜甜的笑,百媚盛开的笑。

    却看到……金乌旭视而不见,一脸的冷傲。

    这让她大为恼火,也大为震惊。

    从来没有遭遇过这样的冷遇。自认为国色天香、沉鱼落雁,从未把男人放在心上,可今天这个男人……却不一般。

    从来,男人对她都是马首是瞻的俯首称臣,而这个男人,却……

    娇嗔之下,不禁又多瞅了他几眼。

    面对她的嗔睨,金乌旭竟然毫不在意下。在他看来,她就是一个表面清纯内心风尘的女子,这样的女子他见多了。

    同时,他还看到了这个风尘女子不应该有的瑕疵,那就是——不整洁。

    不整洁?

    是的,这女子衣服上有尘土,裤口上还有脏物,而鞋尖,更有一滴马粪。

    灰尘、脏物,马粪,没有一样不让他皱眉。

    且那裤口的脏物,好像还是酒糟。隔的老远他就能闻到那恶心的馊酒味,不能容忍。

    从来,他都是整洁的,尤其是对女人,更是一丝不苟。

    一生中,他最看不惯的是女人身上的不整洁,不论是外表上有多荣华,但只有她身上有脏,那就要令他翻肠倒胃,甚至……

    如今这个风尘女子风铃铛,更是让他看不下去。

    衣服上的脏倒罢了,怎么还有裤口上的脏酒糟,更不堪忍受的是鞋尖上的脏居然是一滴马粪。

    不仅是衣服,还有她先前的那些轻佻的话,以及那七个军痞对她语言的粗俗和淫*/*荡……

    好个不洁身自好的女子。

    内心,鄙视。

    女人,就应该“如水做的”,冰清玉洁,这怎么能“脏”呢!

    不能接受,从小到大都不能接受,包括他的母亲和丫环。

    仿佛他接触到的女人都是“仙子”,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嘛。

    不过那些人好像都在梦中,在书里。

    不,准确地说在画里,所以他爱画画,尤其爱画美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