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极道香火在诸天 > 第128章:黑衣滚球球4

第128章:黑衣滚球球4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忍辱负重,我被挑选进入步兵之王“李嗣业”门下,刻苦学习陌刀术。

    陌刀,大唐的越级战刀,一刀下,人马俱碎。

    我又将我的修仙术融合陌刀术,刀中有仙,仙中有刀,一把陌刀在我手上出神入化,深得李嗣业赏识。虽然那时我才十三岁,却谎称十六。

    很快,机会来了,战争来了,且这回是个大战役,特大特大的战役。

    之所以特大,是因为我方出动数万人,且都是骑兵,日夜兼程,长驱直入上千里,直插到敌人腹地“怛罗斯”。

    这是一场大汇战,敌人兵力是十倍开我,敌众我寡。

    形势危机,因为我军长驱直入,粮草跟不上,只能速战速决,但这也就给敌人了机会。

    敌人是西域外刚刚崛起的阿拉伯帝国“大食”。

    大食国集结了中亚诸国联军,兵力近十倍于我军,且他们是就近作战。

    我军长途跋涉,人困马乏,又不得不立即投入战斗。因为补济不足,我们不宜久战,只能速战速决。

    正是这速战速决让我们处于不利。一步攻不破城池,再攻也不破,激战五天五夜,我们的军心乱了。

    军心不稳,叛徒趁机反戈,前后夹击,致使我们几乎全军覆没。

    乘夜,主帅带着我们逃跑,来到艰险的山口,地被敌人包了饺子。

    眼看死亡贻尽,李嗣业率领我们陌刀队,奋起大刀,像雪片一样,纷纷斩向敌人,更是在山头关卡上杀出一个血口,趟出一条血路,保主帅和千人逃脱。

    败,完败,谁也料不到的败。

    我羞愧极了,悲愤极了。

    不敢接受,我骑在马上哭。

    突然,敌人的一箭射中我脚踝。

    我一把将箭拨出,却发现箭头发黑,是喂了毒。

    骑在马上,勉强逃回安西城,但脚已烂的不成样子。

    幸亏我有功法在身,以灵气逼毒,倒不至于让这只脚废了。

    但是接下来的打击让我们纷纷受不了。明明我们出生入死,死里逃生,而他们却鄙夷我们唾骂我们。

    他们就是安西城的百姓,他们哪知我们面对的是十倍于我们的敌人,又哪知我们长途奔袭,人困马乏,而粮草又跟不上。

    他们要的只是胜利,这么多年来,他们看到的只是胜利,从不奢望败。

    败,我们败的无话可说,无屁可放,直到那压倒我们的最后一根稻草的到来。

    朝廷罢免了主帅高仙芝的职务,还将我们纷纷关入大牢。

    我不服,我们不就是输了一回吗,我们还有勇气再战。

    但已不可能了,我们好像已被终身判了死刑。

    那一刻,我想到了那贼将军,想到了他凄惨地站在我的门外,敲我的门。

    那一刻,我真正懂得了他的感受,他的败的感受。

    我的意志瞬间倒了,病了,起不来了。

    军医来给我刮脚,用药涂在我那溃烂不堪的脚面上,我痛苦的难以挣扎。

    而更痛苦的是却是我的内心,我挥起刀就要一刀抹了脖子,结束这样的疼痛和煎熬。

    军医一把拉住了我,压了我的刀。

    但我这暴死的性子岂是他能阻拦的了,我拿起他正在刮我脚的刀,一刀下去,砍断了我的半个脚,大笑。

    军医吓傻了,看着我的脚。

    我却感到无比的痛快,十分的痛快。

    我终于倒了下,离开了军队,再也无心上那战场。

    更无脸回去面对那贼将军。

    孤苦伶仃的我带来了这凉州聚宝县,遇上了个熟人,为了混口饭吃,他推荐我来这镇上当裁判。唉,黑衣裁判。

    ……

    说到这里,大家本以为他哭了,却发现,他依然坚挺。

    不但没哭,还谈笑风生,一口鸡肉一口酒,真能吃。

    张巡问,你有何遗言。

    他望着天,也可能是望着他家的方向,说,给我一封信吧,带回给那贼将军。

    “请父亲原谅我的战败,也请我原谅父亲的战败。让我再喊他一声贼将军老爹。”

    ……

    绿衣姑娘看着他的那只脚,那只自己斩自己的脚的跛子脚,问:“那为何你不再使你的陌刀,而使锤?”

    滚球球苦笑:“你说我还有脸使那刀吗……”

    又一口酒灌下,说,来吧,死了我也不足惜,反正我就一个没人要的狗杂种,一个被强暴而生的私生子。

    沉默,无尽的沉默。

    没人再说砍他的头了,但也不得不砍他的头了。

    这就是现实,这就是中了魔鬼的现实。

    醉意朦胧,他走到北辰映雪面前,敬他一杯酒,“你,真男人,你率先说出了我们不敢说,最终的将来又不得不说、不得不做的事。”

    北辰映雪苦笑,刚刚还对他要杀要剐,恨之入骨,怎么一顿酒喝的就判若两人?

    他又去敬绿衣姑娘,绿衣摇头,说自己不喝酒。

    “那能不能再合一曲,一盅酒来一铮曲。”

    “可以,为你道出心中的淤积,坦然自己的胸怀而干杯,为你能认那贼将军为老爹,干杯。”

    “这话不假,如果不是你中意的男人给我们制造了这个机会,这淤积不知要愤慨多少年……”

    “那开始吧,你再喝一酝酒,我为你奏上一曲。”

    铮铮铮,酒酒酒……

    似又回到那屋顶之上,酒与曲赌局,曲与酒的合奏。

    ……

    “轮你了,你有何遗言。”

    张巡提起笔,问向白衣公子。

    白衣公子,那可是个画家,不,不仅是画家,更是个洁癖如命的世家公子。

    洁癖,此时却无暇顾及他脸上的血,和衣服上的血,相信以他的功力灵气,要激发掉这身血污,应该不是件难事,但他却偏偏没有。

    看来他的心情是复杂的,在与生死作着斗争。死……还是活,怎么死,怎么活。

    好像又没有了活路,因为一切活路都被堵死了。

    “说吧,你的遗言。”张巡再问他。

    这才抬起头,瞥了眼张巡,眼光中带着睥睨和些许的不屑。

    “你是谁,你不过就是小小的知县,你对我也能有生杀大权?”

    张巡正气凛然,“国家存亡,匹夫有责,别说我是名知县,就算我是名普通百姓,照样有权斩妖除魔。”

    “是吗,只怕此间河西大帅来了也不敢动我一根毫毛,更何乎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