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极道香火在诸天 > 第97章:帝王之气乍现

第97章:帝王之气乍现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张巡没时间回答他,左手星盘,右手官印,祭起一道阵法。

    阵法腾空而起,化作一道气旋,形成一道气脉,直冲向那云柱。

    不及飞到,云柱已化成神树,树冠上开了花。

    花从顶上分发出无数的气脉来,气脉就像树枝一样,洒向天际,洒向大唐的各个州县的各个官印之处。

    各州的官印与云柱通过气脉相连,形成了一张牢不可破的网,这网格共同组建成大唐的帝王之气。

    帝王之气的强弱就在于那二龙戏珠的云柱的强弱,云柱就像大树的树干,它撑的越高越强,则大唐的疆域就越广,国富民强。

    天地还在旋转,那阴阳太极图上的黑白两“鱼眼”也再次变大。

    这回北辰槊看清楚了,两只“鱼眼”分别是一把剑和一条蛇的眼睛。

    剑也有眼睛?

    惊骇之下他急问张巡,那是剑吗?

    张巡的官印此时也与帝王之气相连,所以当然知道那是什么了,“那是法剑湛卢,和……贪婪之眼。”

    法剑湛卢、贪婪之眼。

    震撼之极,北辰槊知道,法剑,那代表着大唐的法律的威严;贪婪之眼,代表着人心的黑暗和贪婪。

    因为人心的贪婪,才有了法律的惩戒,法律与贪婪正如世界的阴阳面,当善良和正义占多数时,世道就会走正路,而邪恶和贪婪占多数时,世道会走向邪恶。

    帝王之气也同理,当整个国家法律威严公平时,国家就会富强,则法剑会倒逼着贪婪之眼缩小,且不敢轻举妄动,从而维持“正压邪”的平衡。

    但一旦法律被玷污,国家就会走向衰败,而贪婪之眼就会强大,于是贪污腐败盛行,国家最终走向混乱甚至毁灭。

    现在他看到,阴阳平衡,法剑与贪婪之眼相互平衡,那么就是说:国家尚且安稳?

    法剑湛卢,传说中的上古仙剑,传说它上面就有一只人的眼睛。

    “湛”:湛清、明亮、厚重、喜乐、深湛;

    “卢”:纯黑、瞳仁、胜利。

    法剑湛卢、浑然无迹的黑色长剑让人感到的不是它的锋利,而是它的威严与冷峻,它就象上苍一只目光深邃、明察秋毫的法眼,注视着天底下的君王和诸侯的一举一动。

    君有道,剑在侧,国兴旺。

    君无道,剑飞弃,国破败。

    五金之英,太阳之精,出之有神,服之有威。

    传说此剑是春秋时期最有名的铸剑师——欧冶子所铸的神剑。

    相传,湛卢剑出炉之后,就为越王所得,后传至越王勾践,因勾践战败,无奈之下把湛卢剑进贡给了吴王夫差。然而吴王无道,湛卢剑竟自行离开,飞至当世名君楚王身边。从此,湛卢剑便化为正义与仁德的代表——所谓仁者无敌。

    湛卢,一把仁道之剑,一把法之剑。

    北辰槊处在持续的震撼中,而他身边的张巡此时却提醒他看他手中的那枚官印。

    只看到,官印已化为磨盘大的镜子,从镜子中可以更加清楚地看到云柱上方的那阴阳太极图。

    只是,图的背后怎么又有了一个倒立的与大唐的帝王之气完全相反的结界?

    那是什么?他指着那结界问。

    张巡说,那是仙界。

    仙界?另一个帝王之气的存在?

    张巡说,不仅是仙界,还是个逆世界。

    原来,仙界与人界是两个完全相反且相互顶力的倒立的世界。

    两世界通过两个帝王之气的树顶相连,树顶与树顶相接,中间隔着那层“边界”就是阴阳太极图。

    人,法力修炼大成后,再有幸得到帝王之气的相助,就可以顺利地通过云柱,一飞冲天,达到“仙界”,成为真正的神仙。

    北辰槊问,天界的神仙怎么下凡到我们这个世界?

    张巡答道,神仙是不可能随便下凡的,要下凡也如我们大唐一样,想飞升仙界的,须得帝王在封神榜上策封,同理,他们需要天帝同意。

    匪夷所思,匪夷所思。北辰槊感叹,难怪传言“织女下凡会牛郎”是偷跑的,后被抓回天庭。

    张巡说,大唐气运的变数就决定在仙界与人界中间相隔的阴阳太极图上,如果国家一直腐败而无从根治,那么有会有一天,贪婪之眼就会强占法剑湛卢的地盘,导致阴阳不平衡,导致阴阳崩裂。

    阴阳崩裂,天界通往人界的通道不复存在,就算天界的神仙想下凡来救大唐,也爱莫能助,这也是为何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的原因。

    啊,北辰槊惊悚不已,原以为国家有难会有神仙下凡来救,现在看到,渺茫啊。

    天作孽犹可活,人作孽不可活,不论国家和人,都一样。

    张巡说,阴阳图一旦崩裂,人界就失去了通过仙界的唯一通道,而仙界也同样失去了下凡到人界的通道。

    通路彻底断了,谁都爱莫能助,只能看着腐朽的帝王倒塌,所以帝王要想国家永远昌盛,就必须让法律之剑威严常在,让公理长明。

    神仙永远也救不了腐朽腐败的王朝,帝王要想世代相传,必须拨乱反正,严厉惩处贪污腐败,否则,穷途末路。

    震撼,北辰槊算是第一次彻彻底底地明白了天地规则,帝王规则,顺天者昌,逆天者亡,没有励精图治,不得心心,只有灭亡。

    ……

    千里之外的长安,大唐皇帝李隆基此时也被这正午的天地异象惊呆。

    他作为一国之君,他早知道这帝王之气象征着什么,只是一直无缘一睹其芳容。史书记载,上次出现还是二百年前隋亡唐初时。

    看个正着,看个正好。

    心满意足了,因为他看到,帝王之气的云柱并没有倒塌,而其上的阴阳太极图也并没有崩裂,这说明,国运泰晶,欣欣向荣,不必杞人忧天。

    不禁他对那些时时谏言“安禄山将反”“国家将危”的一帮重臣讥笑道:以后谁还敢说我“儿”安禄山的坏话,定斩不饶。

    原来安禄山早已被他和杨贵妃认为干儿子。

    闲庭信步笑看云卷云舒。

    正在这时,太监惶恐来报,大事不好,陛下枕边的湛卢剑不见了。

    湛卢剑不见,那可是凶兆呀。

    大惊失色,连忙问怎么回事?

    小太监说,看到湛卢剑从龙榻上飞起,疾驰出窗外,直奔天空而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