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极道香火在诸天 > 第153章:哥舒耶1

第153章:哥舒耶1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就这么简单?这未免有点……”

    “怎么,不愿意?”

    “当然不愿意,只是凭什么好处都让他北辰映雪一个人捞完了。”

    “难道我请你喝茶不算好处吗?……,小气,堂堂的世家公子这么小气?也未免太让我这个小女子瞧不起哟。”

    金乌旭闷了半天,还是拒绝道:“不行,这不公平,至少缺乏公平。”

    “哈哈,你真是认死理。”

    “当然,我锱铢必较。”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哟,这就是你的性格?小气、赌气,锱铢必较?”

    呵呵,呵呵,金乌旭只有呵呵了。看来自己无形中将自己的缺点暴露出来了,让别人人抓住了把柄。

    “你就不能大方点吗,痛快点,人家一个大姑娘家站在你面前和你说这话,你还一脸的……,你…有意思吗!”

    呯,一句话,说得金乌旭又不好意思起来,脸嘣的一红。

    闷了半天,还是理智占了上风。觉得不合理,自己这不明搭明吃亏上当吗,自己有那么傻吗,自己什么时候在外面吃过亏。

    要想不吃亏,唯有……,哼哼,他笑了。

    不怀好意地看着眼前这位睿智的姑娘,道:“让我教他画画不是不可以,但你必须先承诺点什么。”

    “什么意思?”绿衣问。

    金乌旭一本正经地说:“封印这事,我本信手拈来,不想多费口舌,但经你这一搅合,我倒觉得自己应该得到点什么,不然就亏大了。”

    “……?”

    金乌旭继续绕着圈说道:“你也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

    “若能封印,你陪我浪迹天涯。”

    绿衣姑姑的表情亮了,不,那是惊诧的亮了。

    一愣,转而又莞尔一笑,“陪你浪迹天涯,那是不是太抬举我了?我这小胳膊小腿儿的怎么能配上你?……,这样吧,能封印,我请你喝茶,外加陪你下棋,你想下多久就下多久。若不能,你教他画画,学你的画魂,这下公平了吧。”

    “好,痛快,成交。”

    一拍即合。

    金乌旭心满意足了,只要有机会和这个姑娘搭讪上,就算是喝茶,也是不错,更何况还能搭上“下棋”,还能下多久就多久。

    有福气,有福气啊,人生,这也算是一种幸运吧。

    当下喜形于色,同时也成竹在胸,他相信自己不会输。

    但还是觉得少了个什么,于是殷切地问:“相见恨晚呀,不知姑娘尊姓大名?”

    绿衣姑娘当时就不悦了,“怎么这么想知道本姑娘的名字,想报复吗?”

    金乌旭憨笑。

    绿衣收了笑容,落落大方,“小女不才,姓王名舒叶”

    “王舒叶,你是王舒叶?”

    “怎么,如雷贯耳?”

    “当然不是,只是,……”

    金乌旭顿在那里,开始思索。脑海里翻腾着无数的记忆,包括来这里之前所做的功课,终于他说道:“这不是你的真名。”

    “哦,那我的真名是什么?”

    “哥舒耶。”

    “哥舒耶?”

    绿衣少女心中大惊,她审视面前这个人:他怎么对我了解的这么清楚?要知道,我的真名和身份从不泄露,世上好像知道我真名的没几人。

    震撼,刮目相看。

    金乌旭得意洋洋,开始高声呤唱:

    《哥舒歌》:

    北斗七星高,哥舒夜带刀。

    至今窥牧马,不敢过临洮。

    听到这歌声,绿衣心中再次一惊:难道……?

    金乌旭唱毕,笑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首流传在河西及至西域的民谣,唱的就是你父亲‘哥舒翰’。”

    啊,哥舒翰三个字让绿衣脸色又为之一变。

    是的,这首歌唱的就是哥舒翰。

    哥舒翰是她的父亲,可他是怎么知道的?

    哥舒翰?旁边的北辰映雪心中也是一阵狂风暴雨,这学友的父亲是哥舒翰?

    震惊!

    哥舒翰,紧邻河西的陇右节度使,兼,西平郡王。是当朝威名显赫的大将军,屡次率领唐军大破邻国吐蕃,令其闻风丧胆,不敢再犯。

    天宝八年,他带领河西、陇右两路大军,联合突厥,三路夹击,攻下吐蕃经济和军事要塞“石堡城”,俘虏吐蕃大将铁刃悉诺罗,从而令吐蕃再不敢来犯大唐,从此边塞安宁,人民安居乐业。

    哥舒翰,人们爱戴和拥护,所以民谣唱他歌颂他。

    震惊,哥舒翰,这样的名将居然是她这位学友的父亲!

    平日里,这“王舒叶”知书达礼,礼貌待人,谦虚谦卑,丝毫没有大官人的架子和小姐的脾气,这样低调的人怎么会是大将军哥舒翰的女儿,这金乌旭是不是弄错了?

    绿衣心跳加快,偷眼瞧了下北辰映雪,生怕他因为自己是哥舒翰的女儿,而自尊心作祟,不再与她来往。

    她了解他的脾气,越是残废,越是要面子。

    情急之下,慌忙掩饰。只见她咯咯一笑,冲金乌旭道:“哥舒耶?那你怎么不叫我‘哥舒夜’呢,那你怎么不说民谣歌颂的就是我呢?”

    金乌旭言之凿凿:“这首歌唱的确实是你父亲,而你父亲恰恰因为这首民谣,才将你的名字起为‘哥舒耶’,‘叶’与‘夜’同音,而耶是‘耶溪’。耶溪,传说传说西施浣纱之处。所以你想隐瞒也是不可能的,尤其是在我面前。”

    “隐瞒?”绿衣更加掩饰起来,“这么说我还真有个好爹哟,借你的金口玉言,那我这辈子不愁吃不愁喝什么事也不用作了。”

    金乌旭见她一脸的镇定,还失口否认,不由得也不自信了。

    唰,他从怀里掏出个纸片,纵目细观。

    细观之下又笑了,点头道:“看来我来之前做的功课还是蛮不错的嘛,你以前还真的姓王,那是你亲生父亲的姓,你亲生父亲名叫王……”

    说个半截,故意将话停下,目光挑向绿衣,意味深长。

    天啊,绿衣更慌了。这不是在暴露自己的身份和地位吗,这很恐怖!尤其是在北辰映雪面前,很恐怖很恐怖。

    她可不想因自己高贵的身份而失去了北辰映雪,尤其是他的自尊心作祟时。

    不,是强烈的自尊心作祟。

    急忙示意,又是摆手又是眨眼睛的,惶恐得那脸上尽显滑稽之色。

    嘿嘿,金乌旭笑了,看来她绿衣姑娘也有害怕的时候。

    同时,也明白她为什么害怕了。

    嘿嘿,一个平民百姓,当然不敢娶富家女了,更何况这不止是富家女,更是大将军和大元帅之女。

    放谁都忌讳啊。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