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极道香火在诸天 > 第124章:有何遗言

第124章:有何遗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南宫听雨借故与张巡研讨是不是幻境,或者是不是他们六人的错觉,她走向张巡。

    张巡岂能不知她心中的煎熬和痛苦,微闭着眼睛,而他脚面前此时放着一个诸葛罗盘,手中翻阅着一本书。

    书,那是厚厚的一本书。

    那是《史记》,修仙界的史记,空空仙人所著,被历代皇朝视为圣书。

    指着《史记》上一段他给南宫听雨看:

    “晋末八王之乱,到随后的五*/胡*/乱*/华,祸起萧墙却是晋惠帝那年帝王之气显现。

    也如今天这般,魔王降临,附身于人,而惠帝念其手足之情,放之,认为那是幻境,不可信。结果,晋亡。天下大乱,生灵涂炭,哀鸿遍野……”

    张巡说,史记所载,还认为这是幻境吗?

    无言以对,只有惭愧,只有斩首。

    剑,再次颤抖的举起。

    剑,仙剑,虽不重,却重于泰山。

    再无儿女私情,纵然表弟可歌可泣值得敬佩,那也只能来世做夫妻,这辈子……就算了吧。

    手起刀落,哗的一下,血溅当场。

    ……

    血溅当场。

    哗的一下,血喷了一地,也喷了另外五人一脸。

    哗,只觉得眼前一片血光,五人当场吓傻,而风铃铛更是吓的尖叫。

    白衣公子向来洁癖,容不得身上半点儿尘土,可此时不得不接受,溅的满身满脸都是血。

    唰,脸为之而变,瞬间灿白,白灿灿,如个死人脸。

    黑衣滚球球,再没了先前的桀骜,一瞬间人呆了。

    呆了,如一具雕塑。

    但看处,一颗人头被劈成两半,呯的一声落下,“咕噜噜”地先后从他们五人面前滚过。

    一双不甘的眼睛审视着他们五人的脸,好像在指戮,死吧,下个就是你,我们谁也逃不脱。

    魂飞魄散。

    咣,剑又举起,下一个要斩的是谁。

    一个个心凉,透心凉。

    ……

    静悄悄的,北辰映雪一摸自己的脖子,头居然还在。

    再看处,身边的北辰图诚不见了,估计是被南宫听雨抓起,然后手起刀落,砍了他的人头。

    那身子呢,估计是被她的仙剑祭成了血雾?

    心中一阵阵悲切,天啊,我害死了我弟北辰图诚。

    “想他的哥哥与我是多么好的关系,当他在三大家族‘血练’的擂台上战死的那一刻,他拉着我的手说,从此后你就是我,代我向我的父母尽孝道,一定,一定啊……

    从此后,我每年回家,或者逢年过节都要去看望他的父母及弟妹,把他们当自己的家人一样。

    今天早上,我刚刚回到北辰堡,就给他家买了和我父母一样的衣服和鞋,那一刻,他是多么想溶入他们那个家。

    亲情友情,却在他父母将刀抡起自杀且自杀全家的那一刻时,将他惊醒,他们死了,死的好凄惨。而他们唯一活着的儿子北辰图诚也疯了。

    疯了,此刻还要被自己害的斩首。

    心都碎了。

    如果说世上最可怕的是什么,就是亲情的断裂,亲情的背叛和撕杀。

    此时此刻,自己不正是拿着屠刀杀自己的亲人吗?

    心如刀绞!

    “难道我错了吗?难道我真的错了吗?”

    ……

    痛不欲生,直接在脑海里大骂系统了:“混帐,你不是说我们不会死吗,我们六人中一个都不会死吗,那么现在呢,现在北辰图诚死了!”

    系统默不作声。

    北辰映雪更气,更骂:“交待的任务已完成了,我们中的人也死了一个,你的大礼包奖励在哪呢,它是什么?”

    “叮,你想要什么大礼包。”

    “当然是想要起死回生丹啊,这样好让北辰图案活过来。”

    “叮,这是不可能的。”

    “那你说能奖励什么?”

    “叮,暂时保密,但可以告诉你一点,是绝对绝对的大礼包,且是正道的大礼包,你将因此而受益终生。”

    “你丫!”

    怒不可遏,真想砸了这狗系统,可又不知道砸哪。

    ……

    北辰图诚死了,他们六人中先死了一个,看来要杀他们的心铁定了。

    五人只感到末日的到来,除了北辰映雪和绿衣姑娘外,其余的都瞬间蔫了。

    能不蔫吗,就这样要死了哟。

    垂头丧气,白衣黑衣再没有了先前的傲气。

    乍然,白衣给黑衣了一个眼神,俩人同时暴起,一个使锤,一个使画,一画一锤同时砸向禁地的光幕,要逃出这禁地。

    咣的一声,两个大铁锤砸到光幕的入口出,激发的光幕暴出猛烈的巨浪般的光浪,可是,依然没有砸破。

    紧接着,一幅画到,却是陌刀,当然是那广场上的那把陌刀。

    陌刀,长长的陌刀,在空中化为无限长,呯的一刀也斩向铁锤砸下的入口。

    可依然,没有斩破。

    禁地,固若金汤。没有三大家族的血脉,任何人别想进,也别想出。

    白衣惊骇,当即又一连甩出画。

    画,一幅幅,都是他往日的杰作,珍爱之作,当然不乏男女真爱图。

    可,纵然他画意画魂画刀画剑画尽天下一切能战斗的画,却没有攻破,依然固若金汤。

    这就是禁地,这就是禁制,这就是三大家族传了千年的传承。

    无法,再无希望逃脱。

    呯,南宫听雨剑一伸,祭起三大家族的血脉和族魂,族魂之力借着禁制,无限法力。

    呯,斩破了他的画,也缴了黑衣的锤,只气得两人道:“南宫听雨,有本事咱们出去一战,看你几个能战胜我们。”

    但此一时彼一时,此时三大家族的人,包括南宫听雨,那就是自家门前三尺硬土,惹不得。

    这下两人乖了,再没有了逃跑的意思了。

    这是想逃也不可能的了。

    乖乖地,将脖子伸长了,让斩首吧。

    ……

    张巡提着死的半个人头,当然是北辰图诚的头,一一从他们五人面前晃过。

    南宫听雨提着剑,也一一从他们面前晃过。

    看来这是必死,必死无疑。

    悔,悔不该到这破落的聚宝镇,悔,悔不该认识他北辰映雪,悔,悔不该跟着他北辰映雪先人一步跳进了这坑。

    坑,坑货,无比大的坑货。

    可是再坑,也改变不了事实,只有伸长了脖子挨宰。

    “你们还有何话说,有何遗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