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极道香火在诸天 > 第73章:赝品

第73章:赝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风铃铛提鞭就打。

    蓝衣丫环面无惧色,说,“你等等,我还有话说。”

    风铃铛气坏了,“好,有话就说,有屁就放。”

    蓝衣丫环说道:“王维这首诗是写给一个歌姬的。”

    风铃铛这下明白了,原来是口误,是误会。但是心中气却不能出。

    蓝衣姑娘扑哧一笑,说:“是啊,是写给一个歌姬的,你刚才不是说这首诗是写给你的吗,这么说你就是歌姬了。”

    “可恼可恨,真气死本姑娘了。”

    风铃铛感觉到上当,咬牙切齿,抡起鞭子就想一鞭抽死她。

    蓝衣丫环依然不惧,说道:“气死算什么,像你这种无知无脑无心无肺不长眼色的女人,只配——羞死。”

    风铃铛气得哇哇叫。

    丫环盛气凌人继续打压:“你想不想知道这歌姬又是什么人,是男人还是女人?”

    “我不想知道,我不想。”

    风铃铛怕自己再上当,她知道,这丫头纯粹是来找茬的,她肯定狗嘴吐不出象牙。

    可那丫环更加嚣张了,冷笑道:“那好,我给你释疑解惑吧,这首诗是王维写给李龟年的,李龟年你应该知道吧?”

    “当然知道。”风铃铛不假思索地回答。

    蓝衣丫环笑道:“既然知道,那我问你,李龟年是男是女?”

    风铃铛不屑地说道:“当然是女人了,能给当今皇上当歌姬,能不是女人吗?”

    蓝衣丫环哈哈大笑,说道:“歌姬,你认为歌姬就是女人吗,告诉你,他是男儿身。”

    “啊,男儿身?”

    风铃铛万万没想到,脱口而出。

    可是话一出口就觉得失言,这不是给别人递话找抽吗,这不是暴露出自己孤陋寡闻吗!

    不由得她脸红起来。再一看蓝衣丫环那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顿时又气又恼,鞭子在空中一抽,“噼啪”一声脆响,“这诗就是王维为我写的,你嫉妒也没用,吃醋改变不了事实。”

    蓝衣丫环不屑一顾,“为你吃醋?厚颜无耻。告诉你,这首诗的诗名其实叫作《江上赠李龟年》,是王维写给李龟年的。”

    “哼哼,放屁。”

    风铃铛据理力争,一把举起王维给她的那封信,说:“睁开你的狗眼看看,看这白纸黑字上写的诗名是不是《相思》,还有这落款,是不是王维。”

    蓝衣丫环不信,可偷眼一瞄,哇,居然真是《相思》;再一瞧那落款,好嘛,居然也真的是王维。

    王维那两个字,她认得非常真切。因为她内心十分佩服王维,所以暗中记下了王维的落款字体了。

    暗自思忖:“这是王维的诗不假,难道王维会同一首诗写给两个人?”

    正自思考,风铃铛身后那个侏儒却大声喊叫起来:“也也也,我想起来了,她说的李龟年不就是那个乐工——龟龟嘛。”

    “龟龟?”

    风铃铛愣住了,但随即反应过来,大笑。

    咯咯咯地说道:“我倒她说的是哪个人,原来是那个给我提鞋我都不要的那个猥琐的家伙,可笑可笑。”

    蓝衣丫环一听,当即变脸道:“什么,你居然敢说‘乐圣’李龟年给你提鞋,还猥琐,好大的胆子。”

    风铃铛不屑一顾:“什么乐圣不乐圣的,在本姑娘面前,他就是一个乐工,一个会卖唱的戏子。”

    蓝衣丫环更加暴躁了,“什么,敢说他是戏子,活腻了吧。”

    风铃铛丹凤眼一横,吼道:“不是个戏子又是什么?你以为他是你亲爹。”

    说着冲侏儒一挥手,说道:“把那龟龟赠我的那个鼓取来,让她长长见识,开开眼界。”

    “好。”

    侏儒爽朗地答应着,顺手从腰间的储物袋里取出个鼓来,只见那鼓不大,两头宽中间细,像个腰鼓,但其实它不是腰鼓,却是时下最流行的“羯鼓”。

    羯鼓通体金黄,龙雕着凤,正是皇家御用的乐器。

    天啊,皇家御用,北辰映雪都震惊了。

    但是,却听那风铃铛轻飘飘地满不在乎般地说道:“臭丫环,识货吗,识货就睁大眼看看这是谁的鼓,上面签的又是谁的名字。”

    这一说,当即令北辰映雪向那羯鼓上看去,这一看,吃惊不小,肃然起敬。

    原来那鼓面上清晰地写着几个华丽的字——李龟年赠与乐友风铃铛。

    天啊,李龟年竟然都称她为乐友,还将皇家御用的皇帝亲手赠与的羯鼓“转送”给他风铃铛。

    不禁连吐舌头,暗道:“风铃铛呀风铃铛,几年不见,真不知道你怎么弄得这么大的派头?”

    李龟年名头很响,北辰映雪岂有不知。

    李龟年,梨园子弟,号“乐圣”,朝廷乐工。因为擅长作曲,且能歌擅舞,而被现今皇帝李隆基视为“知音”,甚是恩宠。

    蓝衣丫环不信,也偷眼一看那鼓上的字,不由得啧啧称奇、目瞪口呆。

    看来这女子只是文化低了些,不然,了得。

    女子无才便是德,往往这些文化低了点的女子才最吃香。因为文化低,因为聪明,在与文人墨客呤诗颂词时装疯卖傻,引得饱读诗书之辈酸气大发,什么狂草,什么名句,都一一“鸟”来。

    才子配佳人,佳人不要太聪明,好像那才是绝配,才相映成趣,招人喜欢。

    看到蓝衣丫环吃惊的表情,风铃铛开心大笑。

    看来她又有资本可以显摆了,不过这次的显摆却是有凭有据,大有来头。

    蓝衣丫环的脸羞红了。看来她低估了风铃铛的实力。

    原以为是个白大傻,却没想到是个刁精钻的人精精。

    茫然不知所措,却看到一个大而黑的滚球球滚到身边,眉眼一睁,指着风铃铛手中的鼓说:“不就是李龟年赠的一个小木鼓吗,有何了不起,这般卖弄?”

    北辰映雪一看,正是在祖先禁地那儿要他画画比画的滚球球,正是先前在院子房顶上以酒呕吐赶走慕容族小公子的滚球球。

    他来干什么?难道也想搅搅这局。

    果然就听他狗嘴吐不出象牙道:“这是赝品。”

    赝品?呵呵,果然狗嘴吐不出象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