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极道香火在诸天 > 第89章:擦股纸2

第89章:擦股纸2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哼,擦股纸!北辰燕当即就拿眼睛棱他。

    北辰映雪倒也不怕,指着桌上的一片狼籍,道,“这不是擦股纸是啥,难道让我说这是金子,是一堆宝贵的金子。”

    北辰燕和她老爹都气得眼睛鼓。

    北辰映雪干笑,又一指墙上的十几幅书法作品道:“这都擦股纸了还挂在这里干啥,不如我拽了去,给我家厕所放着,我家穷,正缺纸。”

    好嘛,不由分说掂起脚尖就要将人家墙上的“纸”取下。

    “慢着,”北辰燕恼羞成怒,啪的一下手按在了剑柄上。

    族长城府深,按住了女儿的放肆和不羁,轻言慢语道:“先前老夫失手,能不能再来一次。”

    “可以呀,完全可以给你一个机会,老人家,请珍惜哟,请。”

    好一个请字,又作出文质彬彬的样子,恭恭敬敬。

    丫的八字,族长的眉毛都恨不得飞起,刀子一样砍向北辰映雪。

    北辰映雪依然一幅儒子可教的模样,还真让他有气没法发。

    稳稳地,北辰族长一步一个稳当地走向墙边,墙上的一幅书法作品,正是他的得意杰作,

    不,不是他的杰作,是当代大诗人“王翰”的杰作,他不过照猫画虎而已。

    就见那幅书法作品却是《凉州词》:

    葡萄美酒夜光杯,

    欲饮琵琶马上催。

    醉卧沙场君莫笑,

    古来征战几人回?

    当今的大诗人王翰,当朝进士,著名的边塞诗人,是有名的铮铮铁骨的朝廷悍将。传言此人只要诗出,蛮族无不鼠窜而逃。“饥餐胡虏肉,渴饮匈奴血”,这是他一生戎马边塞的真实写照。

    族长凝望着那字,敬仰着那字,心中想到了诗人王翰,祈祷着他的灵魂来帮忙。

    北辰映雪知道族长的性格的执着,不无惋惜地说:“族长,你不会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吧,就你今天这幅身子胚,我看还是算了。”

    “为什么?”

    “因为我看你眼圈泛绿还浮肿,定然是昨夜没干好事……”

    你,族长气得要骂人,甚至抡手来打。但是此时又不能打,只气得身体发颤。

    北辰燕也是气得“锵”一声将剑抽出,怒目而视,意思是,你再敢胡言,剁了你。

    北辰映雪假装害怕,缩着脖子,但忍俊不住还是想笑。

    族长不和他怒了,他知道,此时关键时刻,不能分心。

    果然,一心一意,聚神凝气。

    “嘭”的一声,庞大的灵力和魂气奔向着墙上那副字。

    “起。”他冲着那作品叫嚣。

    “咣”的一声,金光一闪……,可是又没了音息,就像点燃了的鞭炮,却发现是个哑火。

    不禁气呀,“这狗的,怎么回事?”

    一口血泛起,扑的一声喷出,直喷到那幅墙上的作品上。

    北辰映雪惊诧了,赶紧道:“族长老大人,你这可使不得啊,这可是血,你别昨夜亏精,今个儿又亏血,气血两亏,你可要挂了。”

    把个族长没气死。

    北辰燕一把甩了剑,一把抱住族长,道,您没事吧。

    没事。族长指着北辰映雪说,让他滚。

    “滚。”北辰燕大呼小叫。

    好好好,我怕你们成了吧。

    北辰映雪淫笑,就要走。

    可是走又不走,指着墙上那一幅幅作品道:“族长大人,这些擦股纸挂在这儿,你也不怕丢人,要不要我替你清扫了垃圾。”

    族长气得一摆手。

    北辰映雪一个得意,就势就上。

    好嘛,哗哗哗,一会儿时间,他竟然将墙上的十几幅书法作品全拽了下来,一一卷成卷,夹在自己胳膊肢下。

    “族长,你还有事吗,没事我先走。”

    “滚吧。”族长无力地摆手。

    北辰映雪如获至宝,只留下一地的垃圾。

    族长看着满地的垃圾,只气得道:“这什么事嘛……!”

    唉,一声长叹。

    北辰映雪转身就要走,北辰燕却一把剑指向他,道:“不显一手你就想走……?”

    北辰映雪嘿嘿一笑,手往空中一划,哗,一道金色的符字。

    金色,金色啊。

    北辰燕看得眼睛都直了,这可是金色,可不是自己的墨色,天啊,他竟然牛掰成这样。

    金色,金色,她颤抖不已。

    北辰映雪手继续往空中一划,啪,金色的符也成了金色的铭文,金光闪闪,璀璨如星。

    唰,他一把将它印在了门上。

    门是玄铁门,开始倒无静静,但慢慢地、静静地出现诡异。

    一道裂纹,又一道,然后裂纹逐渐扩大,就像冰面上的冰纹,卡啦卡啦一阵阵龟裂。

    嘣的一声,彻底成碎块,哗哩哗啦的掉了一地。

    惊呆了,北辰燕的眼珠仿佛都随着北辰映雪的身影而飞出,相信她这一辈子都不敢再回忆这一幕。

    ……

    转身,不再废话,出门。

    刚才,北辰映雪将春秋笔藏在了袖子里,利用蚂蚁分身的力量,将春秋笔里的魂力吐出,聚成了符的铭文。

    只一划拉,竟然如此的诡异,那门居然就冰裂了,看得他内心直震撼啊。

    看来我不再是废物了,符道,我三年孜孜追求的符道,终于如愿以偿有效果了。

    兴奋,无比的兴奋,从来没这么兴奋过啊。

    打脸了是小,主要是——还收获了宝啊。

    这族长的书法可是和住持的书法如出一辙,都是好东西哟。

    想想那道观的院墙都被打得“金砖为字,窟窿为词”,他兴得差点儿蹦起来了。

    哼哼,纵然两天后我将春秋笔还给了白衣公子,不能再画出这样的金色的铭文了,但,有了这些擦股纸,还是够用一时。

    嘿嘿,嘿嘿。

    正嘿嘿,好嘛,与一个人撞个满怀,正是小长老。

    ……

    小长老跟他有仇,正愁没机会报呢,不过此时就在族长的门口,也不便报复,更何况他还有大事要办。

    原来刚才族长吩咐他和二长老一起去地宫查看,不知他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小长老看到北辰映雪胳膊下夹着的字画,再一看屋内一片狼籍,就知道这书法作品是族长的,一把扭住北辰映雪道:“小贼,你偷了‘宝’就想跑。”

    北辰映雪那个气呀,冲他道:“这什么宝吗,分明就是一堆擦股纸。”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