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极道香火在诸天 > 第140章:画修

第140章:画修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好,既然是误会,这两碗面钱你付了得了。”蓝衣丫环得理不饶人。

    白衣公子哪能答应,他可从没有在外面吃过亏,尤其还是在女孩子面前,那更不能吃亏。

    正要说不行,却见小二的刀“噌”的一下抵到他脖子上来了,唉,只有作罢,好男不跟女斗,认怂吧。

    只是,心中不服,那小二和掌柜一走,他又盘算着要回这饭钱。

    怎么说也不能因为你漂亮我就请客吧,更还别说搭上我一瓶超级超级辣的好辣椒。

    奸笑着,他搓着手说:“那个,姑娘你是很漂亮的,但是呢,我们毕竟萍水相逢,你看,是不是把你俩这两碗面的二个铜板还我。”

    蓝衣丫环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无耻,加小气鬼……”

    白衣公子不服了,据理力争:“我怎么小气了,呵,就算我小气,也轮不到说我无耻啊。”

    蓝衣怒道:“还不算?没看你那两眼珠都快崩出来了,就要崩到我家小姐的脸上的。”

    “哟哟哟,小姐你没事吧。”说着那丫环又煞在其事地摸小姐的脸,好像那脸真遭到非礼了一般。

    唉,白衣公子只有作罢。

    罢罢罢,算你牛,你俩牛。我,我他丫的是来搞笑的。

    正憋着个气,正心疼他的二个铜板,那绿衣小姐却摘下一个香囊塞在他手上。

    哎,塞时的那一瞥,美极了。

    看着她俩急匆匆的就要出店门,他急中生智,“哎,姑娘,要不了这么多,你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我改天还你啊。”

    哇,饭馆里哗声一片,有几个年轻壮汉都捡起了板砖。

    绿衣姑娘没有回头,却又“扑哧”一声笑了起来,消失在了店门外。

    哟,白衣公子拿着那香囊傻了,与人玫瑰,手指留香,一股淡淡的玉兰香飘入他的鼻孔里,味道极好。

    唉,可惜没套上她的名字和住址哟,不然…嘿嘿。

    ……

    滚球球听完白衣公子这家伙的面馆之缘后大笑,“我说兄弟啊,二个铜板的事儿,你还真向人家要回来?”

    白衣公子理所当然了:“我和她萍水相逢,为什么请她俩吃面?漂亮就可以让别人请了?这没道理啊。”

    哈哈,他还讲道理!

    白衣公子说:“我给你说,我本来打算把她介绍给你认识的,哪想她对你没兴趣,唉,可惜了,真的长得漂亮啊。”

    滚球球听得口水都流出来了,但也气坏了,这家伙能有这好心?

    我和他刚认识,他就拿以前的事来糊弄和炫耀,什么意思吗。你当我是傻子。

    这个家伙,无耻还小气,还洁癖。

    “不是嘛,那真的没道理,没道理啊。”白衣公子认真起来还真可怕,他一路在都在唠叨着这句话。

    滚球球气坏了:“不就两个铜板吗,就你这世家,二十两一顿饭也不算贵哟。”

    白衣公子说:“不是那样的,一码归一码,那样没道理。”

    滚球球鄙视,“啧啧,就两个铜板也找人家要,你丢不丢人啊!”

    “喂喂,你什么思想?如果是我请你,别说两个铜板,就是二十两金子也无所谓。可这人都不认识,名字都不知道,哪怕一个铜板,也不能白花啊。”

    啧啧,好有道理。

    想到这儿,滚球球又笑了,这家伙,人才。

    可是此时他跑哪去了?

    ……

    北辰堡高处的一个山庄,一棵粗实的大槐树下,阳光穿过繁茂的槐花和枝叶,婆娑地照射在一个白衣少年的身上。

    少年正闭目躺在椅子上睡觉,悠然地享受着这迤逦风光的阳光浴。

    身旁则立着一个画板,画板上夹着一张名贵的白宣纸,那纸张雪白细腻莹润,如羊腊玉般。放眼整个聚宝镇,只怕也没几张这样的陈色。

    他睡的很沉很香,微风吹拂在槐树上,抖落粒粒槐花掉落在他的肩上头发上,蜜蜂寻着槐花的香甜在他头前脑后飞舞和忙碌,像在为他唱歌,唱着催眠之歌。

    他的确也如蜜蜂所愿,睡得很香甜,但是很奇怪,他身旁的一支笔却在动。

    笔,时而飞起,时而又静静地躺在他身边,而他的手和脚都未动,那笔就自个儿地飞起,如同神来。

    笔,春秋笔。

    看来笔中的器灵被他重新收复了,抹掉了北辰映雪留在其上面的一丝神识。

    只是这笔还是原来的笔吗?

    已不是了,刚刚,他一觉睡的就将这笔从春秋笔晋级到了判官笔。

    晋级,笔也能晋级?

    这就是他的能耐,他的本领。

    笔怎么不能晋级?一切有生命的东西都可以晋级,更何况他这是只有“器魂”的笔。

    笔,成了判官笔。

    只是,这费了他好多功力和好多的灵石,让他心疼不已。

    唉,那些灵石得买多少碗面呀,又能请多少个绿衣姑娘来与自己对坐在一起吃碗面。热腾腾的牛肉面,再多来点儿辣椒。

    看来笔的晋级是用钱“砸”出来的。

    不过倒也无所谓,他不缺钱。

    判官笔成了,他现在又开始修复他身上丢失的第七层画功——画魂魂脉。

    因为丢失了画魂魂脉,他不能画出魂画,不能封印画魂。

    不能封印画魂,那画出来的画还是魂画吗。

    耻辱!

    昨天,因为端阳草,他与北辰映雪起了争执,结果自已的“画魂魂脉”稀里糊涂地消失了。

    画魂魂脉,那可是他画道九重天的第七层功法,自已的最高本领。

    他惊讶不已,惊骇不已。

    画魂,那可是自己功法的最高层,它的丢失,就像高楼大厦突然去掉了最高一层,令自已丧失了一个大的台阶,功力一下子从魂级降到灵级。

    看似只一层,实际却是天差地别。

    现在,抛开春秋笔,他甚至不能再画出“陌刀画”的威力了。

    相反,他看到北辰映雪居然用符箓之法画出了“符画之门”,令三大家族的血脉和族魂合在一起都自愧不如,这是何等的了得。

    虽然那门画的不伦不类,完全没有画技,简直丑极了,但是就是这样丑的画,却让三大家族进了祖先禁地,挽救了大唐的帝王之气。

    难道是他掠夺了我的画魂魂脉?但又觉得不可能。可是不可能,又怎么他能画出画魂魂脉的画?

    唯一的解释是,他真的掠夺了我的画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