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极道香火在诸天 > 第106章:安禄山的魔力2

第106章:安禄山的魔力2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斩头台上又上来一人,正是那安禄山敬崇的大军师“严庄”。

    严庄自幼聪明多大略,博学洽闻,长大后又胆大心细,英姿不凡,被安禄山手下一谋士推荐,自此平步青云,很得安禄山赏识,现已拜为三军大军师。

    北辰寒江小声问庄严,匡乱反正指的是什么?

    庄严慷慨激昂,“你没看到当今朝廷,宰相李林甫独揽大权,排除异已,而杨氏兄妹更是极尽荣华奢侈,不顾人民的死活,惑乱天下了吗?”

    北辰寒江虽不懂朝政,但也多少耳闻……

    ……

    严庄带着北辰寒江来到了一个地方,那是一个廊楼的高处。

    此时天已黑了,他指着那天上的星星,问北辰寒江,“你可知道你不死,是有星命?”

    北辰寒江摇头,表示不知。

    严庄又说,你可知道为什么你心脏中枪而不死?

    北辰寒江继续摇头。

    严庄说,因为你非凡人,而是一个内脏天生就“左右”长反了的人,是百万中无一的能人异士,你今日不死,命中注定将成贵人。

    北辰寒江继续不语,因为他不敢相信这一切,也不相信自己有那命。

    严庄继续说,你的命相星相直指你是贵人,……,但这一切并非一尘不变,还要你后天的努力,你必须识时务、通权达变,才能到达。

    北辰寒江仿佛感悟到了什么,点头。

    严庄问他,你此刻最想什么?

    北辰寒江低头不答。

    严庄点醒道,你此刻最想的是你的女人,你在想她到哪去了,是死是活?

    北辰寒江点头。

    严庄继续说,你另外还想着一个人,你想去报仇,对吗?

    北辰寒江再次点头。

    于是严庄指着脚下不远处的一个院子说,去吧,也许事情并非你想的那样,也许你的大哥真的是为你好。

    北辰寒江听到这话义愤填膺,头也不回地走向那院子。

    严庄在他身后,大声说,完成宿愿就回来,还有更重要的任务在等着你。

    ……

    院子,好大的院子,风却静,却寂寞。

    只有一扇窗户那儿透着光明。

    北辰寒江纵身到了院子,到了那窗户下。

    骤然他听到,呜咽的哭声,和牛一样的喘息声。

    捅开窗户纸,他看到,他的那个仇人,他的那个大哥“戍正”正压着他的女人,在享受。

    怒从胆边生,他不顾一切冲进屋,起手就是一刀。

    只看到是,他大哥一把架住了刀,却无力架住他的刀,只得跪在地上求饶,说,我这一切也都是为了你……

    北辰寒江义愤填膺,指着自己被糟蹋的女人,问,难道这也是你为了我?

    戍正语无伦次:我这样做也是让她为你怀上一儿半女…

    北辰寒江心中剧疼,他算是明白了,再聪明的人也有露马脚的时候,这人就是畜生。

    抡起刀,一刀,劈杀了他。

    但是,面对她心爱的女人“丽塔”,他却不能下手,不能杀了她。

    因为他不可能杀了她。她无辜,凭什么杀了她。

    即使自己心在疼,即使她被人糟蹋,但那都不是她的错……

    他下不了这个手,只想扶起她。

    她浑身颤栗,惊恐地看着她……

    那么的无助……

    突然,窗外响起了严庄的威严的话:“杀了她,男儿成事要斩断情丝。”

    这话让他想起了身边这位畜生大哥“戍正”的话,女人如衣服,死了一个,我赔你一大片……

    可,她怎么能死,她不能杀,她是我的女人我的未婚妻,我最最亲爱的人。

    可严庄的话还在外面像冷风一样灌了进来:杀了她!这是你人生的一步坎。

    “过了这坎,你将迎来光明大道。”

    依然下不了手,依然没有杀的意思。

    他怎么可能杀了自己心爱的女人,这心爱的女人因为他而丧失了最亲的亲人,所有亲人所有部落的上千人都死的死,卖的卖,男的被杀死,女的被变卖入勾栏,而儿童,更将一生为奴隶。

    他不忍,甩下刀,抱向了她。

    她惊恐,但惊恐过后是愤怒,愤怒地躲着他。

    他再次觉得内疚,再次拥抱她。

    这次他抱住了她,……,然后又拉着她走。

    却突然,她捡起地上的刀,一刀刺向他背心。

    ……

    一刀刺向他后心。

    危机时刻,当的一声,严庄手指一弹,一道灵气犹如实质,啪的一声荡开了那刀。

    他回头,不敢相信地看向她。

    却猝手不及,她一刀已抹向了自己的脖子……

    她死了,怨恨的不依不饶的那个眼神,令他一辈子难忘。

    ……

    借着半掩的门里照出的昏黄灯光,庄严看到北辰寒江抱着他心爱的女人的尸体欲哭无泪,空洞的双眼似个魔鬼,隐隐地他感觉到他情缘未了,

    那眉毛,灯光下,粗黑而狂野,中间那一撮更是竖立如刀,甚是凶险。

    掐指一算,唉,长叹一声:命中注定他还有情劫,这不是他最后一个女人。

    于是问:“你家乡可在凉州?”

    答:“是的。”

    问:“那你可想念家乡的父母兄妹?”

    答:“想。”

    问:“那你想不想荣归故里?”

    答:“想。”

    问:“那你想不想加入‘曳落河’?”

    签:“不想?”

    嗯…,庄严略显惊讶,问:为什么?

    答:因为“曳落河”的那些人不佩《光*/明*/大经》的追随者,我在他们身上看不到《光*/明*/大经》所提倡的善,只有恶,这样恶的曳落河,我宁愿不加入。

    庄严感到诧异,一直以来,他不是孜孜追求的是曳落河吗,怎么又不奢望了?

    脸一板:好个北辰寒江,你想死吗?敢侮辱大帅的八千义子八千曳落河,我就代大帅一掌毙了你,

    手举起,掌心哗的印出一把闪烁的火炬,正是光/*明*/大教的圣火,他说:“用光*/明*/大经的旨意,我杀死你。”

    掌风到……,然而北辰寒江却临危不惧,甚眼睛眨都没眨一下。

    “有种。”

    庄严说道:“你的正义和良知让我感动,这正是我教所提倡的。那就让你传播光*/明*/大教的正义和良知,劝导人们从善吧。”

    “绽放光明吧,我即刻委任你为光*/明*/教的护法使者,扶善驱恶,斩妖除魔,同时还委任你为,河西凉州光明分教教主,即刻奔赴凉州传恩布道,传我光*/明*/大经,光大我光*/明*/大教。”

    北辰映雪愕然,难不成这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天啊,凉州分舵,这不是要我光宗耀祖吗!

    欣然同意,跪拜在地,接受策封。

    严庄点头,无限欣赏地看着眼前这个年青人,“后生可畏啊”,欣喜。

    同时,他眼中浮现起中午时刻那冲天而起的“帝王之气”的景象,喃喃自语:如果我没测错的话,那地方就应该在凉州,在他的故乡。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