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极道香火在诸天 > 第147章:送我棺材还你墓1

第147章:送我棺材还你墓1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他蔑视着北辰映雪,甚至连最初来北辰堡的初衷——“看一下这个可怜虫”的怜悯之心都没有了。

    真是个不可理喻的家伙,让你去死吧。

    手掌抬起,就想还了他几个耳刮。

    倏然,感觉手上少了个什么,低头一看,天啊,那只蚂蚁什么时候已飞走了,不见了。

    ……

    蚂蚁不见了?它逃脱了他的束缚,逃走了?

    它是怎么逃走的?它怎么可能逃走?

    然而,事实就是,它真的逃走了。

    再一看,不但逃走了,还回到了北辰映雪的手中。

    大惊失色,这怎么可能?

    明明将它封印住了,怎么可能?

    ……

    惊诧不已,却又不知道什么原因。

    同时,还感到自己的手心好像被什么东西蛰了一下,有点疼,还有点困。

    难道真蛰了?

    摊开手掌一看,没有被蛰的痕迹。

    这就怪了?

    白折扇完好无损,上面依然魂气饱满,隐隐地还有灵气在洄洄地流动…

    那,这只蚂蚁是如何逃脱的呢?

    就它那点精神力,连灵光入体的鸟儿和老鼠都打不过,又怎么可能挣脱我的手掌心?

    百思不得其解。

    难道这就算我败了?

    不,我岂能败,大不了平了一局。

    好吧,我还有下招。

    袖子一招,取出一件红绸子包裹的东西,“差点儿忘了件重要的事,听说你买了豪宅,特来恭喜,小小礼物,不成敬意。”

    说着,红绸包托起,郑重其事。

    北辰映雪没有接,知道他又在耍什么花招。

    哼哼,刚才我故意让你猖狂一下,其实我的蚂蚁分身早破了你扇面的封印,就等你张狂了好打嘴。果然一招奏效,这下你恼羞成怒了吧。

    “狐狸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北辰映雪冷斥着对方,转过头去,不理,看也不看对方的红绸。

    白衣公子笑了,岔开话题问,“你这蚂蚁屡次三番地飞向城门,意欲何为?”

    北辰映雪反驳,“耀武扬威……,不行吗?”

    回答的巧妙,巧妙地掩盖了魂石被暴露的风险。

    白衣公子继续托着他的红绸,讥笑道:“听说你还要参加‘族比’和‘血炼’,这红绸里的东西不但恭贺你乔迁之喜,还可以助你擂台时一臂之力,信不信,敢不敢接?”

    北辰映雪不理他,故意将头别向天空。

    天上的云好淡啊,闲得蛋疼。

    白衣公子自觉无趣,但又自高自大,轻蔑地一笑间扯开红绸,霎时,一口黑漆漆的泛着黑亮黑亮的光泽的、小巧玲珑的棺材崭露在他的手心之上。

    一口棺材!一口小小的,精致的棺材。

    难道这就是乔迁之喜的贺礼?!

    当然是,他白衣公子金乌旭有仇必报。

    ……

    真是一口棺材啊,且是一口小巧玲珑的棺材,黑漆漆的,上面魂气缭绕,鬼气纷飞。

    好不吉利啊,北辰映雪心中一寒。

    嘿嘿,白衣公子得意地的笑。

    拥护北辰映雪的人,尤其是那受了伤的黑剁头,怒不可遏,“乔迁之喜……居然送棺材,‘族比’擂台比武的临阵之前……也送棺材!”

    忍无可忍,最是不忍,提刀就来。

    但是,还不等刀落下,就被对方不知用了什么法子,登时定在那里,不能动了。

    ……

    北辰映雪瞅着这棺材,精致玲珑,雕花饰粉,这不正是广场边的棺材店“寿财铺”里的“镇铺之宝”吗?

    镇铺之宝?——棺材铺重金定做的一个模型,意在招摇展示,却不想,被这家伙买了。

    被这家伙买了,也一定价值不菲。

    不过再价值不菲,也一堆朽木而已。

    但是此时,这堆朽木已焕然一新,因为上面缭绕的鬼气魂气已超越了它本身的原来价值,已不能再简单地用价值不菲四这个字来形容了。

    这只能说明一个字,这家伙用心了。他将自己的功力,不,准确地说是魂力以封印的形式注入了棺材里,才让这棺材脱胎换骨、鬼气缭绕——成了真正的鬼棺材。

    鬼棺材。看来他第七层的画魂魂脉功法恢复了?

    只是,这才从禁地里出来半天时间啊,这家伙也太牛掰了。

    气愤,太用心,用的不是一般的心。

    果然如他的性格,小气,记仇,表里不一。

    看来我是被这样的小人赖上了。赖上了不怕,主要是不要畏缩,畏缩只能招来他更大的笑话和报复。

    他盯着对方,仇恨的眼睛甚至能擦出火来。

    白衣公子并不在意他的愤怒,还肆无忌惮地将棺材高高托起,凭着一股灵气,平稳地将它送到北辰映雪面前,殷勤地献上。

    “吉利之物,敢接不敢接?”

    北辰映雪直接漠视。

    白衣公子更讥笑了,“不敢了吧,我就知道你是个孬种。”

    孬种,这话刺激的北辰映雪愤怒又起,但是,理智告诉他,不能接,这不吉利,不论是临阵之前,还是乔迁之喜,这都是大忌。

    虽然自己并不是乔迁之喜,那个豪宅自己根本没要,但母亲和妹妹毕竟住进去了。

    霎时,脸色因这口棺材而发白,发得苍白。

    白衣公子欣欣然地看着他脸上的变化,看到他的脸白得像一张纸,舒服的一笑,“想不到你也有怕的时候,那好,既然你怂了,那就放过你,来,把脸伸过来,让我赏你两个嘴巴,以后咱俩就算扯平了。”

    抖起了手,长长的五根手指“唰唰唰”的好像在试练,好像生怕耳刮打的不爽。

    北辰映雪的脸挂不住了,果真,对方还在记着仇,还在记着那两巴掌之大仇。

    自己没看错,对方就是个表面大方背后小气,表里不一的伪君子。

    “伪君子、小人,豪门世家也不过如此!”

    心里暗骂着、愤怒着、鄙视着,一把接过那嚣张的棺材,毫不在意地说道:“接,有什么不敢,不就是一口棺材吗,棺材‘官财’——带财的东西,有什么不好接的。”

    哈哈,白衣公子知足了,他要的就是这个结果。

    假惺惺地冲北辰映雪竖起大拇指,“有种。”

    但其实,心里却在窃笑。

    窃笑,好你个……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