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极道香火在诸天 > 第157章:掠与虐

第157章:掠与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轰隆隆,一把透明的白色的剑直斩北辰映雪的头颅,“死,你必须死。”

    睚眦……,杀!

    倏然,一把绿剑凭空飞来,挡住了他的白剑。

    “你输了,愿赌服输。”

    绿衣姑娘手指一弹,绿色的无极剑出。

    “你,”金乌旭还想继续,眼睛还在圆睁。

    哥舒耶却善解人意、落落大方,“没事,虽输亦赢,最少茶我请了,棋我也陪你下,你还有什么不乐意的呢。”

    一句话,说得他全身舒坦,不得不放下了剑,收了那幅杀意浓浓的画。

    没脾气了呗,这下没脾气了呗,因为那声音好温柔。

    手软了,但心中依然不服,好想对绿衣姑娘哥舒耶说,你知道吗,他偷走了我的画魂和画命,那是比我命根子都要紧。

    “他,他就是个小偷。”他好想声嘶力竭地大吼。

    但这话能说出吗,说出有人信吗?只会让人…贻笑大方。

    只有随和着说:“嗯,这个还不错,还是姑娘善解人意。”

    剑收回了,脸却还是阴沉沉的,心里那个要气死。

    绿衣姑娘见他输不起,笑了,“你若心情不好,那就改日教吧。”

    我还要教他吗,这样的小偷我还敢教吗?他心中直骂。

    绿衣继续道:“按咱们之间的约定,从此你得教他画画,从最基础的学起,当然,也包括你的最高本事‘画魂’。”

    天啊,还要教他画魂,天啊,我现在的画魂找谁要去。

    不仅画魂,现在我连画命也没了,我这是招谁惹谁了。

    惶惶啊,内心惶惶。

    头疼,想发火,但那不是他的性格,更不消说在这美丽的女子面前,只能在心中怒骂,“罪魁祸首,凭什么教他!”

    表面上却文质彬彬,尴尬啊,内心尴尬啊,“这个,这个……”

    尴尬,他没想到人家姑娘这么落落大方的,还请他喝茶,还请他下棋……

    唉,只有说:“那好吧,感情好,实在好,那要得,那就这么办呗……”

    唉,失魂落魄。

    绿衣姑娘轻盈地替他收起了先前画的那幅“墓”之画,说,“这幅画的品质虽差了点,因为没有魂气封印,但我相信,日后你有钱了,口袋里又有很多灵石时,一定能封印成功。”

    哦,这下他金乌旭脸上才好看些,看来这姑娘是错误地以为他口袋里没钱了,所以才没有封印成功。

    唉,总算在姑娘面前挽回些面子,稍安,稍安。

    好感动,赶紧应承:“当然,那当然了。”

    是啊,自己送了对方一口棺材,而对方送了自己一幅画,棺材是魂气封印的,这画至少也是魂气封印的……

    “唉,即使现在没封印成,将来也会让它封印的,就当它是我金乌旭之墓吧,之墓,那也得厚葬。”

    羞涩,窘迫,脸红得隐隐发怅,不敢直视哥舒耶的脸。

    那脸一定漂亮极了,极漂亮,可是此时自己已无脸再看那张漂亮的脸。

    ……

    落落大方,哥舒耶将北辰映雪胳膊一夹,就架到了他面前,道:“这学生我给你‘送’来了,教人的事就交给你了。”

    金乌旭只有答应,哼哼唧唧。

    北辰映雪却将脸一迈,根本漠视,原来他心里在嘲笑:“金乌旭,你的画魂和画命都没了,还能教我什么。”

    不禁心里笑死,哈哈,哈哈。

    金乌旭将北辰映雪的高傲和不屑看在眼里,也只有忍着肚子疼,对哥舒耶道:“这可不怪我哟,他不想学,不是我不教。”

    哥舒耶气得在北辰映雪腋下使劲一掐,狠狠道:“三人行必有我师,难道这就羞到你了,赶紧的……”

    北辰映雪不得不恭恭敬敬地抱拳,对金乌旭道:“以后全仗老哥扶持了哟。”

    呵呵,这也算拜师吗?金乌旭乜斜着个眼,就想一走了之。

    但……,岂能一走了之,难道自己要当个说话不算数的人吗。

    唉声叹气,只有,算是把这个不孝的徒弟收了吧。

    只有说:“今后我们还是兄弟,我会指点你,当然你有什么高招也可以指点我。”

    哇,这话一说出来,他就想打自己的嘴。天啊,我这张嘴巴怎么这么贱。

    这现成的高大尚,却被自己这张烂嘴说得一无是处。

    罢罢罢,谁让我还想从他北辰映雪的身上看出希望和勇气,就当施舍他了吧。

    但心里恨极了,真想说,一旦有机会,北辰映雪,我让你死。

    哥舒耶就驴下坡,连忙说:“那还不现在就教一教?”

    唉,只得教。

    嚓的一声,他金乌旭从自己储物袋里取出一本书,滋啦一下,从书上撕下一页,甩给北辰映雪。

    惊诧的是,北辰映雪居然没接,还一脸的傲气,看着落在脚下的功法书页,居然上脚一踩。

    天啊,暴殄天物!

    不禁勃然大怒。

    还好,哥舒耶给足了他金乌旭面子,上去一弯腰,捡起那书页道,“这个我先替他北辰映雪收着,您以后还得顷囊相授哟。”

    哟,金乌旭是没脾气了,愿赌服输,且不看金面看佛面,不得不给人家姑娘个面子。

    唉唉唉,真气杀我也。

    唉唉唉,就算此时去杀,也未必有那个能力哟。

    画魂、画命,我可怜的画魂和画命哟。

    ……

    唉声叹气一番,金乌旭突然脑袋灵光的问了北辰映雪一个问题,问时声音特小,“我那些魂气是不是你那只蚂蚁收了,不,吞噬了?”

    北辰映雪懵头懵脑,不知道是装傻呢还是真傻,说道:“没有呀,你说的那怎么可能,我的蚂蚁有那么强大吗,你的脑袋是不是被驴踢了?”

    且,金乌旭气死了,“这他他的,丢了两个境界,还不敢说人家,这都什么世道吗。”

    咳咳,北辰映雪心里又笑了。

    又问:“那我的春秋笔呢,是不是你搞的。”

    “搞的,什么搞?”北辰映雪一脸的玩味。

    正这时,咣的一声,一把大铁锤咣一声砸在他们脚下,地上当时就一个大坑。

    谁,还能是谁,黑衣滚球球呗。

    ……

    果然滚球球,他找金乌旭来了,却看到了一场令他呕气的场景,不由得大发雷霆。

    “哥哥你怎么了,他害得我们差点儿死了,你还教他学画魂?”

    金乌旭哼哼唧唧。

    滚球球一把攥住他的手,焦急道:“哥,你该不是喝了这姑娘的迷魂汤吧,这画魂的本领能教给他?那岂不更将我们害死?”

    还需他提醒,他金乌旭早清醒着呢,无奈地眨巴着眼睛说道:“哦,兄弟你说的倒也是,这…怎么能教他呢……”

    一脸的苦相。

    其实啊,他心里早就不愿意,正愁没人搭救呢,这下好,可以变卦了。

    “实在想变卦,不变卦,那就是小狗。”他真想对天发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