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极道香火在诸天 > 第96章:小恶魔3

第96章:小恶魔3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不敢耽误,但也不能放弃令自己功法晋级的机会,只有继续耐着性子继续营造诅咒的气氛。

    狞笑,大声说:“知道你们这些陷害我父亲的下场吗,包括族中所有人,但凡默许我父亲下台者,都得死。”

    死?天啊,都得死。

    哗哗哗的,诅咒值直线飙升。

    “小恶魔,你居然让我们都死,你丧尽天良了你。”

    “小恶魔,这真是个无恶不作的小恶魔。”

    “魔鬼,魔头,绝不能让你得逞,你得逞我们都得死。”

    “让我们死,你得先死……!”

    诅咒,诅咒……,死命的诅咒。

    唾骂,唾骂……,死命的唾骂。

    唾骂纷纷,诅咒纷纷。

    “叮,恭喜宿主,你再次晋升两级,你现在有九个魔力点了,加油。”

    九个!哈哈。

    赶紧往系统上看,果然:

    ——系统:香火转换系统。

    ——宿主:北辰映雪

    ——诅咒值:n

    ——香火值:n

    ——魔力:7+2=9

    ——魔功:魔脉六重境初期

    哈哈,九个魔力点了,又找回了以前的感觉——虎躯一震,散发出王霸之气。

    ……

    无限兴奋,有9个魔力点可用了。

    兴奋,不能自已,心中只想着将这一丝喜悦与亲人分享。

    他看向地面,看到了黑剁头,看到了风铃铛,看到了母亲和妹妹。

    他看到,他们都吃惊地看着他,虽然眼中不善,但他能感觉到,他们在狐疑,自己怎么可能变成小恶魔?

    这就够了,这才是我的亲人。

    另外还有那个风铃铛,在她用鞭子抽他父亲当铺的那一刻,在点火烧她父亲当铺的那一刻,他认定了她,好妹子。

    抑止住内心的狂喜,他想将这份来之不易的晋级之路继续,他榨干每个族人的每一个诅咒、每一滴“血”。

    放回二长老,又拎起了小长老,质问:“你还要为你儿子报仇吗?”

    小长老咬牙切齿,“报,我时时刻刻都想报,梦里报,梦醒了也报,我恨不得吃你哥的肉喝你哥的血。”

    “可那是我哥,不是我。”

    “那也一样,我照样想吃你的肉喝你的血。”

    “好,有骨气,暂且放你一放。”

    哗,一把拎起已逃到远处……正战战兢兢看着这一切的大狗子。

    大狗子在光幕的手中挣扎,脸色煞白,他知道他被抓起来为什么。

    “不,你这个恶魔,我誓要将你碎尸万段。”

    但就在这时,蓦然,天空中突兀的一暗,接着又一暗。

    紧接着,远处的祖先禁地方向轰然升起了一团蘑菇云。

    ……

    “不,你这个恶魔,我誓要将你碎尸万段。”

    蓦然,天空突兀的一暗,接着又一暗,太阳也好似躲到了乌云的后面,大地一片漆黑。

    寂静,霎时间的寂静

    陡然,一道光明划破天际,冲天而起,正是祖先禁地的方向。

    火树银花,一道璀璨的云柱拔地而起,通天彻地,一时间风起云涌。

    天地间的云气雾气、灵气魂气,瞬间被它鲸吞蛇噬般地席卷而去。

    帝王之气,那就是帝王之气吗?

    上接天,下接地,中间是一道光明的阴阳鱼图。

    北辰映雪站在族魂的“眼睛”里,凌空看着这冉冉升起的光明云柱,简直呆了。

    光明,璀璨,震撼,强大的气势令他惊心动魄,甚至,呼吸都无法运行。

    窒息,窒息,难道这就是张巡所言的帝王之气!

    “白昼变黑夜,群神哭,众魔笑……”

    张巡,那个能预知未来的河南知县,那个忘年交,不知他此时身在何方,有没有赶到这里?

    ……

    张巡与住持此时正快马加鞭赶往聚宝镇,赶往三大家族的祖先禁地。

    相隔一个县,纵然他们非凡人之躯,紧赶慢赶也赶在帝王之气显现后才勉强到达附近的一个山头。

    天地骤然一黑,伸手不见五指。

    难道……

    猝然,天空中划过一团团祥云,快速聚焦,鲸吞蛇噬。

    风起云涌间,天地间已矗立起一道白色的云柱,璀璨而光明,如黑夜中的一盏明灯,如夜航中的一盏灯塔。

    一*柱*擎*天。

    云还在快速聚焦,云柱也随之越聚越高越聚越宏伟。

    山间,狂风骤起,粗大的松枝都被乱得呜呜作响,噼噼啪啪时有折断声。

    屹立在巨石之上,仰望着那云柱。狂风呼啸吹散了他的束发,群魔乱舞般时时抽打在自己脸上,隐隐作疼。

    任它东西南北风,心中的执念不变……

    正午,端阳,阳气最盛时……

    希望这个一年之中阳气最旺的时刻,能令世间一切隐藏的妖魔鬼怪显现,然后被帝王之气一网打尽,彻底斩除。

    只有除掉了这天地间的瘴气,才能令大唐焕然一新、化险为夷。

    凝望着那擎天大柱,迎着疾风,他大声问那身边的住持北辰槊:“你是本地人,你可看出这天柱的根基就是你们祖先的禁地?”

    北辰槊?他名叫北辰槊?

    是的,不但是,且还是北辰堡人,只是他早已毁去了容貌,隐姓埋名在那道观,这也是他为什么一再收留北辰映雪的原因。

    聚气凝视,纵目观望。

    是的,群山环抱的一处山凹,似半圆形的圈椅,正是风水宝地,祖先墓地所在。

    张巡借着云柱的光明看清了周围的山势,点头赞许:“果然龙穴壤土,天地绝佳。”

    北辰槊摇头,他不敢相信,这里是龙穴壤土?

    龙穴壤土?那就是皇帝歇息的地方,藏龙卧虎之地。

    从小在那里长大,他知道,那里就除了三大家族敬仰的祖先之墓外,再无其它秘密可言。

    传说禁地就是三大家族共同的祖先墓地,并非皇室。

    轰然,低沉的声音自地底传来,轰隆隆似万马奔腾,又仿佛万鬼万兽在地底嚎叫,作势欲出。

    声音渐小,又演变为低沉的哭泣声、呻吟声,仿佛魔鬼在肆虐。

    云柱再次放大数倍,两条巨龙从云柱底部盘柱而起,一黑一白,二龙戏珠争抢一颗龙珠,直窜云霄。

    龙珠到了空中,轰然变大,成了太极阴阳图,阳鱼为白,阴鱼为黑,阴阳互旋,带动了天上的云彩旋转,天地与这云柱成为一体,云柱支撑了整个天际。

    阴阳鱼一边旋转一边在变大,“鱼眼”处开始显现出两个实物。

    北辰槊急地问张巡,那是什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