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极道香火在诸天 > 第149章:等看你的笑话

第149章:等看你的笑话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画,开始画画。

    画面:落日挂在断崖上,断崖上的一座土坟包与圆圆的太阳轮廓重合,形似日食,仿佛那坟包就是太阳,太阳就是坟包,那光辉就是土坟包照耀出来的。

    光洒向大地,洒向林荫道,洒向广场。广场上是熙来攘往的人群,都停住了脚步,纷纷向西方膜拜而立,而他们的身后是座低矮的城楼,谓曰威武楼。

    威武楼,矮。这么矮还是不是威武楼?还威武不威武?——这只有鬼知道,反正画中的那座孤坟,却甚是光明。

    “坟也能画成这样?”

    众人唏嘘不已,原指望他画不出来,或不敢画,以看他的囧事,却不想这家伙竟然这么画,这一画,倒画出他短寿坟的伟大和光明了。

    画,就要画完了,但他金乌旭却提着笔站在那儿,迟迟未动,原来,坟墓的墓碑上还缺少几个字……

    哪几个字:“金乌旭之墓”呗

    金乌旭之墓!

    众人窃窃私语,“看来他还是不敢,怕死。”

    “不敢?那就是不敢接北辰映雪的招了,看来北辰映雪这一招绝了,回敬的礼物太重了。”

    “是啊,活人墓,谁想刻下自己的名字。”

    众人纷纷唾骂那呆立中的金乌旭……

    此刻,金乌旭仿佛置身世外,慢慢地闭着眼睛…深思。

    忽然,双目猛地一睁,一道精光自眼中迸出,众皆惊悚。

    原来他在用功,在调用功力。

    众人惊悚,惊悚间,他挥笔而就——金乌旭之墓。

    ……

    金乌旭之墓,五个大字。

    不,准确地是五个小字。

    小,非常小,因为那画也不大呀,坟更小。

    但也大,因为这五个字,在众人看起来却特别的大,特别的醒目,也特别的欢欣鼓舞、心满意足。

    欢欣鼓舞,不仅是他们,更有北辰映雪。

    因为他们看到,北辰映雪扳平了这局。

    扳平了,他扳平了这局。

    他让那嚣张的目中无人的金乌旭低下了头,写下了他的名字——金乌旭之墓。

    金乌旭之墓——他也有死的时候,他也有坟。

    众人惊喜,为之疯狂。

    面对疯狂,金乌旭并没有感到丝毫的羞辱,反而在嘴角挂出一丝冷笑。

    “不就是一座坟吗,我送他棺材,他送我坟,相互扯平,我没输。但是,这两件东西都是我金乌旭的作品,我当然——胜了。而他北辰映雪,却只是耍了滑头而已,谁赢谁输,谁高谁低,一目了然。”

    冷笑中他看向北辰映雪,认为“我都画完了你还在看什么”的时候,却不得不……不能笑了。

    因为他看到,北辰映雪没有惊愕,没有鼓掌,更没有耻笑,反而还在聚精会神地等待……

    等待?他在等待什么,画都画完了,还在等什么?

    难道真的在等待我的“魂气封印”,他料到我的画魂之功没了,所以才如此猖狂!

    陡然之间气,气得想杀人,想杀了这北辰映雪,“盗取了我的画魂魂脉,还敢如此猖獗。”

    “杀了他,杀了他。”

    突然,先前那个在他心底里蛊惑的声音又一次响起:“他偷了你第七层的画魂魂脉,令你差点儿修复不了,差点儿死了,这个仇不能不报。”

    “嗯……”你是谁,又是你蛊惑魔鬼吗。

    金乌旭只感到这蛊惑魔鬼的话说到了他心坎里去了,看来魔鬼就是魔鬼,就是会蛊惑。

    唰,手指一捻,一股画气就在手上,就想随手一扬,将这个胆敢放肆的“蝼蚁”杀掉。

    不就一个蝼蚁吗,像你北辰映雪这样的蝼蚁我不知道杀过多少个。

    蛊惑的声音又响起:“快杀快杀,就凭这点,他就该死快,快……”声音又急促,生怕他放弃。

    金乌旭不屑道:哼,我不会听你蛊惑魔鬼的,你给我滚吧,我杀他纯粹是自已的仇。”

    轰,杀意就起。

    蛊惑魔鬼窃窃地笑,笑出声了,看来他也没想到这么快就蛊惑成功了,看来这世家公子就是傻。

    眼看要得逞,唰,金乌旭听到那笑声,杀意戛然而止。

    我干嘛还要杀他,礼都送了,好人都当了,干嘛还要当人坏人,得不偿失,有损我形象。

    唰,“杀”停了。

    我是来恭贺乔迁之喜的,不是来杀人的。

    乍然觉醒,乍然冲心底那个蛊惑魔鬼骂道:“你给我闭嘴,虽然我不知道你是不是蛊惑魔鬼,但是我知道,你就是想事情不大,往大里抄。”

    “滚。”一声吼,令那魔鬼再无声息。

    哼,虽然我不知道你是不是蛊惑魔鬼,但至少我是有想法的人,我的事我做主,容不得你干逼叨。

    蛊惑魔鬼,你看错人了。

    ……

    不再理会那个蛊惑,继续盯向北辰映雪,“你认为我丢了画魂魂脉,就没办法‘魂气封印’,所以你伸长了脖子看热闹,看我的笑话,对吗?”

    北辰映雪笑了,诡异地笑了,摸摸头的笑了,莫名其妙地笑了,“你丢了魂,什么,还是画魂?这世上还有画魂这一说吗?”

    “少在这儿装腔弄调。”金乌旭勃然大怒。

    北辰映雪继续装无辜,“我没有呀,我也替你担心,你若真的丢了魂,那可就真的不能魂气封印了,我看呀,如果不行,你到医馆就珍下,我等你;或者,你求饶一下,我还是宽宏大量的。”

    “你……”直气得金乌旭一句话梗在喉咙里,差点儿没把他憋死。

    无可奈何,又怒气冲冲,道:“好吧,你睁大眼睛看吧,我要魂气封印了。”

    唰,笔再起。

    ……

    北辰映雪也确实想看,十分想看。

    “纵然你修复了画道第七重的画魂魂脉,纵然又晋级了春秋笔,我照样可以让你不如愿。”

    “系统,有办法没?”他问。

    系统道:“叮,你不是有蚂蚁分身吗,那蚂蚁分身自得到蚁皇波动后,神识很强大了,再加上你本来在笔里留有神识的痕迹,说不定可以恢复的。”

    是吗,那何不试呢。当即北辰映雪兴奋起来。

    一试,果然灵验。

    ……

    金乌旭为了给他北辰映雪送上“乔迁之喜”的这口棺材,煞费苦心地用勉强刚刚修复的第七层画功“画魂魂脉”,将棺材魂气封印,使得棺材鬼气缭乱,才像个真正的棺材。

    画魂魂脉,那可是《晨曦图》里的太阳…只露半个脸地从金色的大海中冉冉升起的不容易啊!

    “虽然我这棺材煞你风景,但既然出自我金乌旭之手,也绝不是破烂货,绝对般配得上你豪宅的乔迁之喜。”

    笔一提,就要借用春秋笔里的魂气。魂气,用笔里的魂气封印画。

    但是,诧异了,这怎么回事,笔不灵了?

    不会吧,刚刚还好好的,怎么突然间就不灵了。

    再试。

    还是不灵。

    再仔细一看,用神识一测,妈也,笔里怎么又多出条神识,且这神识怎么这么熟悉。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