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极道香火在诸天 > 第145章:蛊惑魔鬼,你终于现身了

第145章:蛊惑魔鬼,你终于现身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此时那少年不再残喘,却在人们的一片拥戴中欢笑。

    他在欢笑?

    他皱了下眉,撤下这幅画,重新换了画纸,架上了画板。

    画风一转,一片艳阳天:远山如黛,旭日东升,一轮红日照耀大地,照耀在画中的城楼上。城楼下,是树,树上有几只鸟儿在嬉戏…

    这下他的心情好多了,顿感到风和日丽、赏心悦目,和这现实中的艳阳天融为一体。

    不由得把玩了下手中的笔。

    笔,春秋笔,当然,也晋级成了判官笑,它又回到了他的手上。

    “借给他玩个半日,居然盗取了我的画魂,好厉害的北辰映雪。”

    一边肯定着北辰映雪的能力,一边欣赏着刚才的画,好想一脚将这个卖草的少年踩死。

    “与你一纠缠,居然就丢失了我功法的最高层‘画魂’,这让我如何心安。”

    不过嘛,倒也好,倒让我看出了你的本事和能力,我来北辰堡就是看你崛起的,你崛起了,我才能对人生的未来充满了希望。

    他想到了长安,京城长安。

    倏然,一个怪异的声音在他心底响起:“怎么,难道你忘记了他扇你脸上的几巴掌?”

    哼,自己心里怎么有了这种想法?

    这种想法突兀而来,让他感到莫名。

    正感觉蹊跷,心底又泛起一丝涟漪,那个想法又来了:“你不觉得羞耻吗?他个小小的乡巴佬,居然打了你这个世家?”

    谁?谁在我心里说话?

    只感到头皮都炸了,不会是……

    “我说的都是实话,你不觉得耻辱就算了。”

    啊,他震惊了,这是我自己的想法吗?

    不过也好像是自己的想法,自己不是一直没忘记那几嘴巴之仇吗。

    是的,仇要报,勇气和希翼也要在他北辰映雪身上寻找。

    “我本来就是个矛盾的结合体,又想救他可怜他,又想整死他以雪前耻。”

    突兀的,那个想法又来了:“他那么傻地出卖了你们六人,害得你们六人中当时就死了一个,而你自已也差点儿死,这种人还值得同情吗?”

    啊,谁,谁在和我说话?

    不过说的倒也是实话。是啊,禁地里,北辰映雪居然“傻敢冒”地道出六人中了蛊惑魔鬼的事,令他们一同陷入万丈深渊的临死之地。

    “让他死,他罪该万死。”那个声音又道。

    “还有,他死了,他的学友绿衣姑娘岂不是乖乖地听你摆布,从而爱上你。”

    嗯,你大爷的,这个谁怎么冒出来的,怎么和我这样说话?

    不好!顿觉不好!

    虽然他自觉自己不是个好人,道德没那么高尚,但是也不至于这么龌龊吧。

    这个想法是谁?是谁在我脑袋里说话?

    难道……,难道是——蛊惑魔鬼!

    ……

    蛊惑魔鬼,它果然附在我们六人之间?

    不,确切地说现在只留下五人,那个北辰图诚已死了,这个魔鬼留在了我们五人之间,且,现在好像留在了我身上,留在了我心底。

    天啊,蛊惑魔鬼,你终于现身了?

    天啊,我先前还怀疑北辰映雪中了蛊惑魔鬼,现在看来,是自己中镖了?

    ……

    那个声音却又道:“不,我不是蛊惑魔鬼,我是你心中的另一个想法,你的另一面。”

    “这么说你不是蛊惑魔鬼,我死不了?”

    “蛊惑魔鬼能导致你死吗?只能让你更伟大。”

    如梦一般,那声音在他心底笑,慢慢地消失……

    ……

    唉,这好像就是我的想法,看来我没有中蛊惑魔鬼,自己吓自己。他自我安慰。

    唉,看来我华丽的外表下也存着龌龊,刚才那个龌龊的想法。

    不过这个想法还是起到了作用,仿佛那“咣咣”的几嘴巴还在导致他的脸蛋隐隐发疼,一阵阵的羞涩跃然脸上。

    “哼,这仇我一定要报。”

    再度,他看向树下那少年,他此时正祭拜他的七叔七婶。

    “北辰映雪,我要把那几巴掌还回去,不要说我不记仇,我不但记仇,而且还会记上一辈子,直到我还了为止。”

    “现在你想得到什么,我就压制你什么。”

    正思量着,却看到了一团灵光从他北辰映雪的手指间飞起。

    那是什么?

    是一只蚂蚁。

    难道是他北辰映雪收服的灵物?

    ……

    得意起来,一声冷笑,“一切尽在我的掌控之中,你是逃不掉的。”

    轻轻地,画笔一点,灵光入纸……

    力透纸背…,再轻轻地一勾。

    于是广场边上,矮树上的几只尚在嬉戏的鸟儿中的一只,突然像得了灵慧,像离弦的箭一般,向着空中飞翔的那只蚂蚁疾驰而去。

    它的目标,蚂蚁,吃了它。

    刹那间,天空中上演了一场“猫捉老鼠”的游戏,只是这游戏看的人少,只有他和北辰映雪。

    人们哪能想到他们头顶上这对追逐与厮杀的虫子和鸟,居然是两个人在斗法。

    鸟儿得手了,它追得那蚂蚁抱头鼠窜。

    正在得意,突然,起了变故。

    那只蚂蚁,居然几个侧滑摆脱了鸟儿。

    这,不可能,它个蚂蚁怎么可能有那么聪慧?

    但事实摆在这里,不可能已成了可能。那只鸟儿,也因为没有了“灵光入体”的灵气,摆脱了束缚,振翅高飞,飞走了。

    他不服,再来。

    这次画笔重重地在画纸上一点,霎时一股磅礴的灵气团入纸。

    灵气团入到画中,于是矮树上剩下的几只鸟儿中的一只,得了灵慧,箭一般飞起。

    这回不能再输,一定要赢。

    他谨慎起来。

    ……

    北辰映雪怔在原地,他的意识已切回到自己的身体,但蚂蚁分身却…已入鼠口。

    怛然失色,“蚂蚁分身,你在哪里?你是死是活?”

    担心间,却看到,空中一只蚂蚁欢快地向他飞来,定睛一看,正蚂蚁分身,只是,此时怎么浑身是血?

    浑身是血?伤了吗?

    仔细一看,大吃一惊,蚂蚁全身而退,分毫未伤。

    “怎么会这样?那只老鼠呢?”

    想到那只老鼠的凶猛和彪悍,以及那令人毛骨悚然的血盆大口,他心有余悸。

    它是怎么逃出那鼠口的呢?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