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极道香火在诸天 > 第134章:这奖励有点大啊3

第134章:这奖励有点大啊3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北辰映雪还有个事不明白,问:“为什么我会得到湛卢剑,而不是别人?”

    答:“因为湛卢剑有个特性,只有最勇敢的人才能把握住它。”

    “哦,我是最勇敢的人?”

    “当然了,这也就是我系统为什么要你果断地站出来,指认你们六人中了贪婪之眼。只有不惧死亡,不惧邪恶的人才能得到湛卢剑。”

    “哦,难怪你说有奖励,敢情这奖励不是你系统的,是老天给我的。”

    “叮,那也是我系统算定好的,不然你怎会得到。得到了,难道就不算奖励吗。”

    “你这……,无耻。”

    “叮,接下来的日子,宿主你好好争取进入‘族比’前十,争取进入‘血炼’,争取得到血炼首名,这样才有机会进入禁地,寻找到湛卢剑的另外几个碎块,成就真正的湛卢剑,且,将魔功转换为正功。”

    嗯,这个还算有诱惑哟。

    北辰映雪没脾气了,只有答应了。其实他心里最牵挂的就是这个,魔功转换为正功。

    看来是…不得不再次进入禁地了,九死一生。

    我怎么就这个命啊。

    ……

    “叮,宿主你不仅是去寻找湛卢剑的碎块,更是要去抢到那圣书。”

    “为什么?”

    “叮,因为那圣书上有降魔咒封条,可以用来镇压魔界,防止魔王出世。”

    哦哦,是吗。北辰映雪还是提不起兴趣,嘴没说心话,那多危险,魔鬼出世与我有个毛关系。

    “叮,这可是关系大唐的存亡哟。”

    “呵,狗系统,看你说的多伟大,你以为我就那么傻,我就一个凡人,且是残废,你就恨不得我马上死,我才不去呢。”

    是吗?哼哼,系统在他的脑袋里笑死了,暗道:这能由得你吗。

    ……

    大明大方的,北辰映雪将那断剑在手中耍了一通。

    呵,那个爽啊,“这有了底牌就是不一样哟。”

    嚓嚓,斗志昂扬,精神一振,走起路来都像个骄傲的公鸡了。

    “什么东西吗,出卖朋友,出卖同伙,还害得自己的义弟北辰图诚死了,这样的人还有脸骄傲得像个公鸡?鄙视,鄙视啊。”

    白衣公子,还有黑衣滚球球,俩人看着他那个气势嘴都气歪了,“哼,得找个机会好好收拾他。”

    啪,两人一拍即合。

    ……

    出了禁地,再也没有人能束缚黑衣和白衣了。

    以他俩的功法,不说联手,单人也可以挑战南宫听雨了,所以完全可以一走了之。

    黑衣滚球球是这里的裁判,可以不走,但他白衣公子不一样啊。

    他金乌旭来这北辰堡,不就是为了看北辰映雪这个可怜虫一眼嘛,现在看了,也恨的没脾气了,何不走了。

    走人,可以继续上他的京城去告状和揭发。

    但此刻,想走也走不了。

    因为捆仙索,因为这个紧箍咒已上了,谁也逃不掉。

    “丫的,捆仙索,你们还真把我们当仙了。”

    “北辰映雪,都是你把我们害的。”

    现在唯一的指望就是七月半那天,六人重新进入禁地,将那圣书找回,重新封印魔界入口,从而将自己身上的蛊惑魔鬼祛除。

    春秋笔,物归原主。

    虽然他答应他北辰映雪玩两天,但是,他不允许他拿着他的笔兴风作浪,他收回了。

    “拿着我的笔,你居然有了画魂魂脉,而我,却没了画魂魂脉,功力不进反退,这岂有天理!”

    “我的笔就是我的,我要用它重新祭炼出我的画魂魂脉。”

    实力,永远是说话的底气。

    虽然这样做可耻了些,但这又有什么可耻的呢?

    你北辰映雪站出来指控我们六人,差点儿害得我们全陪你死,难道你就不可耻了。

    你死是小事,你就一个可怜虫,就沧海一粟的一只蝼蚁,死不足惜,而我呢,堂堂的那个名门之后,世族大家。

    我还有大事要干,最少我的画的事业还没有完成。

    我要像吴道子一样,一画惊天下。

    可恨,实在可恨,你死就死呗,干吗还要牵上我。

    所以嘛……,我干嘛不收回春秋笔,理所当然。

    ……

    笔在手,感悟其中的器灵。

    器灵,那是自己培育了十几年才机缘巧合得到的,我要收回它,重新让它认主归真。

    画形,画意,画魂。

    心中默念着画之意,将意识深入,去抹掉北辰映雪存在笔中的神识。

    骇然发现,自己的功力居然真的不行了,居然连一个小小的神识,不,一丝神识…都抹不去。

    这不可能吧,他北辰映雪的神识竟然如此强大?

    震撼,震撼,不禁刮目相看。

    他大爷的,他捡了一只断剑,还能用断剑画画,而我,连我的笔都降不住了。

    气愤,气愤,一口血“啪”的喷出。

    血,我吐血了,天……!

    ……

    吐血了,之所以吐血,不仅是那些让他刮目相看的事,更是……

    只见三个女人都开始向北辰映雪献殷勤了,这让他如坐针毡。针毡,不仅是吃醋,是吃大醋,吃大醋的嫉妒恨啊。

    首先是风铃铛:

    一,她受不了绿衣姑娘的刺激,因为那绿衣姑姑说死后要与北辰映雪合葬在一起,让她如坐针毡;

    二,她受不了南宫听雨的刺激,从小她俩就是玩伴,凭什么得到北辰映雪芳心的是她而不是自已,而三年前,南宫听雨还让北辰映雪为救她而差点儿搭上了性命,还丹田被封印了;凭什么,凭什么?

    再就是南宫听雨:

    她对北辰映雪的态度0度大转弯,处处护着他,无微不至,甚至就连回家的路上都生怕他身体没恢复好,而搀着他,那个体贴和肉麻哟,让人看了浑身都起鸡皮疙瘩。

    “天啊,难道这就是仙女,就是服侍人的?”

    “天啊,一颗好白菜让猪拱了?!”

    金乌旭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一场女人与女人之间的战斗和游戏,虽然这游戏没有硝烟和战火,也一样的好看。

    同时,他也欣慰,自己“同情的北辰映雪”能有此艳福,仿佛那艳福是他在受用。

    是自己在受用吗?不,他突然感到肚子疼。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